【演藝寒冬】演出全停人人失業 靚媽演員消毒小巴撐起頭家︰政府補助杯水車薪

更新時間 (HKT): 2020.03.29 06:00

人生如戲,若由20年前初踏舞台演到2020年,該如何揣摩接下來的劇本?這問題成了自由身舞台劇演員葉嘉茵(2+1)的煩惱。武漢肺炎下劇院關門、學校停課,大小演出告吹,台前幕後頓成失業大軍,被迫當回老本行,那管是咖啡師、裝修佬、帶位員,有工則成。好些人像2+1般,走遍港九新界替小巴消毒,在武肺陰霾下的香港,為理想撐起半邊天。

訪問那周外地輸入個案激增,正醞釀第二波社區爆發,林鄭剛宣佈DSE延期、中小學無限期停課,2+1翻開那曾密密麻麻的日程簿,如今滿佈交叉和塗改的痕迹,夏天以後空空如也,「我根本排唔到打後嘅schedule。」

回想起剛畢業後參演一套4至5場的演出,2+1的平均月薪12,000元,六年過去,只加了3,000元,比不上譚仔阿姐。丈夫早她9年畢業,人工卻只高她約3000元。她批評,演員收入停滯不前,源於政府對藝術撥款的增幅遠遠追不上通脹。

單純靠演出收入難以為生,造就舞台界多以自由身演員發展,多數兼任戲劇導師,因工作穩定、薪酬可觀,但現在課堂取消無法支薪,導師手停口停。藝發局推出藝文界支援計劃,看似大恩大德,實則只是小恩小惠。藝術教育工作者並不納入資助範圍,當局指,坊間藝文活動眾多,難辨識及針對真正有需要人士,促請教育局跟進,她批評當局推卸責任,事關教班導師與教學機構白紙黑字簽訂合約,當局只是不為,並非不能。

常言道︰「香港地讀藝術注定乞食」。她早就意識到,演舞台劇絕不是讓人飛黃騰達的一條路,像她曾參演的《我的50呎豪華生活》,主人公挨窮、啃麵包、住劏房,刻劃社會基層生活,實際也是劇場工作者的寫照。他們以沒有底薪的freelance為生,從典型的長工合約中解放,獲得自由的代價是飄泊不定、周期性就業不足和長期糧尾。自言算是幸運兒的2+1慨歎︰「始終呢行好講際遇。」很多人從讀書時便開始打工,靠副業去支持自己,盼在畸形的體制下,盡力延續藝術生命。燃燒積蓄,更要燃燒使命感。

果然好玩 籽在四方,即like「果籽」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