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產點抗疫?北韓】有病徵即拉去打靶? 脫北醫生親述:「0確診」只因無錢做檢測

更新時間 (HKT): 2020.04.09 06:00

武漢肺炎疫情全球肆虐,北韓早於1月已經搶先封關鎖國,禁止所有遊客入境,並對外宣稱國內「零感染」。然而,北韓緊鄰疫情嚴重的中國、南韓,官方「零確診」說法受到外界質疑。尤其當地醫療水平貧乏,如何面對武漢肺炎是一大難題。為了翻開神秘面紗,這次記者找來在南韓的脫北者醫生,訴說北韓的醫療狀況。

在北韓擔任神經內科醫生的崔政訓,2011年脫北逃往南韓。對於「零確診」,他斷言:「當然不相信。2003年我同樣經歷過SARS,當時一樣說是零個案,但每天都有人死去。」他續道,北韓檢測設備欠奉,消息封閉,人民不知道那是甚麼病症。「在北韓,感冒、流感、肺炎,對我們來說,幾乎是一樣的。」

事實上,北韓一直對外宣稱自己要建立「醫療烏托邦」。自1960年代起,社會主義憲法第56條規定全國人民可享免費醫療,從出生到死亡都由醫生負責診療,不必花一毛錢。

然而,「烏托邦」被崔政訓形容為「謊言」。「在北韓,醫生治療的確是免費,但一切以外的東西都要收費。房間、暖氣、手術、針線、紗布,甚至連醫生的飯餐都由患者付款的。」在北韓,勞動階層月工資約2,000至3,000韓元,即不到2港元(1公斤大米的價格)。然而,涵蓋手術的治療往往需要約200至300港元,是月收入的100倍。

崔政訓是神經外科醫生,每次診症後,病人都以香煙、酒當作謝禮給醫生,醫生再去市場變賣,變相獲取診金。「這種醫療制度,全世界只有北韓擁有。」崔政訓激動地說,現時在南韓的大學擔任教授的他,除了研究北韓相關議題外,同樣研究南北韓醫療制度,「在我看來,北韓反而更像資本主義,南韓更像共產國度,因為北韓所有東西都與錢掛鈎。窮人無法負擔醫療費用,接受過我們的診斷後,只能拿藥方去『市集』(Jangmadang,장마당)自行買藥」。

窮人無法負擔醫藥費 為自救到黑市市場購藥

Jangmadang(市集,장마당),是在1994至1998年朝鮮經歷過大規模饑荒災難(官方稱為「苦難的行軍」)後出現的非官方市場。中大社科院助理講師鍾樂偉指出,北韓的經濟在60至80年代,與其他共產國家聯繫更多,醫療儀器和糧食可以運送到北韓,令國內經濟相對穩定。惟1990年代冷戰結束後,共產國度如蘇聯、東德相繼倒台,北韓頓失依靠,加上國內面臨大饑荒,國內經濟瞬間崩潰。其後,北韓為壯大國內軍事力量,發展導彈,引起國際社會制裁,切斷能源、糧食、醫療等的援助,國內人民情況更見堪虞。

「醫院每日只有3個小時供電、供水。我們只能趁這個時間去為病人醫治。」崔政訓說,北韓基本醫療設備欠奉,儀器大多停留在第一代領導人金日成時期。電力不足、甚至紗布、針線等基本醫療設備都缺乏。因此,崔政訓認為北韓國內根本無力應對武漢肺炎,如大規模爆發武漢肺炎,後果更十分嚴重。不過,他強調,對於外間所指北韓把疑似確診者槍斃,他始終不相信:「2003年SARS的時候,沒有看過有人被槍斃?但更重要的是,我認為他們連檢測的能力都有限,何來槍斃?」

講階級講出身 沒有配給的一代靠「黑市」過活

崔政訓的父親同樣是醫生,醫生收入不錯,每月有1.5美元(約11.7港元),在北韓來說,家境算是不俗,但他堅決承認自己是「精英」身份,「在北韓,所謂的精英像寄生蟲一樣,依附金氏的獨裁。如果精英能夠做到精英的本份,北韓就不會如此了」。他舉例,首都平壤超過一半醫院是為金氏、軍官、建國階層出身的人服務,如南山醫院和奉化醫務所,相反平民在北韓人數佔最多,偏偏醫療設備最缺乏。

鍾樂偉指出,北韓雖然是共產社會,但離不開「出身成份」(출신성분)。如同喬治・奧威爾影射共產制度的文學作品《動物農莊》一樣,動物農莊宣稱自己平等,公平,「但有些動物比其他動物更平等」。鍾樂偉形容,北韓社會漸漸變質,國內人民差距漸大,「北韓表面是公平的,但所謂公平,也不是絕對的公平。國家會按出身,分配不同的福利、住不同的地方。」他以最近大熱的南北韓愛情劇《愛的迫降》作例,「男主角的父親是政治部重要官員,你身份顯赫,住的醫院就較漂亮,享受的待遇完全不同」。

「在北韓,我們稱呼新一代是Jangmadang(黑市市場)的一代,他們從出生起就沒有享受過政府配給的物資,所有東西都是靠自力更生」。檢測不足、藥物不足、醫療設備不足,若不幸生病,北韓人民還要看身份、看成份去市場買藥物。鍾樂偉認為,疫情處理手法會影響北韓的政權。然而,最近官方仍流出金正恩沒有戴口罩與官員試導彈,鍾樂偉認為,當局除了要神化金正恩「不會生病」的英雄形象外,更加是為了分散國內對疫情的關注,「畢竟政權已經到第三代,比起祖父輩相對『不穩定」」。

北韓提倡「人人平等」,在武漢肺炎肆虐下,今日更顯得蒼白無力。人民在封鎖消息下生活,鍾樂偉說 :「30歲後的北韓新一代求生意志很強,也許暫時政治能量未必很多,未必會在國內組織運動,他們對抗強權的手法是:看準時機後,就會離開。」

果然好玩 籽在四方,即like「果籽」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