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眠系列|精神科名醫李誠3招擺脫10年失眠之苦 早睡早起原來係錯嘅

更新時間 (HKT): 2020.04.16 06:00

「我不太享受穿西裝打領帶,坐在書櫃背景前解釋如何用藥治療情緒病。」李誠教授身穿圍裙,一邊示範自製沙律,一邊說宣傳疾病預防比治療更有意義,頗有趣味。但這不是倒自己米嗎?他輕嘆:「可惜倒不了多少,現代每一個發明都令人感到壓力。」最佳證明,便是作為精神科醫生的他,也逃不過失眠噩夢。

李教授在中大執教鞭多年,研究成果出色,但學術論文多少有些曲高和寡。去年從大學退休,進駐中環行醫,「最開心是多了時間診症,控制慢性病,醫患關係尤其重要。」他曾見證公院醫生為縮短病人候診時間,無奈加快睇症速度。可是一小撮人的力量抵不過社會高速發展,一直以來,他念兹在兹的,是如何教人與壓力和平共存。「壓力管理的研究不容易做,因為壓力無處不在,不能單靠一個方程式解決。」他想,不如親身做個實驗?這時才正視自己的失眠問題。

在電燈發明前,普遍人少有睡眠障礙。大腦有「主時鐘」,根據外界光線調節睡眠荷爾蒙,越光越精神,越暗越想睡。過去幾百萬年,自然界除了火,太陽光是唯一光線,因此有「一覺瞓天光」的說法。後來,電燈、電腦及手機普及,人們夜晚吸收的光線數十年間劇增,大腦還來不及進化,生活已翻天覆地改變。他醒覺,晚上用電腦打論文,以為藉此可感到疲倦,但藍光近距離射向大腦,令大腦誤會是白天,於是難以熟睡。

為何是漫步?他表示:「西方醫學之父Hippocrates曾說:『if you are in a bad mood go for a walk』,行完心情還是不好,再行一次。」 5點半的戶外,記者很陌生,原來鳥語花香、空氣清新,頓時覺得強迫自己早起也不是一件慘事。「最初我不停找藉口,天氣不好、工作太多,半年過去才心甘情願,所以我跟病人分享,不要求一步登天,也不必刻意提早上床,除了睡前兩個小時digital detox。」排毒這概念,港女很熟悉,不過除了腸胃,腦袋也要排毒。「睡前看新聞,腦袋會以為你在事件現場。」人類遇到威脅,本能反應是作戰或逃走,社交媒體正正把全世界的威脅帶到人面前,這般繃緊,床再舒服,都無法安眠。「天下大事,早晚看差別真不大,除非你是美股炒家。」

早起另一好處,大概是多了時間吃早餐。教授以往跳過早餐,「現在看法變了,大腦主時鐘也管理數百個『小時鐘』,包括血糖、血壓、腸胃蠕動。若生理時鐘和太陽光線同步,腸道微生物也會在日出時醒來,再餓它們幾個小時,不太好。」

「壓力醫學重要範疇之一,叫長期低濃度發炎。」教授學問很深,記者偶爾會出神。「你知道嗎,現代壓力多數殺不死人。」記者繼續靜靜地聽,職場小薯眼見人人壓力爆煲,不敢苟同。「生活節奏太快、負面資訊太多,這些壓力危險率不高,但數量太多,讓免疫系統處於慢性發炎狀態。譬如,你按電梯掣不會馬上死,但會胡思亂想自己中肺炎。」我這才明白,難怪世界停擺,香港人難得慢下來,仍不快樂。

果然好玩 籽在四方,即like「果籽」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