圍爐取暖│血濃於水或大義滅親? 警家屬自白︰我哋最有資格嗌「黑警死全家」

更新時間 (HKT): 2020.04.26 06:00

過往一年的抗爭和警暴如影隨形,濫權濫暴天天上演,至今仍有四成人評警隊0分;多少家庭從此因黃藍之別離散,其中包括30,000+警務人員家屬。「黑警死全家」成為抗爭口號,人們將仇警情緒化成掛在唇邊的詛咒︰「禍必及妻兒。」警員親戚慘遭株連,他們能否笑着說聲「thx」?跟克警同一屋簷下,從此孝義兩難全?所謂「白警」,又是否真實存在?《果籽》跟四位黃到金的警察親屬「圍爐取暖」,聽聽「狗仔女」的掙扎與吶喊。

2014年是香港動盪的一年,同樣也是他們四人家庭關係的轉捩點,來到2019年,一切已成定局。

2014年社運確立黃藍壁壘之分,示威者和警察,漸成棋盤上對弈雙方。如今示威者是警察心目中的「曱甴」,警察是在示威者眼中的「狗」,「有人唔做,做狗」?家有惡犬,不馨香。Suki說︰「自從雨傘革命後,連我老竇都叫我唔好跟人說家中有人做警察。」「算有自知之明啦。」家有深藍警務人員,Dead Body從不讓朋友去他家玩,以免生事;Suki的老竇雖黃,但她也「避得就避」,原因是她住警察宿舍。「甚少會跟人提及我住邊,會話隔籬屋邨。」紀律部隊宿舍曾成為示威者目標,住戶聚眾與之械鬥,高空擲玻璃樽、消防喉射記者,鄰居似足白衣人,「狗竇」很危險。Dead Body也有朋友住警察宿舍:「我而家都唔夠膽上門找他玩,唔想去到一些咁多『狗』嘅地方。」眾人附和︰「真係好惡心。」「好X唔開胃。」

「自從6月9日起,我真係再無同嗰個黑警作任何討論。」Walking Dead的姊姊曾在Facebook發表「打曱甴」偉論 ,更曾言「7.1大家入立法會玩得開心啲」,Walking Dead指他知道她當日有進去「執法」。「我老竇很喜歡分享屈穎妍的文章。」「『文妓』?」「係呀,笑死人。」

有光明,便有黑暗,三萬人當中,總不是人人都大奸大惡,香港警察,真的沒有一個是無辜的?「香港警察係唔會有白警。」Dead Body說得斬釘截鐵︰「如果整個警隊沒有人去捉這些不法分子,咁整隊人都是黑警。」Walking Dead補充,外界對「白警」的定義,充其量只是保持政治中立,但在亂世之中仍然保持中立,其實正是站在壓迫者的一方。Phoebe亦同意自稱「白警」極其量是less evil,Dead Body說︰「只係美化自己賺錢行為嘅一個稱號」。

「黑警死全家?我都嗌得好大聲。」「嗌得特別爽,非常驕傲地嗌出來。」「很有資格很有條件去嗌。」Dead Body和Walking Dead笑言︰「我哋呢班警察親屬,先係可以喊得最有自信嘅人。」二人記得,第一次聽「黑警死全家」是在雨傘革命前。「你問我那時有沒有感到心翳,或者對自己有沒有不開心?當時係有,會覺得點解會牽連我,明明都係反對者。但當經過今年或2019年的事情,我覺得由我口中喊出這句口號,完全沒有問題。」

果然好玩 籽在四方,即like「果籽」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