撞鬼定精神病 | 醫生拆解24歲女點解成日撞鬼 「每次出現都想佢快啲離開」

更新時間 (HKT): 2020.09.01 00:05

「晚上睡覺時,我望向客廳會看到一團黑色的東西,那團東西非常神秘,似人型非人,冷不防打了個寒噤。」現年24歲的Wendy(化名),自數年前起一直被這些可怕的畫面纏繞,雖然不覺可怕,但仍感到十分困擾,Wendy表示:「每次出現這些情況,我會心想你不要再出現,快點離開吧。」

除「看見」可怕的影像,更令Wendy困擾的是陌生人的聲音與討論。她不時會聽見街上有人呼叫她,而且每當看見街上成群結隊的陌生人,便認定在討論自己,每次亦萌生上前制止的衝動,令她情緒暴躁。甚至與朋友外出,亦無法遏止對陌生人的注意,Wendy有苦難言,但更令她崩潰的是朋友無法理解她的感受:「有一次與朋友共膳與朋友一起坐,感覺到斜對面有人在看我,我跟朋友說『你看後面那些人好像在看我』,朋友便說你別發瘋,別人怎會看着你,怎會討論你。」

疑神疑鬼 終察覺患思覺過敏

直至去年暑假,Wendy偶然在社交網站上看見思覺過敏的輔導計劃,進行初步的問卷調查後,很快便有輔導人員主動接觸她,最終她確診思覺過敏。港大醫學院精神醫學系系主任陳友凱教授表示,思覺過敏是一個精神狀況,當事人會變得對周遭環境十分敏感,對環境及事物的超出正常反應,雖未發展至疾病狀態,但須要注意,這情況在國際上便稱為At-risk mental state。

思覺過敏的典型症狀為輕微的幻覺及幻聽,大多與現實情況相關。人在巨大壓力的情況下,或外在環境存在很多威脅時,人會頻繁作出反應,大腦會自動調節至較為敏感的狀態,令他密切留意外在環境的變化;這情況在初期屬正常,但久而久之當事人會不能自拔,即使環境不存在威脅,大腦亦不能進行調節或放鬆。

無論男女亦有機會進入思覺過敏狀態,雖然它並非疾病,但有研究指出有36%患者於三年內或發展成思覺失調;40%人或同時患嚴重抑鬱症;8%人或同時患焦慮症,因此不容忽視。

Wendy回憶過去幾年一直面對環境轉變的壓力,如升讀大專、投身社會工作,以及與家人關係欠佳,種種原因都令她處於高壓狀態。當壓力越大時,思覺過敏的症狀便越頻繁及嚴重,但她萬萬想不到自己正處於精神疾病前期階段。幸好她很快接受事實,亦明白不同人有不同情緒需要,這只是人生旅途中遇上的挑戰,並非一件負面之事。

毋須用藥 心理輔助即可改善

陳教授表示,思覺過敏與思覺失調迥然不同,思覺失調的症狀較為嚴重,會出現脫離現實的妄想,並不如思覺過敏般出現與現實相關的輕度幻覺與幻聽。因此在治療而言,思覺失調須要用藥改善大腦內多巴胺的分泌,但思覺過敏只須進行相關心理輔助,如認知行為治療即可。

臨床心理學家黃珮詩指出,針對思覺過敏,認知行為治療有較高認受性。心理輔助會以小組形式的工作坊進行,治療主要分為認知及行為兩個部份,認知是讓當事人學習以不同角度看待同一事物,希望增加他們思維彈性;而行為則是因應敏感狀態而作出相應的行為處理,例如進行一些行為實驗,嘗試面對一直逃避的事物。她表示,曾有學員進行行為實驗後,發現街上並非太多人注視自己,精神緊張的情況得以改善。

參加工作坊後,Wendy學懂多方面思考,不再認為旁人討論或留意自己,而且「撞鬼」的情況逐漸消失,但最意想不到的是與家人的關係亦有所改善,「我學習到當衝突發生時,改變思維模式,像父親也有一定歲數,不如我改變心態,這樣想我會更釋懷。」雖然Wendy樂觀面對自身的精神需要,但仍有不少人會選擇逃避,因為精神疾病或健康的議題較負面,黃珮詩表示曾有患者接受評估後拒絕輔導,認為自己並非處於思覺過敏階段,又或認為自己能夠應付,但她希望市民能正視自己情緒或精神需要,避免演變成嚴重的精神疾病。

賽馬會思妍婦女精神健康計劃-婦女精神健康測試:

https://www.jcwow.org/screening/4490?lang=zh

記者:曾怡

-----------------------------

《本土情味》結集《飲食男女》雜誌經典欄目「老字號」文章,記錄香港40家飲食老店的動人故事,見證香港飲食史的甜酸苦辣。即日起,於各大便利店及書報攤有售,並於 《蘋果日報》你的優惠 網上獨家發售!

果然好玩 籽在四方,即like「果籽」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