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埔燒賣恩怨|高山燒賣曾月入百萬 叔姪反目成仇爆欠租5個月遭清盤 大埔街坊盲試撐邊間?

更新時間 (HKT): 2020.09.29 06:00

大埔名物燒賣叔姪鬧不和,高山燒賣曾月入百萬爆欠租5個月遭清盤,大埔街坊盲試撐邊間?

廣福邨燒賣是大埔名物,在街市內的百呎小店,高峯期曾月入百萬,但最近因欠租五個月結業拆夥。這小檔口由現年81歲的王克參從六十年代車仔檔做起,三年前結業時吸引不少人排隊告別,相隔一年參叔和姪仔在同邨街市舖以「高山」招牌重開,但現已停業,並交由執達吏將雪櫃廚具拍賣……一切源於參叔和姪仔反目。

「在廣福邨時我教他,他說學懂了不用再教,肚餓自然有人吃,不用我在這裏。」參叔提起拆夥一事,仍氣憤難平。「我兩夫婦做了數十年,別人給我們面子,每個街坊都認識我們,哪有人認識他?」兩年前,參叔的兒子和姪兒各夾了20萬元,在領展旗下的街市以高山招牌重開小食檔,盈利分半,參叔和太太兩人在舖頭打工,月薪各2萬元。「有一日舖頭少了1,000元,姪仔便冤枉我太太偷錢,我太太很老實,以前幫過他們一家很多,他趕我太太走,之後又再趕我走,說顧問費和人工會照付,但付了一段時間後哪有再付?整整半年所賺的都無得分,擺明是欺負。你就算要騙都騙外人,連阿叔和堂兄弟都欺騙。」參叔說。

親戚合作 冇簽約無從追討

參叔認為,有人見錢開眼。「導火線是他見到有生意,看銀紙便六親不認。那時一個月有百多萬生意,很厲害,他見到這樣好賺,便趕我們走,不用分給我們,可以自己獨吞。」一個月收入有百多萬?記者以為自己聽錯,於是再三確認,「以前在冬菇亭推車仔,兩公婆每日做千多元便收工,下午3時開檔,到晚上近7時便收工,算是精神寄託。之後入舖重開,營業時間長了,凌晨已經要開始做燒賣,有時做到夜晚,兒子買牛腩麵給我做消夜,一個月收入約120萬元,每日收入有3.6萬至4萬元。」有嘗試過追討嗎?「出牌照用他名字,我們大家親戚合作,沒有簽字。他一直做,五個月不交租,然後到領展收舖,按金我們兩邊都被沒收了。我無法告他,他要便給他,有些人不怕核突,這些人天理不容,為爭一啖氣便過來開檔。」參叔說。

參叔姪仔去年在粉嶺設工場,並以高山招牌在廣福道開店,輾轉擴充至筲箕灣東大街及紅磡等地方,高峯時有六七間舖,參叔今年初則在昌運中心以「粉果佬」招牌重新出發。參叔兒子說:「那時他(高山)說會發展,但沒有具體說明,我們當然不合股了,去年10月他在廣福道再開多間店,好多生意被扯走了,我們冇理由再死守街市店。爸爸認為這門生意是代表他,一生為此奮鬥,他很緊張名聲,試過有段時間被高山投閒置散,有時見到街坊,說你燒賣不好吃,所以經常說要再開多間,於是便有粉果佬這間舖。」

爭一口氣開檔,參叔表明要競爭,「你要鬥,我便和你鬥。我要令高山執笠,我要頂爛你高山。他學不到我的手藝,貪平又偷工減料,之前怕我們打斧頭,他自己在大陸叫。他用機打,我用人手打,我一樣好生意。」參叔燒賣是用大地魚、鯊魚肉和豬肉打成餡,粉果則有蝦米、芹菜、菜脯、沙葛等等,在店後位置即包即賣。參叔說:「現在高山在廣福道間舖做兩餸飯,單做燒賣冇生意,兩餸一飯賣28元,今時今日他幾間店執笠,東大街、紅磡都執笠了。現在高山這間店讓我做都不做,他做衰了高山兩個字,聽到名都驚。」

我們曾邀請高山作訪問,回應參叔的指控,但對方就以「老闆很忙」為由拒絕。我們在高山的面書發現,有客人留言指粉果風味不及以前,他們回覆則推介客人可到參叔店幫襯,並表明現時粉果配方經改良,而其簡介上亦指自己是始創於1968年,源於大埔廣福邨街市,沒有和參叔劃清界線。

那兩間店的燒賣是否相同?我們分別在高山及粉果佬買了燒賣及粉果,價錢相同,燒賣10元6粒,粉果10元3粒,但外形確有明顯分別,粉果佬無論是燒賣和粉果相對體積較大。我們請來資深中廚、私房菜「吳師府」主理人吳永皓師傅和大埔街坊在街頭盲試,結果如何?睇片啦!

A:粉果佬 大埔安慈路4號昌運中心地下32號舖

B:高山粉果燒賣 大埔廣福道

記者:何嘉茵

攝影:潘志恆、鄭明川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果然好玩 籽在四方,即like「果籽」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