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智英×蔡瀾|邵逸夫教路做3級片《聊齋艷譚》監製?蔡瀾替餐廳題字每字收10萬

更新時間 (HKT): 2020.10.12 14:52

黎智英請來四大才子之一蔡瀾對談,談經歷談人生。他說,當初因邵逸夫而轉拍三級片,更透露替餐廳寫書法題字每字收10萬元。

今次是《蘋果動新聞》為升級壹會員建立的互動分享平台「蘋天說地」的第五場,呈獻【知己難求!黎智英VS蔡瀾食住對談】網上FAN享會。

足本重溫【知己難求!黎智英VS蔡瀾食住對談】網上FAN享會

「你給人的感覺經常是很風流,但我和你數十年朋友,不覺得你有女朋友,是否得個講字?」黎智英問。蔡瀾哈哈笑道:「就算有女朋友,都不能亂講這個人是我女朋友。最笨便是那些人,一講便沒有新的了,不過都會以不傷害人為原則。」

蔡瀾年輕時曾到日本留學和工作。當初,他的志願是畫家,最想留學的地方反而是法國巴黎。「我媽說:每個法國人都飲酒,你這樣喜歡飲酒,一定變酒鬼,所以不能去法國。」蔡瀾說,那時有很多日本電影很受歡迎,因而轉去日本留學讀電影。「我媽說:到日本都可以,日本人吃飯,你最少有白飯吃。但我媽媽不知道日本人會將飯做清酒,結果都變成酒鬼,哈哈。」黎智英問:「你去日本前懂日文嗎?」「不懂,所以我的學習方法是到戲院,一部電影看30次,甚至看100次,看到所有對白都入腦,一開口可以說出來。這個辦法教了很多人,很多人照我辦法做都成功。」

因為蔡瀾爸爸在邵氏打工的關係,所以那時邵逸夫託蔡瀾在日本做製片,負責外購日本電影,一直半工讀。在日本待了差不多8年,由於鄒文懷離開邵氏去開嘉禾,邵逸夫便找蔡瀾頂替其位置。「邵逸夫教懂我很多東西,他說:若你要在電影圈玩得長時間,甚麼電影都要拍。我問:如果功夫片無人看怎麼辦?他便說:那便去拍三級片。那時我便開始監製《聊齋艷譚》,在市場上有人會用來做話柄,說你拍過三級片。記得有次我在九龍城買菜,幫襯開一個豬肉佬,豬肉佬正在斬豬肉,他邊斬邊說:蔡先生你拍的三級片,我和太太看不知多過癮。那我知道是有觀眾,亦賺到不少錢。」蔡瀾在邵氏做了20年,便轉到嘉禾幫鄒文懷。「我和邵逸夫說:我走了。他說:為何你要走?我們關係這樣好。我說:受不住。我一說受不住,他便知我是頂不住方逸華。他說:不要緊,我給你3千萬。那時3千萬是很多錢,至少等於現在的3億。他說:你去拍戲,拍完我替你發行,你有這麼多的知識,你知道要拍甚麼的。」他續說,「那時我想了想,問他:你不會過問,但方逸華會否過問?他不敢說。我說:你讓我走吧。結果他讓我走,給了我很大筆錢,他對我好好。」

蔡瀾最近在寫英文書,令黎智英很好奇:沒有英文讀者,為何寫英文書?主要動力是甚麼?「我主要是為了朋友,我有很多不懂得看中文的朋友,經常不知道我在做甚麼,我寫中國水墨畫和書法怎樣欣賞,我用很淺白的文字去體現。」說開蔡瀾字畫,黎智英亦稱其收入不錯。「我的展覽會主題是甚麼?是『可以掛喺餐廳』,只可以掛喺餐廳,因為有好多人想用我飲食界名氣,所以來買我的字畫。」至於蔡瀾亦有研習書法,師父是著名書法家馮康侯。提起其拜師經過,「我去拜師的時候,他兒子剛死,我猶豫疑很久應否上去,最後上去打開門說:老師我下次再來。他說:不要,即刻上堂,悲哀是沒有用,將力量教你。我很感動,他說:寫數個字來看。我說:我不懂得寫。他說:你的字體像古人字體,這個古人留了很多帖,你再去學習。」黎智英問:「你食肆招牌都有寫?」「我通常會替人寫3個字,我1個字收10萬,總共收30萬。用30萬買了,便掛喺餐廳上面,說是某某人簽名,以為我介紹,那30萬覺得便宜。」黎智英聽後便說:「你靠寫字都發達。」蔡瀾搖搖頭說:「不是每日都有。」

記者:何嘉茵

剪接:劉潤光

編輯:鄒仲安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果然好玩 籽在四方,即like「果籽」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