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洞本地遊|最後鄉村茶樓製碌鵝釀鯪魚 77歲老闆堅守到清拆

更新時間 (HKT): 2020.10.16 06:00

上水古洞收地清拆進入最後階段,趁上水至元朗段單車徑開通,遊覽古洞、雙魚河及塱原濕地,嚐古洞最後的鄉村茶樓。

收地、遷拆、重建等字眼,令古洞常出現在新聞中。新界東北發展,古洞的收地未曾停止,遊覽古洞可能會成為歷史。趁古洞進入密封回憶前,這次遊嚐假期帶大家遊最後的古洞。古洞位於上水西,從上水火車站搭小巴約10分鐘就能到達,這次我們的路線是從沿雙魚河走到古洞村,在最後的茶樓品嚐鄉村菜。

戰前的古洞稱為七鄉,由多條寮屋村落組成,合稱古洞村(包括煙寮村、塘角村、聯和農場、鳳崗村、東方農場、石仔嶺村、意大利農場、田心村、古洞坑村、醫院前區村、公生農場、聯生農場及坑頸村,部份已拆卸並重建)。鄒栢良,在古洞出生、長大及成家,以前他家住田心村,清拆後他遷到煙寮區居住。他說這裏高峯期有近幾萬人居住,而他經營的錦益茶樓,也見證了古洞由興旺走到沒落。

「這家錦益有60年歷史了。」鄒伯伯說。以前古洞還興旺時,錦益茶樓仍有早茶飲,老村民都愛來飲啖茶食個包。鄒伯伯說當時最受歡迎的是糯米雞及大包,大包一籠一個,食飽就去工作。「以前嫁女,告訴你要擺多少圍,就在這裏擺酒,後來都搬走了,村民也少了。」現在的茶樓只賣午市碟頭飯及家鄉小菜,為保持茶樓的鄉村風味,風味碌鵝及整條魚釀的鯪魚,這些外面不常見的菜式,仍在餐牌之列,每碟都費工夫準備。

白紙接手茶樓 見證風光時間

高峯期的古洞有四至五家茶樓,現在就只剩下錦益一家。十幾年前,錦益前老闆決定不做,毫無飲食經驗的鄒伯伯毅然接手,經營至今。當日為何勇於接手茶樓?原來鄒伯伯想為古洞留住鄉情。「我想留住古洞這家幾十年的地踎茶樓,這是我的心願。」鄒伯伯的心願成就了這間地踎茶樓,成為了村民的聚腳地,大家都習慣閒時進來坐一下,聊聊天。錦益的大廚光師傅更說,古洞的鄉情是讓他留在這裏的原因。「古洞唯一就是有鄉情,有別於外面的餐廳 。村民會跟我說,光師傅買條鯇魚煮個糖醋鯇魚吧,或者煮個五柳鯇魚,那我就會買來煮給他,這是唯一錦益茶樓可以做到的。住在古洞村,是我最開心的時間。」

鄒伯伯曾在古洞當了17年村長,經歷不同時期的遷拆,他說以前古洞是雜姓村,亦是上水最興旺的地方。「以前整條青山公路,到何東橋都是商店。現在的高速公路的位置,以前同樣是商店,雜貨店,甚麼都有。」現已荒廢的古洞菜站,更曾經是新界其中一個大型菜站。「以前這裏很多人種菜,菜心、芥蘭花、番茄、矮瓜、豆角,甚麼菜都有,現在全都沒有了。」鄒伯伯更說以前村民會自發巡村,每到夜晚,就有糾察隊巡村維持治安,非常齊心。每到觀音誕,更會搭台做大戲,連新馬師曾也於此表演,好風光。不過要數到至今仍屹立不倒的,就是1933年建成的私塾──仁華廬,這也是鄒伯伯以前讀書的地方。「那時我們讀書只有兩班,要輪流擔水煮飯給老師吃。後來人多了,政府就興建了古洞愛華學校。」

政府強行收地 老一輩不慣上樓

八十年代初發展新界環迴公路,古洞進行了第一波遷拆。鄒伯伯說,當年第一次聽到政府要收地時,村民都坐旅遊巴去政府請願及爭取不遷不拆,他形容那時候是人心惶惶。「大家當然不想拆,但沒有辦法,政府現在也不理你這些村民的,他要拆就拆。」因為清拆,村民陸續搬走,有些搬到去上水的公共屋邨。在這個住到公屋,猶如中六合彩的年代,鄒伯伯還是覺得住村好。「當然是住村好,我們老一輩的住慣了村,即使有蚊或有甚麼都習慣了。住樓就真的關門,鄰居姓甚麼也不知道。你有你的,我有我的。而現在有時候那些村民還是很尊重的叫我老村長,都好開心的。」

鄒伯伯更說幾年後古洞應該真的會完全清拆了,「古洞錦益這裏就是最後一期(清拆)了,政府這樣說。」古洞清拆,錦益茶樓要迎來終結,今年已經77歲的鄒伯伯依然堅持要跟古洞走到最後。「當然不捨得,但是最後了,現在做得一年得一年吧。」

記者:陳靜雅

攝影:伍慶泉、許先煜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果然好玩 籽在四方,即like「果籽」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