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水|水貨街減租 90後街頭開文青店教陶瓷 街尾老店寧劏一半舖位不結業:上水像病人,光復後要復興

更新時間 (HKT): 2020.10.25 06:00

上水人對「水貨街」琅琅上口,大概已忘記它真實的名字──新康街。石湖墟六十年代發生兩場大火後,街道都以新字起頭,意味去舊立新,新康街也有健康成功之意。武肺暫時把水貨客趕離北區,大家終於能重返行人路,這條貫穿石湖墟的主要街道也悄悄起了變化。街頭有受惠於減租的90後陶瓷家,開店圓夢;街尾有60多年老店寧願縮小舖面,也不願拉閘結業,他們記憶中的石湖墟是如何?

新康街街尾轉角位置,有個醒目的大紅招牌寫「豐記隆」,每次經過,和藹可親又健談的老闆娘梁太和兒子梁懋森都會跟街坊打招呼,還有掛着大叮噹的薑黃色貓咪四處張望。已經開業超過半世紀的豐記隆,是石湖墟有名的床上用品店。

舖位由十年前月租幾千元加至現時40,000元,因為難以負擔,梁太索性將一半舖位租給別人做找換店,疫情下業主「良心價」減了幾千元,母子表示依然難應付。原本百多呎空間頓然縮至不足80呎的斗室,兩旁放滿貨物後,舖面就只剩下走廊般闊的空間。為節省空間方便取貨,昔日飾櫃上的玻璃也拆去,小店依然賣竹枕、油甘子枕頭、草蓆、繡花枕頭袋等,如今買少見少的人手刺繡枱裙也找得到。

水貨客充斥 消費模式大陸化

豐記隆由梁太老爺的地攤檔做起,由賣膠布到賣棉胎、珠被、蚊帳、床褥等床鋪物品。「七十年代改革開放,四周都沒田地、沒樓宇,剛發展時人們要建新房子,當然是買床品、基本家品等,所以當時擺地攤賣家品一定有需求。」梁先生說起爺爺一代的往事,新康街街尾轉入去的巡撫街,以前四周是阡陌田野,遍地稻穀,附近有座巡撫廟,廟前有空地,容易聚集人群買賣貨物,做小生意,熱鬧非常,「當年爺爺就在附近擺攤,所以豐記隆這位置很有紀念價值。」

根據清朝嘉慶年間重修的《新安縣誌》記載,清末時已有元朗舊墟、上水石湖墟、大埔舊墟等新界古老墟市,三十年代起,石湖墟正式發展為商業活動中心,改革開放後,石湖墟亦越來越蓬勃,漸漸由農產品買賣轉為賣生活雜貨。梁太憶述,八十年代的石湖墟更興旺,街兩邊都是店舖,後來有了鐵路和公路,圍村人會坐馬草壟鄉村車出來趁墟,「我們店前就是車站,所以人來人往好熱鬧。以前門口很多大牌檔,我們裏面賣用的,小販就賣吃的,沒生意時就聊天,最開心是那些時候。」

梁先生說上水內地人口增加,消費模式也變得大陸化,如果要做大陸人生意,就得從國內取貨,但他們堅持用香港的批發商。大陸人需求少,每天想買的款式五花八門,令人無所適從。內地廠商貨物品質不高,卻要求別人一次過取大量貨,「我們常說日本、台灣、外國的貨物價廉物美,普通一家店都可經營五、六十年,百年老店是等閒事,是因為人家不會在地價上做很多工夫,香港卻掉轉,怎想像到今時今日變成這樣?」

要數舊時石湖墟最有人氣的地方,必定是座無虛席的行樂戲院。在新康街居住的秋嫂一家,在墟內經營涼茶店超過半世紀,也經歷過石湖墟最熱鬧的時光。秋嫂年輕時推木頭車在戲院門口開始賣涼茶,清早先在圍村家中煲茶,再用擔挑前後各一桶涼茶運去賣,「嗰時天口熱但沒太多飲品選擇,人人經過飲杯涼茶就去睇電影,一天擔十幾廿桶,賣1毫子杯都有幾千元㗎!」當時女兒在戲院賣戲飛,偶爾溜出去幫手睇檔。

年過80歲的秋嫂瞇着眼憶起往事,仍笑不攏口。年輕時,秋嫂跟丈夫在石湖墟擺攤賣菜做木屐,丈夫患病後,秋嫂跟契媽學煲涼茶。半世紀以來秋嫂只賣祛濕茶、菊花茶和廿四味,如今女兒仍跟着母親當年學師後再自行調配的配方,以心機熬煮。祛濕茶以木棉花、雞蛋花、夏枯草、玉竹等藥材煲成,為了保留風味,秋嫂堅持下山地,毫不介意藥材成本貴,照樣街坊價12元一杯。茶甘香爽甜,靠它養活一家七個孩子。如今張秋記涼茶沒有招牌,只有置放於冰室一角的不銹鋼涼茶車,由兩個女兒玉妹及秀芬一起經營,秋嫂則一張凳仔,一把太陽傘,在街邊跟街坊打牙骹過日辰。

十多年前,石湖墟未有太多藥妝店,街坊鄉里開始買舖位來保值,秋嫂早年曾租下行樂戲院(現在為行樂軒)對面、新康街的一個小舖賣茶,期後被加租逼遷,徬徨之際在旁邊的新祥街發現一家四年來都無人問津的店舖,及時以幾百萬買下,一家幾口合力經營,弟弟做冰室,兩姊妹跟母親在旁邊闢出一個位置繼續賣涼茶。

陶瓷師進駐 「讓上水有不同可能性」

本來住在天水圍的陶瓷師Ceven,一年多前搬入粉嶺圍村,跟朋友、男友合租一個單位,家中同時是創作及教陶瓷的工作室。原本打算租荃灣工廈,但租金高,面積細,放下陶瓷窯和拉坯機,已沒有活動空間。Ceven在新康街看到招租的街招,以約14,000元租下700多呎舖位,在沒落的水貨街中,提早實現開店計劃,「除了教陶瓷,我也想試辦手作市集、電影分享會、寄賣本地藝術家作品等,讓上水有不同可能性,包括各種文藝活動,不只得水貨客。」

這段日子,有人為光復了的上水而興高采烈,然而很多小店明白,一天不改變單一的經濟結構,一天都未到正式的「光復」,「光復完一定要復興,就像一部電腦中毒後把東西鏟除,都要重新建立。」若有所思的梁先生想了這樣的比喻。他眼裏的上水就像個病人,死氣沉沉,苟延殘喘,街上原開價8萬的空舖,劈價一半也無人問津,水貨店消失後重開本地小店,會否捱不了三個月又結業?「等本地人自然回來消費,再等本地店自然地開返,其實是一段很漫長的時間。」

豐記隆繡莊:上水新康街2號

張秋記涼茶:新界上水石湖墟新祥街23號地下

凡.物:新康街98號2樓前座

記者:王秋婷

攝影:郭于祺、許先煜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果然好玩 籽在四方,即like「果籽」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