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人|升小遊校團|陳守仁小學多元活動教五文六語 楊永明校長:學語言助孩子擴闊視野

更新時間 (HKT): 2020.11.13 00:08

保良局陳守仁小學每年吸引約七、八千人報讀,競爭相當激烈!「陳守仁」三個字一向是熱搜名字。不知道楊永明校長及周智銘副校長,對以下坊間形容詞有何評價呢?

陳守仁=平民國際學校?爭崩頭?Happy School ?

楊校長打趣說,想藉這個機會澄清一下:「我們不是平民國際學校,而是直資學校。英文做教學語言,可能學費相對地便宜,哈哈哈....」

「多謝家長支持。」校長和副校笑聲載道。他們均表示,凡報名的家長,都一定會有機會見下面。面試是一個互動過程,家長選學校,學校選學生,有時真的講求「少少緣份」!

人人讚陳守仁是 Happy School ,楊校長指視乎如何定義。「少功課,抑或有很多東西玩? Happy 應是來自對學習的滿足感。」周副校又言,「成功感發自內心,不如用 Joyful 更好。」

他表示,師生間不存在階級觀念,喜歡一起談天,「很多舊生仍有聯系我。雖然我是老師,你是學生,但不會見到老師好驚。」師生融洽好是另一個「Happy」的關鍵要素。

出盡法寶學外語

之所以被冠以「國際學校」之外號,事關陳守仁小學身為直資學校,都能營造出多元語境。常規課程除了兩文三語外,還有第三方語言,包括日、法、西班牙文課。

楊校長解釋學語言從兩方面入手,「一是要學語言,第二要學文化背後的故事,例如習俗,節日,食物,衣着,小朋友很有興趣。」

每星期有兩堂第三語言課。雖然會有小測考試,但目標只為學生提供階段性指標,最終不影響升學。楊校長笑言,唱歌是教授外語最奏效的方法。另外,學校會每學年舉辦文化周,如 Japanese Week,Spanish Week,French Week,圍繞該國主題文化。

周副校坦言,用操練式的,小朋友只會覺得無趣。他們希望小朋友透過語言去認識文化,擴闊視野。更多機會接觸外國事物,

除此之外,學校明白營造一個多元語境,學語言更能事半功倍。於是五樓特設語文室,日法中英都有。為了吸引學生前來,老師在小息安排多種特色活動,如日文室可以看電影、卡通片,甚至茶道,讓小朋友長期沉浸在外語環境。

學語言助擴闊視野

學校重視「世界視野」,及「語文」,同時兩者也有莫大關連。

周副校解釋,如果小朋友語文有一定根基,跟其他人交流有一定優勢。「譬如我們有不同的 Study Tour。學生發現原來去不同國家,講英文都可以用得上。語文根底好,便可方便與人交流,從而學新知識。」他指,現在多了許多網上活動,假如有英語能力,隨時可找外國人做訪問呢!

即使小朋友未能流暢運用外語,一樣可以培養擴闊視野的基礎。楊校長舉例參與文化交流活動,「學生知道原來日本都有兒童節,但慶祝方式不一樣。慢慢演變成一種好奇心:他們如何生活?他們跟我有何不同呢?日本壽司跟香港的壽司是否不同呢?嘗試找出國與國的差異。」

有豐富的語文課程,陳守仁又如何平衡學習各科呢?

楊校長直言,課程平衡對全港學校都是挑戰,相比中英數主科,體美的比例確是佔輕些。但他強調若要打破不平衡法則,小朋友的好奇心是關鍵,「如果一個小朋友有好奇心,放假會去圖書館,會做很多閱讀,甚至會去 Google。只要燃點學習的好奇心,自不然會將有興趣的東西拉闊。曾經我認識一位同學,可能那段時間在教有關埃及文化的訊息。有一天,那位同學帶了一本非常厚,且大本的埃及書回來,小息打開來看。學習不在乎課節與課節之間。」

FYP撞正疫情 完成網上訪問有成功感

疫情突其如來,周副校坦言,上學年最大影響是 Final Year Project (FYP) ,因為不可以出外做訪問。

FYP 是陳守仁小學的教學特色之一。上學年主題是 Well Being Being Well。小六學生需用一年時間,完成自選研習項目。周副校已是第三年親身落場帶組了。

「慶幸我有組做到網上訪問,他們都好興奮好雀躍,因為之前未試過,應該如何入手呢?我就負責協助做準備,簡介一些注意事項。」

這一組的主題是如何利用音樂幫自己減壓。小朋友發覺一定有一組樂曲可以特別舒壓,於是一起做實驗,交換意見。直至到樽頸位,他們成功邀請一位音樂治療師網上接受訪問,令學生矛塞頓開。「因為他們一直以為聽某一種音樂最有效,但原來每一種音樂都可以,視乎哪一種最適合自己,推翻了假設的定論。」

「不會說你一定『撞板』,就阻止你,『撞板』分分鐘是一件好事,是一個學習的過程,學課堂內學不到的東西。」

有份任教 FYP 的陳柏霖老師,分享疫情無阻同學進行 FYP 。「小朋友不能回校,唯有 Google Meet,進行小組討論。有時用 Blog 做紀錄、拍片分享等。」每年期終都會有在禮堂匯報,甚至上台演講,邀請家長一起欣賞成果。上學年六、七月復課期間,只安排學生在課室匯報。」一組六至十個同學當然有意見不合的時候,需要老師幫忙調停。大部分同學之後反映過程是痛苦,但完成後都會覺得值得的。 陳老師自嘲:「這些可能是我大學才開始做的功課呢。」他們期盼待疫情好轉,可回復落區訪問體驗。

周副校坦言 FYP 意義重大,「有聽過舊生反映做完 FYP,上到中學做 Project 很容易。他們更易上手。而他們一上中學,通常都會做一個 Group Leader。」

創作心靈新書:感受生活

今個新學年,陳守仁小學有新搞作,第三度出版書籍《任何一天,任何一刻,也可以是新的開始......》由陳柏霖老師著作,及駐校設計師李芷羚 Sanio 共同創作手帳書。

陳老師說笑現代人都是視覺動物,故手帳書加入精美插圖是必需的。他希望配合文字帶給讀者反思。或許這個世代手機普及化,紀錄行事歷十分方便。可是,陳老師認為書本的文字與留白位,讓讀者在忙碌中靜下來反思,利用五感感受生活。每人都會有給人分享的事,令世界更加美好。

Sanio 直言,手帳書雖然是小學出品,但適用任何人,「小學生、中學生、畢業新鮮人、媽媽等都用得上。」

面試時表現得有主見、真誠流露最緊要

最後,記者問楊校長有何面試貼士給家長參考,幫小朋友突圍而出。

楊校長一句「突破盲腸」:「坦白講,我不是在招聘員工,哈哈哈.....」面試是一個互動過程,我選學生,家長也在選擇學校。家長選的是六年的過程,是一個未來的過程。「陳守仁沒有一個好固定的指標,即一定要有條件一、二、三,就會取錄。事實上每一年報名的人,都會有少許不同。」

楊校長不諱言學校以英文教學為主,英文確是他們很重視的元素「「我們又不是要找一些說英語很流利的人,而是視乎孩子願不願意學呢?他有沒有基本的溝通能力呢?」

另外,有一樣重點家長可留意。校長和副校異口同聲說地表示不需要搶答。「小朋友是否有信心?是否真誠流露自己?對就對,錯就錯,我們不是追求答案對與錯,反而想觀看小朋友是否有勇氣、有主見去說,說錯無所謂。」

楊校長拍拍心口,大派定心丸:「今年家長不用擔心,因為知道幼稚園生有半年沒有上學,我們就題目會有所調整。淺一些的意思是調整至適合他們的程度。」

周副校續指,面試分兩部分。第一次全程約二十五分鐘 ,學生跟老師單對單面談。第二次,大概三十至四十分鐘完成。「第二次約選 600人參加。會有小組形式,但至於如何再細分,未確定,之前一般不會多過九個人一組。或會有有任務、活動。」他強調一切以防疫行先,小朋友不會有身體接觸,再按情況而修定。

記者:戚韻瑤

攝錄:峰、輝

(部分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果然好玩 籽在四方,即like「果籽」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