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志婚姻|已婚同志提繼承遺產司法覆核遭政府上訴 丈夫隨時被房署趕走 律師:配偶過世連屍體也領取不了

更新時間 (HKT): 2020.11.15 06:00

Henry和Edgar於3年前在英國註冊結婚,回到香港補辦婚禮,在教堂行禮,是全港第一對在天主教教堂成婚的同志伴侶。然而,這對新婚愛侶卻想不到,在香港的同志婚後生活比想像中艱難。

不被祝福的婚姻 只因我是同志

家人朋友都十分支持兩小口,Henry不斷強調:「我們真的十分幸運。」可是兩人剛成婚不久,已面對很多白眼,「我們在英國結婚,當時已經有尷尬的狀況,就是應不應該將結婚照放到網上。其實真的很古怪,結婚那麼喜悅的事,我們卻會考慮應不應該跟人分享。」兩人決定回港後再公開婚照,好讓跟親朋好友解釋,怎料英國朋友率先把照片上載祝福,Henry說:「他們對同性婚姻沒有忌諱,就將照片放到網上,之後我們看到有人在照片按嘔嘔表情符號,按憤怒表情符號,有很多難聽的留言,令我們很傷心。」

而更令人傷感的,是兩人天主教徒和同志的身份,在婚後要面對教會的壓力。Edgar自小是天主教徒,Henry也因為他而信教、受洗,香港天主教教區得知兩人結婚後,派人聯絡,很急要見面。Henry說,那時他已心知不妙,「他說Edgar是香港天主教教區其中一個委員會的委員,當時由湯漢樞機任命。現在你們結婚了,所謂同性婚姻,有違教規,不能夠做委員。很大打擊,尤其是教會是一個家,一說結婚,就要趕你走,還要是很心急地趕你走。」Henry明白教會沒有選擇,也有自己的教義需要遵守,「別人指派他趕我們走,我覺得沒問題,但是他在過程中起碼可以跟我說:其實我也痛,你仍是我的兒子。」身邊的朋友也間中「施壓」,好像逼他們在天主教徒和同志身份中二選一,Henry覺得這樣很不公平,「每個人有很多身份,他碰巧有這個身份,而教會、身邊的朋友要持這個立場。對他而言就好像:你要左腳還是要右腳?怎可能選擇,突然說不要一隻腳?」

房署不承認同婚 置業變非法逗留

婚後兩人一起置業,買了一間二手居屋,經營一頭家。談到家中設計,Henry就難掩興奮之情:「第一次有自己的地方,不論租還是買,也是一件很浪漫很開心的事。一進來就很多憧憬,每一塊磚、每一個顏色、每一盞燈,哪兒放甚麼,都是由自己負責,確確實實兩個人同時擁有、建立一個家。討論了很久如何放置床,因為我們兩個男生有兩隻貓,貓貓很喜歡跟我們一起睡覺,所以我們很想買一張大的6呎床;玻璃房也有想過,特地間出來,如果有一天我們領養小朋友或者有小朋友,那間房間可以放到一張6呎床。」

然而,想不到剛成婚不久就發現,在法律上對同志在居住權和繼承權上皆有不平等。Henry說:「我有份一起供樓,供完樓,原來我非法逗留在自己的家中。居屋除了不能聯名擁有外,如果不是家人不是配偶、父母、子女,不能在此居住,我們發覺很大問題。後來再想到遺產,因為我們供樓,一個幾百萬的負債,最後這個財產,原來死了未必能夠給另一半。」他們甚至開始要為死亡作打算。根據《無遺囑者遺產條例》和《財產繼承(供養遺產及受養人)條例》,繼承遺產首位為無遺囑死者的妻子或丈夫,可是同志伴侶在法律上不被承認為合法,所以一般無遺囑情況下,會直接繼承給直屬親人,同志想把財產留給伴侶,只好先立定遺囑。「哪有人30歲就想死、想有意外,要立定遺囑呢?」

2019年 ,Edgar正式入稟法院,為繼承伴侶遺產作司法覆核,跟政府打官司。Henry是律師,其實深知在法律上,他們可以做額外的工作繞過香港沒有同性婚姻的缺點,為伴侶將來打算,卻仍是很憤慨,「為何同志要像二等公民一樣?我們已不是想爭取甚麼額外福利,只是想為另一半負責任。」

他們參考律師意見時,曾聽過一位女同志沒留下遺囑,同志伴侶變相要跟家人爭產,甚至正在住的房屋也不能再住。Henry覺得很慘:「太太過身,她已經很傷心,又頓時失去了家庭的經濟支柱,卻仍要費心找單據證明他們的關係。」Henry自問比較幸運,家人甚至願意一起面對、討論司法覆核,媽媽更是從Henry出櫃前已一直支持他每一個決定,Henry媽媽說:「這一小撮人只是爭取應得的、跟我們平常人一樣的人權,這件事是對的,所以我會傾向繼續支持他們。有時我會想,好像一場革命的感覺,會否上天給我們一個使命,每一件事都要有這種人出現,好像是命運安排我有這個同性戀者兒子。」

同婚未合法 福利政策問題重重

辦理司法覆核期間,他們認識了不少律師,曾遇過同志伴侶其中一方死後,因為在香港不是合法婚姻關係,需要費時失事打官司爭產。律師葉煥信說:「在每個生活範疇上,不是婚姻,就不是婚姻。因為《婚姻條例》界定了婚姻的定義,就是一男一女自願結合。譬如配偶生病時探望的權利,給醫療指示時會徵詢家人意見,你不是配偶,你就不是家人,醫生未必會接納你的意見。以我理解,譬如保險,也不是每份保單也會承認同性配偶關係。如果配偶過世後,沒有權利管理遺產,難聽一點說,連屍體也不是你的。」

葉煥信處理過不少同性婚姻個案,指目前除非法律改變,否則同志只可以在現有框架下以其他方式保障自己,以繞過同性婚姻不合法的問題。「立遺囑很重要,賦予配偶繼承的權利,除了做遺囑以外,亦要考慮做持久授權書、預設醫療指示,做意願書寫明安排,例如殮葬安排、探視安排等,做一些文件確立大家關係,法庭就可以以此為參考。」Henry慨嘆:「我們聽到覺得真的很慘。如果沒了丈夫、沒了太太,連自己的家都沒了,真的好像整個世界塌下來一樣。我們也沒想過有這麼多方面的福利和政策或法例,跟婚姻有直接關係。我們很年輕、三十幾歲,暫時未有太多問題,但自己也會想像得到,譬如現在疫情,如果我有大病,其實Edgar不是我法律上任何一個人,探病會有問題。」

政府上訴堅持到底 不願移民敗走

法例上對同性婚姻不友善,Henry直認有想過移民,想通卻覺得很不公平:「我們是土生土長香港人,如果要因為香港政府不承認我們的關係然後離開,感覺不但是敗走,是被人趕出自己的家。你的家人、你的朋友、你讀書時的回憶,後來你的工作、事業也在香港,考慮絕對不應該是因為我是同志,然後有住屋問題,我避重就輕離開。問題如果是政府不公平,就政府去改,不公平不只對我一個,還有千千萬萬個同志家庭。」

高等法院今年9月頒下判決,裁定同性伴侶有自動繼承權。可是10月16日,Henry一家卻收到律政司的文件,政府決定就判決上訴。Henry直言感到憂慮,收到文件後整晚也睡不着,卻仍想豁出去直至「最後勝訴」為止,根據過往經驗推斷,至少還要四五年,案件才能正式完結,他們的最壞打算是把房子賣掉,放棄這個用心經營的地方。「最差、最差、最差的情況就是,如果我們連終審都輸了,我們就不可以一起住。我會很想繼續堅持,但是Edgar已經有點累……」可是想到如果我們不堅持,除了自身的權利、利益得不到之外,還有其他人跟他們同一處境的人,面對的困難更大。「我不會後悔做這個司法覆核,因為如果這是殘酷事實,我想大家都知道事實就是這樣,我們的社會就是容不下一對同性婚姻的伴侶。如果真的要趕我走,我也想全部人知道。」

記者:黃曉婷

攝影:魏子朗、潘志恆、張志孟

剪接:魏子朗

編輯:鄒仲安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果然好玩 籽在四方,即like「果籽」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