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馬獎2020 前哨|細數港、台電影文化差異 《逃出立法院》嬉笑譏諷政權港產片望塵莫及——張錦滿

更新時間 (HKT): 2020.11.20 00:03
今年香港電影院上映台片數目,明顯比往年多。當中以《逃出立法院》是我今年看到最驚喜的台片。

第57屆金馬獎在11月21日於台北國父紀念館舉行,先換個角度來談台灣電影。首先說,今年香港電影院上映台片數目,明顯比往年多。甚麼原因?

等我又學學某KOL,試圖以critical thinking來找出問題的四個答案:一是新冠疫情關係,港片今年數目減少,片商於是發行台片來補充電影院空出來的檔期;二是今年台灣電影有賣座的,於是香港片商便不妨趁聲勢,希望在香港也有效果;三是台灣電影有其當地特色,那是香港電影缺乏的,所以香港片商便有興趣拿來上畫;四是香港片商看中個別台片某些特質,會成為在香港賣座元素。

憑票房成績來判斷,上述後三個答案可能都不是,大概只有第一個答案還會有點可能。至於台片某些特質,就算不是在香港的賣座元素,但如果是香港電影沒有的,乃屬於文化問題,我也認為值得拿出來討論。

《逃出立法院》是我今年看到最驚喜台片。它不只是回應韓國片《屍殺列車》系列、日本片《屍殺片場》等,該片更包含兩種香港電影最缺乏的元素:一是電子遊戲;二為本土網台節目之嬉笑嘲諷性質。

香港電影或許有片段拍到像電子遊戲般,但像《逃出立法院》那樣,整齣都如此風格,則似乎未見。《逃出立法院》畫面急速變化,令視覺忙碌,起碼讓好此道者感覺刺激過癮,趣味豐富,甚至會讓人想起日本導演園子溫那些華麗血腥的風格。但非玩電遊者便自然遭殃,看到眼花撩亂,會頭痛難受。台灣電影人為了要吸引手遊客入場,會放手一博,破格投電遊客所好,亦無可厚非。

《逃出立法院》還有另一元素乃香港片所無,那便是網台節目嘲笑諷刺成份。該片多少有當地兩個網台節目《眼球中央電視台》(主持視網膜)、《博恩夜夜秀》(主持曾博恩)的影子,內容諷刺台灣本土時事。製作人與主持人以及觀眾,由於皆屬高知大學生,所以內容會是大鬧立法院。那是香港電影從來未碰過的題材,大家上YouTube便可看到該兩個節目。

香港網台,有毛記電視和杜汶澤《Late Show》等諷刺時事節目,觀眾亦累積不少,可是目前仍未聽聞製作人有意轉跑道,擴大製作,把公仔箱作品搬進電影院上映。香港網台節目已趨成熟,但仍未升格搖身一變為港產電影,便透露香港大眾文化底氣目前還未夠強。

《逃出立法院》挖苦立法議員受賄,縱容化工廠在美麗海岸興建。化工廠洩漏出喪屍病毒,傳進立法院會場內,令人人爭相逃亡。導演王逸帆本着設計遊戲機心態,並不怕觀眾來反駁,於是他便可大膽拍出不落俗套、不陳腔濫調的喪屍電影來,而出事地點竟在地位神聖崇高的法律殿堂。導演對會進場的觀眾很有信心,所以他便不會畏首畏尾,終可以拍出畫面瘋狂的電影來。

大學校園電影,又是港產片很弱一環,所以《可不可以你也剛好愛上我》便值得多講。全片在大學校園實景拍攝,香港電影便難有這個優勢。

《可》片講的是當今最火紅的題材,學生拍Vlog,成為校園內的網紅。該片充份表現台灣的大學校園生活豐富多采,校園裏面已經是個自足、夠大的世界,因此學校裏面的Vlogger便已經成為收了不少粉絲的網紅。此外,台灣的大學校園內社團夠多夠雜,學生當上塔羅牌神婆,也具影響力。

台灣法律接受同性婚姻,同志電影常見,然而像《親愛的房客》這樣一部講贖罪,男同志甘願任勞任怨服侍老病婦、幼學童,絕對少有。故事以意識流方式來講,着重內心描畫,一對男同志戀人,登合歡山露營,因為天氣變化,一人患高山症而意外死去。於是未亡人便負起死者一切責任,住進他家裏,照顧他患重病的老母親,看守失去母親的9歲幼童。這樣一齣苦情「男性家嫂戲」,在台灣竟享高票房,對香港影迷來說,實在不可思議。香港與台灣文化差異,實在比較想象中分歧大。

台灣靈異片比香港多,乃因為民俗文化豐富。「觀落陰」這民間習俗搬上銀幕,台灣觀眾興趣厚,我則覺無聊。《驚夢49天》拍攝比較認真,找來在美國發展的華裔演員Lewis Liu來演高富帥男主角,當高科技公司領導,帶來畫面新鮮感。此外,任容萱操練身體來演女警,頗為吸引。台灣電影在試圖脫胎換骨,試圖以視覺效果來講民間靈異傳說,誠意與努力可嘉。

《打噴嚏》是舊片新上畫,據悉古天樂有份出資,由九把刀親自改編自己的小說,並任監製,講中學生練拳、追求異性的瘋狂搞笑片。香港電影似乎成長得太快,早已擺脫了中學生追女仔這類題材,而台灣卻樂此不疲,九把刀仍然受歡迎。演員方面,台灣不斷有柯震東、林依晨、王大陸這些新人出現,自然又是香港電影所缺乏的元素。

撰文:張錦滿

編輯:鄒仲安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果然好玩 籽在四方,即like「果籽」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