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街老店|屹立60年成昌表行結業 街坊義務幫老闆睇舖 熟客不捨老闆手藝:以後唔知去邊整錶!

更新時間 (HKT): 2020.11.23 06:00

平日看時間,你會看手上的手錶,還是拿手提電話出來看?隨着時代的變化,手錶似乎變得沒那麼重要,由實用變成裝飾品,今天你戴手錶是為了甚麼?有一位老師傅,卻以「威水」來形容陪伴他大半生的職業──鐘錶業,他就是成昌表行的老闆吳漢輝。

屹立在上海街六十年的「成昌表行」,這一日店內傳來以下的對話:「老師傅,還未退休?」一位看似是熟客的人問起正在整理錶櫃的吳老闆。「退休了,這次真的退休了。」老闆語帶不捨地說。客人再問老闆做到何時,老闆回應:「做到年底,但是賣光了這裏的錶便不做了。」老闆續說:「你又不早點來買我的寶路華,賣光了!」

吳老闆今年已經八十三歲,當大家都以為結業是老闆想榮休,但其實這是逼不得已的決定。記者問老闆是不是被人加租,他說:「就是因為無良業主,他兩年前已加過租,加到五萬蚊一個月,我也簽了,做了兩年,之後他早兩個月打電話來說要收舖,更寄了封律師信來,說年底前要搬走。」聽吳老闆的語氣不忿中帶點無奈。記者再問,如果原本他不收舖呢?吳老闆說:「我也未必繼續做,因為年紀大。」雖然他這樣說,但聽得出如果不是業主要收舖,他好像還想做久一點。

入行近七十載 手錶曾是身份象徵

吳老闆十五歲便在上海街學師修理鐘錶,未到二十歲便出來自立門戶,在樓梯底開舖,再過數年便頂手這間成昌表行,一做便到現在,他說他在上海街打滾了六十七年。在以前的年代,做鐘錶業他會用「威水」來形容,「在五十年代,手錶有一句名句『有得食,冇得食,最緊要個滴滴滴』,那是因為以前的手錶運行的時候『滴滴』聲。從這句說話就知道,在以前的年代手錶是一個身份的象徵。不過時移世易,吳老闆說現在已經不是了,更說:「現在香港的富豪最重要是私人飛機,手錶怎會值錢?」

在店內最主要賣精工及山度士兩個牌子的錶,因為吳老闆認為兩者價錢較為大眾化。當問到他喜歡石英錶還是機械錶,他竟然回答:「我兩樣也不喜歡,我最重要是拿它們來換錢,我最喜歡是銀紙,哈哈。」但是吳老闆口是這樣說,這日我們採訪他的時候,卻看到他多次不收街坊修理手錶的錢。「送一粒電池臨別秋波,不用給錢。」、「拿回去自己用,用得到便用。」客人也感到不好意思,但看到老闆這樣說,只好把錢收起來.吳老闆說那麼多年街坊熟客,計不了那麼多。

個性不拘小節 結業客人不捨

有着不拘小節的性格,令他跟很多客人都變成朋友。因為現時店內只有吳老闆一人顧店,有些熟客現時幾乎每天都會過來幫他。同時也有不少熟客聽到成昌表行要結業,便馬上過來看看,客人白先生說,他光顧已有十多年,跟吳老闆買了差不多二十隻錶。白先生說因為這裏的價錢老實,一隻錶在這裏跟大行差很遠,「差距很大,好像精工那些,相差數百元一隻,老闆校錶亦校得很準確,那些機械錶校得跟電子錶差不多。」另一位客人則只是光顧吳老闆兩個月,他之前找吳老闆是為他的古董錶抹油,抹油後他把錶交給我時,說了一句話很窩心的說話,他說:「你回去錶不要沾水,不要浪費我的心機,那時我只是跟他認識了兩個月。」

現在每位客人也苦惱,成昌結業後不知再去哪裏修理鐘錶,吳老闆說:「你不用擔心,一間酒樓結業你也是去第二間吃。」他更笑說退休後會四圍遊,不再修理錶,「總之公平交易,臨走就不要搵街坊笨便可以,哪有不捨得,天下無不散之筵席。」

記者:鄭煒霖

攝影:蕭志南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果然好玩 籽在四方,即like「果籽」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