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九門徒│周星馳至尊寶 粵語「三唔識七」源自天九 80後搞展覽辦教學:一齊誅死莊家激過打麻雀

更新時間 (HKT): 2021.01.14 06:00

去年12月頭,旺角西洋菜街一個唐樓單位,一班天九門徒創辦了「天九至尊神學研究中心」,這是他們首個聚會。昏暗的燈光,hip hop音樂,神壇下供奉着一對文武門神咕𠱸,一班人打牌打到啪啪聲,誓要振興天九。

研究中心同期還舉行了首場展覽,裏面有天九資料展覽,有天九教學,同時出售印有天九圖案的tee、道袍、貼紙、秘笈、麻雀墊、野餐墊等紀念品。昏暗燈光下戴住紳士帽同黑超的研究所總管陳湘子(Wallace)認真解說:「阿爺阿嫲覺得這是賭錢會學壞唔教,上一代父母唔識,呢一代人更沒法接觸天九。其實天九裏面蘊藏好多南方或傳統中國哲學文化,我哋廣東話嘅『三唔識七』同『 九唔搭八』 ,都係天九嘅術語。」

「我們學了15至30分鐘後覺得,好好玩,好帥氣。」

「而家就算老人院都唔會玩呢啲,玩魔力橋(Rummikub)了。」平時見公園阿伯打天九,就算電影裏,打天九的都係5、60後黑社會、老賭神先玩,除了麻甩味,帥在哪?

相傳天九由宋朝宣和年間的「宣和牌」演變而來。裏面蘊含了許多傳統中國天地人及哲學思想理念。天九牌在香港五、六十年代最盛行,有些天九牌是紙製的,好讓勞動階層袋住,一收工放飯就攞出來打。 直至後來啤牌流行才慢慢褪色。 Wallace說:「它有好多值得學習的事,內藏中國傳統思想,我們想把這件事介紹給大家。」

只顧自己 「三家會講粗口鬧你」

最重要的是,打天九的概念,跟打麻雀或其他遊戲完全不同,Wallace說:「打麻雀,你要引上家,跣下家,誅對家。天九就係雞蛋與高牆的角力,若你的對手已連勝幾局冧了三鋪莊,你們三個不能為己而戰,倒要團結起來跟他角力。因為做莊的若勝出,可得雙倍分數。贏三鋪呢,分數就乘三。你玩天九而不理其他人呢,其餘三家會講粗口鬧你。」他說過,我們廣東話裏有許多俚語都來自天九,我們成日講而不自知。

首先講講天九玩法打個底,一副天九32隻牌,分22隻文子10隻武子,代表朝廷裏的文官與武將,若上家出文牌,下家都要出文牌,出武牌也要出武牌地打,也有文武組合,這樣的玩法就是我們今日講的「格食格」。若沒有就要輸兩隻牌叫墊牌(交兩隻出來墊底),上家就可拿走整棟牌。到最後回合誰拿到最後一棟牌為勝。

如「三唔識七」,指三及七不能一對出的。過去賭仔們收到隻「三」,都會口噏噏「唔好七唔好七」,若你拿着三及七,意味你手上好多細牌,好不利。「九唔搭八」都是同樣道理。又如「單天保至尊」,最細的三點與六點一起出雖變無敵至尊牌,但要是「格食格」時機未到,他們都出不到,只係垃圾牌。若牌裏有隻「天」,就可以保到一隻至尊勝出全局,但在某些情況,如果對手一直出武子牌,天根本派不上用場,遑論保到至尊出場。

權衡進退 「靜待時機一朝覆桌」

除了廣東俚語,好多電影概念都來自天九。 如電影《西遊記月光寶盒》,「觀音大使說至尊寶未變成齊天大聖孫悟空,『係因為你未遇到給你三粒痣的人。』而那三粒痣就係天九牌裏最細的牌『細雞』。到他戴上觀音大使給他的金剛圈,就如『單天保至尊』變了齊天大聖。」還有《五億探長雷洛傳》,關海山同秦沛打天九,手執武子牌細雞(3點)的秦沛坐定粒六想自己以細雞(3點)作結贏硬(天九規定若能以最細的細雞牌作結,贏得雙分數),誰知關海山卻手執大雞(6點),可使出讓細雞輸四倍的「大雞擒細雞,么雙擒四」,恐怖過玩Uno Draw 2 再Draw 4,激死秦沛,而這局牌同時都寓意整個故事「黃雀在後」的結局。遊戲好玩的地方,也是在這個時代點醒我們的,「天九不只教會你勝,還要你學懂輸。何時進何時退,局勢不好如何輸少一點,團結起來或靜待時機一朝覆桌,這件事都好屬於我們,是我們的環境下,可以應用到的。」原來我們身上一直流住天九的血,不知道猶自可,知道就想認祖歸宗。

研究所只計分不賭錢,座右銘係「一場天九,一班院友。能夠同枱落場切磋的,就是朋友。」

七十後的彭鍾離(哥哥),是研究所裏的「技術指導」。他在公屋長大,然後搬去圍村,做過餐廳廚師。公屋公園及村公所,或者廚師們落場之時,有時都會打打天九。但他在「城市」的朋友,則好多都未玩過天九。哥哥說:「玩天九有個門檻,就係記牌。」現在手拿手機,千萬個遊戲任玩,board game的遊戲規則也簡單易明,相比天九,一開始要記勻32隻牌,文子牌的背後意境,不同組合的變化,15至20分鐘學唔識,好易就投降。畫師羅仙姑(Yanki)有感朋友們記牌記到呼天搶地,結局就係「毒唔到佢哋同我玩」,就將32隻牌化成神仙人物,將各牌特點同排序化成「八仙圖」般的文武長卷。武子牌的武官梗係大刀飛鏢長棍在手,文子則化身神仙,最大的「天」是識飛的外星人,然後是「地」,最喜歡的「人」則着波鞋潮服滿身慾念。長卷上的神仙個個滿頭大汗,因為Yanki覺得做任何事都該出盡奶力,做人如是,打牌亦如是。

嫲孫切磋 增加溝通機會

因為形象問題,香港天九有個斷層,今日,卻成了隔代連結的橋樑。Yanki有次帶着天九牌去探嫲嫲,嫲嫲跟姨媽看了竟都雙眼放光,驚訝孫女「邊度學返嚟。」嫲孫兩代就打起牌來,「以前我們最多問問健康,講講工作,對話就完了。現在反而多了溝通的機會。」

展覽期間,不少人好似上武館般,一開門就「我要學天九。」其中一對準備移民加拿大的夫婦,更欲學曉天九及當中的中國傳統哲學,帶到外國同華人或外國人街坊以天九聯誼,宣揚中國文化云云,院友們每次都彷彿看見振興之光。

有疑問的院友們可以隨時到他們的網頁留言詢問及切磋。未來,他們希望可不定期在港九18區開popup展覽,會一會港九天九之友;幻想過辦天九武林大賽,設個擂台爭霸。但更想弄一個天九遊戲app,上網和大家一起玩。

記者:陳慧敏

攝影:郭于祺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果然好玩 籽在四方,即like「果籽」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