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A哲學|好青年荼毒室大談《新世紀福音戰士》 明日香同真嗣都係自大狂 舊版結局原來好正面

更新時間 (HKT): 2021.01.23 06:00

《新世紀福音戰士》(Neon Genesis Evangelion,簡稱EVA)電影《新劇場版 終》(又名《新福音戰士劇場版》)最終因疫情關係延期,暫未有上映日期。這次找來「好青年荼毒室」成員、英國牛津大學博士生豬文和旺角東區議員、影評人林兆彬(Ben)一起深入討論《EVA》電視版的內容,一解《EVA》迷久候之苦。

(「豬」為豬文、「B」為林兆彬、「V」為記者Vincent)

是不是《EVA》Fans?

豬:我初中時很沉迷,買了VCD,應該都重溫過4至5次,3年前寫過一篇文章關於《EVA》,做資料搜集時還是看那套VCD。不過很難說是不是fans ,現在我會說不是。「好青年荼毒室」的口號是「杜絕文青」,太多文青喜歡《EVA》了,這套作品有探討人性和現代人處境的地方,但一些人又說得太誇張,說成有很深刻的哲學意義,這些話我現在說不出口。《EVA》內裏有深刻的意義,但也有很多賣弄的符號,例如死海文書、S2機關、迪克拉之海等,有科學又有宗教,很吸引,但我覺得純粹是點綴和包裝。我都會推介別人看,但就不算fans。

B:小時候接受不了,我最鍾情的是《One Piece》、《勇者王》那些熱血正面的動畫,對《EVA》的第一印象是覺得初號機外形太瘦削,而且有點邪惡,會覺得很奇怪。後來慢慢了解到入面探討的題材,也認同它是經典。

最深刻的劇情或角色是甚麼?

B:我穿紅色衫是表態支持明日香。明日香和真嗣打第七使徒那一場很吸引,兩個人要特訓培養默契,戰鬥時播着古典音樂,完全沒有對白,槍聲也沒有,效果很震撼。小時候看,覺得好像跳舞,很多藝術的手法令我很難忘。

豬:回顧看過這麼多次,比較深刻是葛城美里。這作品叫《新世紀福音戰士》,「新世紀」很重要,它是探討這年代現代人的一些特殊處境。葛城的特別,在於她在整套作品的形象是很能幹的,有她就很安心,但我印象深刻的是,去到最後她變到很軟弱。電視版的最後兩集內,有很多她的內心剖白,她很介意別人怎樣看她,很介意別人的目光或者需要別人的安慰。當然真嗣也的「中二病」也很把握到現代人的一些狀態,但我覺得葛城更普遍一點,我們在這個社會上都要很獨立,但心底入面都會空虛寂寞凍的。

真嗣和明日香都是自大?

V:我自己最喜歡真嗣和明日香的對比,小時候看覺得很簡單:明日香自大,真嗣自卑。到看到對白用「自我意識過剩」去形容明日香,我覺得很貼切。明日香很想人看到她,甚麼都要做到最好從而得到稱讚,自我意識明顯很強;但看回碇真嗣的自卑,其實也是源於自我太大,很介意別人怎樣看自己。明日香和真嗣面對的是同一個問題,但用了兩種不同的表達方式,自大和自卑也是因為自我意識太大。

豬:這說法頗有趣,你覺得他很自卑,但他不是沒有自我意識,某個意義上都是很自大。

V:我覺得可以對應你剛說的「新世紀」,這作品是1995年播映的,那個年代的年輕人開始有這個問題:他們很介意和別人的關係。可能像我媽媽的上一代人,一個主婦就是做好角色,照顧好家庭就可以了,但那個年代的人開始很介意別人怎樣看自己。

豬:所以,一個自卑的人在某個意義都很自大,他的世界入面就是想着怎樣贏得別人的稱讚,只不過發現贏不了,然後就自卑,所以真嗣是先自大後自卑。一個真正不自大的人,根本不介意別人怎樣想,所以也沒有所謂的自卑。自卑的人,反而反映了他的世界只想着自己。

碇司令是最正面的角色?

B:小時候覺得較難代入,因為《EVA》的角色都有點病態,庵野秀明也在訪問中談過每個角色都有缺憾,不明白為甚麼大家會喜歡上這些角色。

豬:可能因為我們都有病吧?在這個層面上說,沒太多人喜歡的碇司令有點不同。碇司令有個特點,如果大家看清楚整個故事,他最終只有一個目標,就是想找回他的妻子。你說個個都病態,司令都算病態,但和真嗣那些中二病有點不同,他目標很清晰,不是那種想別人讚美又不知怎辦。他很清晰,就是很愛碇唯,要用盡一切辦法再見他的妻子。

舊TV版和舊劇場版爭論到現在,《EVA》算不算爛尾?

B:如果從一個主流的影評角度去看,當然是爛尾。TV版第25和26集完全和之前是另一種風格:沒有交代故事,時序也不清楚,但我自己覺得是神來之筆。如果看回當時的背景,其實團隊製作這套動畫做得很趕急,開播時只畫好了12集。

如果大家有看舊版的話,16集之後開始偏離了開頭的風格,加了很多心理學的元素,據聞當年庵野秀明有朋友給了他一些心理學的書,令到他在中途開始大改劇本。另一個說法是說經費不足,最後兩集刪走了所有戰鬥畫面,用大量內心讀白和簡單的作畫配合意識流的剪接。如果真的是因為不夠經費而想到這種表達方式,可說是錯有錯着,反而多了很多討論,也是令《EVA》成為經典的其中一個原因。

豬:我認同Ben所說的,《EVA》的「難明」分兩個層面:一方面是劇情上面,不知故事想說甚麼;另一方面它,是想探討的主題好像很深奧。它在劇情上交代得極度不清楚,我想你看多少次都不會完全明白,突然有支槍扔了上月球,Lilith、渚薰是做甚麼?很多謎團到了今天仍然有人爭論。

再說TV版25和26集到底好還是不好。正如Ben所說,TV版的結局對劇情的交代可說是0分,但反而在主題層面去說是很不錯,也令我更明白這套作品想說甚麼。例如我說了很多次,這套作品是探討「現代人在新世紀」,我了解的「新世紀」是上帝已死之後的世界,沒有了價值的中心,所有人都可以做自己喜歡做的事,人和人很疏離那個狀態。結局兩集很多地方都在回應這件事,真嗣有個特點是常常不知自己想怎樣,他的對應方法就是不去思考,交給世界決定,跟隨大眾,別人叫我駕駛EVA我就駕駛,要我駕駛得好我就試着努力,隨波逐流去避免為自己的人生負責。

25和26集有個畫面很深刻:真嗣在飄浮,說沒有其他人很自由,他人是一種負擔,要滿足別人期望;但沒有了其他人,他又不知道怎樣做。一方面好像逼於無奈跟隨社會大眾,很大壓力,例如滿足父親的期望去駕駛EVA;但沒有了這些人,又不知自己想怎樣。把握到現代人的矛盾,覺得社會和其他人在壓逼我,但沒有其他人又不知自己想怎樣。

重看結局覺得好有愛

V:我覺得庵野秀明當時是很想透過這套作品和那時的年青人交流,粗俗一點說,就是想用《EVA》叫「毒X」不要那麼毒,但偏偏觀眾卻沉迷在作品中一些符號或玄幻的要素,所以他在後來好像Ben所說改變了風格,放棄了講劇情,將重點放在角色的心理狀態,當時觀眾是不受落的。甚至在25和26集播出後,庵野秀明收到了觀眾寄來的恐嚇信,可以說《EVA》後期他和觀眾是處於一種緊張的關係,他甚至將恐嚇信放了入舊劇場版,也試過在戲院安裝攝錄機偷影觀眾的反應。

豬文之前的文章提到同步率的問題,真嗣很想和人接觸,很想別人了解他,但人和人之間可能天生就不能完全理解別人想甚麼,天生就有絕對領域。人和人的同步率不可能達到100%,但你又很渴求這種同步。導演想解決的問題根本解決不了,變了他也很苦惱,於是表達手法就越來越直接和粗暴。最後的一集副題名為「Take Care of Yourself」也有種「我救唔到你啦,你哋自己好自為之吧」的感覺。

豬:順着Vincent這個說法,我覺得25和26集,包括舊劇場版,最後又不是很中二病,有點正能量。為甚麼這樣說?因為我覺得整套劇是說「新世紀」出現了問題,那要怎樣補完呢?福音在哪裏呢?入面有不同人在做不同的計劃:一個是人類補完計劃,大家融為一體,沒有自我,全世界變了做一灘橙汁;還有好像碇唯那樣,我們每個人都變成EVA那樣強大,可以孤獨地存在。最終,碇真嗣不知為何成為了可以做決定的人,由他決定世界去哪邊走,而他最終的決定是還想見回那班朋友。

事隔多年再看,《新世紀福音戰士》仲新唔新?

B:我覺得庵野秀明是想透過這部作品表達「成長是一件很痛苦、很殘酷的事」。入面的年輕駕駛員,在建立自我的過程中不斷問自己:我是甚麼?我想成為一個怎樣的人?過程中很受上一代的影響,很受同輩的影響,內心不斷有些掙扎。小時候只顧看明日香和打鬥動畫,現在看這作品會更專注於角色的內心想法。

豬:中二病那個階段的人,不可能不喜歡《EVA》的,那個階段就是你最自大、自我意識最膨脹的時候。「自我」不是一定覺得自己很強,而是你只想着自己。正如剛剛Ben所說:我自己要怎樣呢?在班裏是不是最靚呢?所以這階段的人看這套動畫是一定會喜歡的。到現在,我覺得自己已經歷過不同的事情,不只關心自己,會更關心世界、社會和其他事物。再回看這套動畫會有種距離感,或者未必說是成長了,成長有價值高低的判斷,總之是變成另一個階段,我現在看《EVA》,一定不會像中學時看得那麼high。

記者:司徒港燊

攝影:鄭皓然、鄭明川

編輯:鄒仲安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果然好玩 籽在四方,即like「果籽」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