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古蹟|尋訪主教山配水庫以外的孤兒古蹟 百年城界石碑淪為石躉維修工程中被消失?

更新時間 (HKT): 2021.02.06 00:05

深水埗主教山配水庫清拆重建工程,在意外發現地底百年古蹟食水減壓缸後緊急煞停,揭示政府古蹟保育部門事前查勘不足,險些將文物毀於一旦。事實上,全港各區尚有許多見證歷史重要時刻的古蹟文物,因未獲古蹟辦「垂青」列入歷史建築或法定古蹟名單,淪為「孤兒古蹟」埋沒鬧市之中,甚至因而遭受無可挽回的損毀。

見證本港水務發展歷史的深水埗主教山配水庫險些毀於推土機下,緣於發展局轄下古物古蹟辦事處(古蹟辦)將有關設施理解成尋常水缸,判斷毋須跟進所致。該局文物保育專員蔣志豪較早前見記者時,更將事件歸咎於部門間溝通敏感度不足導致「掛萬漏一」,對此向公眾致歉

惟如主教山配水庫般的「有眼不識古蹟」事件,又是否如當局宣稱般「掛萬漏一」?目前古物諮詢委員會(古諮會)確認全港有八千多幢於上世紀60年代或之前建成的歷史建築物,當中1,444幢已獲頒古蹟評級。然而事實上,香港尚有許多因不符法律定義而被排除在外的「孤兒古蹟」,儘管它們大多均具珍貴歷史價值,卻苦於不獲當局重視,埋沒於市井街頭之中。

維多利亞城界石碑淪石躉

為了解本港「孤兒古蹟」問題,記者偕同香港大學建築學院建築保護學部講師張家榮到各區巡視古物保存狀況。其中刻有「City Boundary 1903」字樣、散落港島各處的「維多利亞城界石碑」(又稱四環九約界碑),據張家榮考察,該批石碑應由港英政府於開埠初期所建,以標明昔日維多利亞城(City of Victoria),即現今中環、西環、上環及灣仔一帶範圍,「用石碑劃分城市邊界是英國的傳統做法,用以告知居民石碑以內是城市、以外是郊野,屬港島市區規劃的重要見證。」

過去舉目可見的城界石碑,卻隨着城市迅速發展而遭陸續毀壞,更甚者,一座位於馬己仙峽道護土牆旁的石碑,在2007年疑遭建築工人移走下落不明,使全港目前僅存6座同類石碑,極須政府保育。然而古諮會、古蹟辦時至今日仍未就該6座城界石碑進行古蹟評級,象徵當局對其歷史意義毫不重視,更甭論作完善維護。

張家榮仔細檢查數座現存城界石碑,發現部份石碑或遭附近土木工程波及,表面水泥及油漆濺撥痕迹斑駁,個別石碑角落位置更嚴重磨損,估計是受手推車等硬物多番撞擊所致。他強調石碑能保存至今,絕非當局維護得當,而是因石碑以大理石製成,更能抵受風化侵蝕及人為毀壞:「若是用較柔軟的石材,一旦政府沿用慣常做法,以加壓水槍直接清洗石碑表面,上面的銘文便會完全磨蝕掉,白白斷送其象徵價值。」

百年纜車、電車未「正名」

誰說古蹟一定古舊?原來港人經常乘搭的山頂纜車及電車,同樣也屬未獲政府重視的「孤兒古蹟」。其中一座跨越堅尼地道、啟用長達130多年的山頂纜車架空鐵橋,其工業設計全港獨有,可是自2012年、2014年先後發生兩次大型車輛撞擊橋底意外後,政府在鐵橋旁加裝屏障保護橋身,但屏障設計風格與鐵橋格格不入,影響外觀。張家榮慨嘆,山頂纜車若能成為法定古蹟,將能用其他方法保育鐵橋,「例如把該段道路列為限速區域,或者限制特定車輛駛經該處,把干涉降至最低。」

同樣歷史悠久卻未能「驗明正身」的,尚有自1904年啟用至今的電車系統。為爭取古諮會將電車列入古蹟,張家榮曾於2014年進行歷史研究,發現電車路線沿上世紀30年代的港島海岸線而建,見證港島填海及都市規劃歷程。其中西環至上環是最早開通的電車路段,沿線海味舖林立。張指海味商家過去主要在舊堅尼地海旁開設倉庫,以便在碼頭上落貨,而電車路線正好還原了當年中西區的生活面貌。

除了歷史價值,電車還是香港的重要文化象徵,張家榮說,就連《江湖客》(Soldier of Fortune)、《蘇絲黃的世界》(The World of Suzie Wong)等多部著名荷李活電影,均曾在香港電車取景,「可說是我們城市最好的代言人。」儘管有以上多項理據支持,翌年古諮會回覆電車的古蹟申請時,卻以電車系統「並非建築物或結構物」(is not a building or structure)為由,拒絕為其進行古蹟評級。

「一本通書睇晒全部古蹟」

古諮會拒絕為電車進行古蹟評級的理據,可追溯至2005年發展局制訂古蹟評級機制時,曾引用《古物及古蹟條例》,將古蹟定義為具歷史或考古意義的「地方、建築物、地點或構築物」。而參閱古諮會一份有關擬議古蹟類別的文件,更能發現當局把墓地、水利設施等明顯不屬建築物範疇的古物,劃一定性為建築物,可謂「一本通書睇晒全部古蹟」。

張家榮認為有關做法過於武斷,「一旦遇上如城界石碑、公眾交通工具等未能完全符合建築物定義的古蹟時,現有機制根本無法給予評級,或者把它們『夾硬』當作建築物看待。」象徵當局古蹟定義極為不完善。

張續說,將所有古蹟劃一定義為建築物,亦會衍生難以評級山頂纜車、電車等「系統性古蹟」的問題,「單單評估橋樑、車站等建構物並無意義,必須將車廂、架空電纜、中途站等其他非建築物部份一同納入考量,才能準確評估整個系統的歷史價值……連最基本如何評估古蹟也搞不清楚,那怎樣談保育、活化呢?」

學者倡擴闊古蹟定義「補鑊」

事實上,上述漏洞一早已獲當局所知悉。時任古蹟辦執行秘書明基全早於2009年已指出,現行古蹟評級機制存在未能涵蓋軍事遺蹟、石碑、墓地等不符合建築物定義的古物的漏洞,並建議擴闊古蹟定義。可惜時至今日,當局仍未就擴闊古蹟定義作出任何舉措。

張家榮認同,古蹟既是與過去的聯繫,亦能為社會帶來無可取替的象徵意義,「某程度上,古蹟代表了港人作為這個城市一分子的身份認同,不管它是建築物、設施抑或基建,這種意義均值得保留」,若不盡快透過將古蹟定義擴闊至非建築物古蹟,使更多「孤兒古蹟」有機會獲頒古蹟評級、得到保育機會,未來勢將有更多見證本港重要時刻的古蹟消失,使香港淪為毫無歷史內涵的「文化沙漠」。

就如何改善現今古蹟評級機制漏洞,發展局發言人回覆本報查詢時指,儘管該局未能沿現行機制評級墳場、古道、石碑等非建築物古物,但該局仍致力以不同方式保護有關古物,例如將部份古物列入「香港具考古研究價值的地點」名單,以及在發現有關項目面臨威脅時,通報古蹟辦作進一步跟進。

採訪:李耀宗

拍攝:魏沛賢 崔安怡

剪接:崔安怡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果然好玩 籽在四方,即like「果籽」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