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轉三國志影評|喜劇鬼才福田雄一重施故技睇到膩 渡邊直美扮肥貂蟬成唯一笑點——永高

更新時間 (HKT): 2021.03.06 00:03
渡邊直美扮演肥貂蟬零音樂跳舞一段成為全片唯一笑點。

這幾年日本的動漫改編真人電影大部份也由福田雄一一手包辦,這位被譽為「神還原」漫畫情節的火紅導演,今次決定動員所有御用演員來顛覆三國歷史,以一貫大受歡迎的得意伎倆務求博君一笑。但就如「同樣嘅招數對聖鬥士係唔可以使用兩次」,今次的《反轉三國志》福田又會否成功呢?

一切從《勇者》開始

認識福田雄一始於2011年東京電視台深夜劇的《勇者義彥和魔王之城》,嚴格來說應該是當時因為國民RPG《勇者鬥惡龍》竟然有真人改編劇而被吸引,再發現竟然有監製敢以兒童節目道具、配合百無聊賴的劇情,再配合演員完全無厘頭的演繹,製作出這套「咁都夠膽死」的劇集,才留意「福田雄一」這個名字。日本深夜劇就有這種好處,另闢蹊徑屢於創新,與一般正劇反其道而行,才會孕育出如此另類的劇集,也孕育出如此另類的導演。

動漫改編電影第一人

《勇者》的爆紅,讓我們發現福田雄一不按常理出牌的劇情、刻意Off Beat的節奏及散漫輕浮的風格都與很多搞笑漫畫不謀而合,不管是影迷或動漫迷一樣收貨,自此福田雄一便與動漫改編真人電影緊緊相扣,大家看得最津津樂道的當然是前後兩集的《銀魂》,另外還有《變態超人》、《齊木楠雄的災難》、《我是大哥大!!》(又名:今日我至叻),無論口碑和票房也取得不俗成績,我最喜愛的福田作品卻是非動漫改編的《女子戰隊》,桐谷美玲高畑充希有村架純山本美月組成女子戰隊,完全無得輸。

福田雄一的搞笑伎倆

評論《反轉三國志》前,想先更仔細剖釋福田雄一在電影中呈現的搞笑伎倆,當中可簡單劃分為三招:第一招是演員的碎碎唸,這招要與搞笑藝人本身形象大融合,佛祖佐藤二朗和室剛是當中的佼佼者;第二招是Dead Air(即上述的Off Beat節奏),就是在出現一些離經叛道情節後演員的反應,例如《銀魂》長澤正美朗讀《龍珠》時小栗旬的滿臉無奈;最後一招是顏藝,這個不用多說,橋本環奈飾演神樂時捨棄「千年一遇美女」頭銜豁出去的撩鼻表現已說明一切。曾被譽為「神還原」漫畫情節的福田雄一,當執導非改編動漫的《反轉三國志》成果又會如何?

所有角色都玩碎碎唸

《反轉三國志》基本上是福田雄一集大成的電影,片長接近兩小時,規模和成本明顯具有野心,主要演員全都來自「福田派」,看得出導演傾盡人力物力想做一次華麗盛宴的決心。不過努力卻不代表一定有好成果,說實話在戲院中兩個小時我幾乎擠不出半點笑容(只笑了一場戲,下文述),其中最大問題是角色搞笑方法的重叠。上述三招福田必殺技也有在《反轉》中使出,但不管是大泉洋、賀來賢人、山田孝之、佐藤二朗、室剛還是小栗旬,大家幾乎所有角色都一式一樣在玩碎碎唸!一個角色突然跳線說些不着邊際的話可帶出喜感,但當所有角色也如出一轍時便會令人煩厭。

渡邊直美扮貂蟬最好笑

至於刻意營造的Dead Air,《反轉》主要從《三國演義》中幾個經典角色和故事作顛覆,例如桃園結義時怕死的劉備不肯唸出「但願同年同月同日死」的誓詞、諸葛亮因失業只需一顧草蘆便立即應允出山等,顛覆確是有,但在三國故事已被日本ACG改編了千百萬遍的今天,這種顛覆立刻變得小毛見大毛,毫無驚喜可言,演員做出來的反白眼Dead Air反應自然收不到應有的反差爆笑效果。全片唯一好笑的,就只有渡邊直美扮演肥貂蟬零音樂跳舞一段,全憑直美個人技壓全場,看見她頭上兩側飾物隨着強烈的身體扭動而反彈打中她面龐,的確令人忍俊不禁,也成為全片唯一笑點。

出盡力浮誇卻不討好

至於顏藝,大家最期待的橋本環奈並無在《反轉》中重施故技,她只在兩三個場口插科打諢,顏藝重任反而落在賀來賢人身上。如果閣下有看過《我是大哥大!!》,大概也對他聲嘶力竭的演繹非常熟悉,個人來說覺得並不算討好。另外不得不提男主角,我算是大泉洋的粉絲,從《龍馬傳》開始已對他的演技深深佩服,我特別喜歡看他演時代劇,到了《真田丸》更與堺雅人一凹一凸擦出不少火花。不過今次他要演福田式的喜劇時明顯有點吃力,感覺就正如賀來賢人:出盡力地沸騰情緒與展現浮誇顏藝,卻始終欠缺令人啼笑皆非的質感。總結來說,《反轉》沿用福田故有搞笑伎倆,但角色搞笑方式過於重複、情節不夠顛覆驚喜、演員顏藝不到位甚至有點膩,均令電影成為不能引人發笑的致命傷。

不諳搞笑藝人打折扣

香港觀眾未能在欣賞《反轉》時捧腹大笑,除了福田雄一創作力回塘(他上一齣《阿宅的戀愛太難》已經相當悶蛋),還有一個先天因素。事實上日本去年即使受疫情的影響,《反轉》的全年票房也能進身第四位,除了因為慕福田雄一的大名而來,更因為此片集一眾搞笑藝人於一身,日本觀眾只要看到一眾福田幫御用藝人,即使他們一聲不響也會令大家捧腹大笑,這是福田雄一這幾年來拍下眾多成功動漫改編電影積聚下來的福蔭。因此《反轉》有點像香港90年代的賀歲片,每位藝人亮相兩三個場口,觀眾只要見他們出現在大螢幕輕鬆灰諧扮個鬼臉便心滿意足。香港觀眾若不太認識這群日本藝人,不知道他們在綜藝節目中常用的橋段,歡樂自然也大打折扣。

二創港版字幕破壞原著

最後不得不提,因為此片大量笑點產生自對話,而當中又同上文所述涉及一些日本觀眾才看得明的橋段(如佐藤二朗與室剛的語氣、口頭禪等),片商為了遷就香港觀眾,將繙譯大肆刪改,於字幕加入很多只有香港人才有共鳴的內容,如「忠誠勇毅」、「跳舞群組」等,個人認為這類改動如果偶爾出現只作點綴確實無傷大雅,也可逗人一笑,但像今次如此密集又大幅改動的話,便未免喧賓奪主。例如電影有一幕孔明為氣周瑜將他的名字「周瑜 」(シュウユ)說成是「SOAP」(ソープ),但因這種食字對不諳日文的香港觀眾來說難以理解,字幕便將「SOAP」改成「周子瑜」,這個繙譯可以不失原意又帶出喜感,屬好的改動;但另一幕當渡邊直美遙身一變成為廣瀨鈴時,廣瀨鈴本來的對白是「我希望下次可以生於一個大家覺得我美的時代」,其實是對應早前戲中提及古代將肥胖視為尤物的審美觀,香港繙譯卻改成「希望下次導演可以給我更多戲份」,這是完全埋沒原著對白再另行創作。整齣港版《反轉》字幕充斥很多這些改得面目全非的情況,甚至加入大量黃腔,令電影長期滲出一種惡俗,這些均非福田雄一的本意。可能香港繙譯組覺得原來的劇本不好笑而決定進行這種近乎翻盤式的二創,但反智惡趣味與色情惡俗並非時時刻刻劃上等號,如此大幅改動未必人人接受(當然也不排除有人覺得很過癮),即使電影不好笑,也應對創作者與作品予以最低程度的尊重。

撰文:永高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果然好玩 籽在四方,即like「果籽」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