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角死場免租|失業人士創業免底租一年 前無綫綠葉「阿一」直播玩TRPG望爆紅 拳手網上教拳搵到食

更新時間 (HKT): 2021.03.25 06:00

失業率高企,同時滿街吉舖。早前炮台山富利來商場,設計師游說業主平價出租舖仔讓年輕人創業,搞旺個場,都是資源再利用。 荔枝角香港工業中心旁邊,都有個OK688,去年10月業主完成裝修,人算不如天算撞正疫情。其中一個業主索性跟NGO合作《天弓故事》,撥出40個單位,免底租一年給失業人士創業,宣傳一出,兩個鐘頭已超額申請,業主省掉管理費,失業租客重新起步,都算雙贏。

號稱荔枝角東大門 入口時裝專賣場

計劃12月開始,3月左右大部份舖頭才完成裝修,116個玻璃間隔,分割成幾十至百來平方呎的小單位。12點,商場靜過鬼。查一查,原來2018年時這商場曾以荔枝角東大門做宣傳,想營造成另一個入口時裝場。惟大街上的正門就是樓梯,雖有大大個彩色招牌,但其實行過咗都冇人知。巡了一圈,因為牌照問題,這裏只能容納人少少的工作坊。為了吸引人流,檔主放假時會辦市集;忽然又搞1蚊雞限時工作坊,魔術師教變魔術、那邊有幾間咖啡研習班教品賞咖啡與拉花;演員阿一同你玩棋盤遊戲;《全民造星》梁奕藍在做自家製生酮朱古力;轉彎有拳擊運動員直播打拳帶貨,還在玻璃房直播家居健身設施,分享爆肌食譜,一夾啱時間衝入去就可以學,吸引人流。很多時個場越山寨,求生創意越爆燈。

前無綫綠葉 全天候教你玩角色扮演Game

荔枝角+死場+劏舖,能搞甚麼呢?行行吓見玻璃房裏,《同事三分親》演「阿一」的美國人布偉傑(Brian Thomas Burrell),在大大幅中國山水壁畫下,幫手指頭般大的公仔棋上色。「係呀,我在推廣遊戲《龍與地下城》,得閒幫啲角色棋上色放在Carousell賣,188蚊隻。不過買家要來舖頭交收,大家可以見面傾吓玩遊戲的事嘛。」

幾年前他離開無綫與朋友創業,開過英文補習班,又辦《一哥教育》,請演員朋友直播他們玩遊戲,拍YouTube。但疫情下甚麼興趣班補習班都遭殃:「我太太是化妝師,我不怕講我家的存款差不多用完了。」原來美國好流行遊戲教學,《龍與地下城》TRPG遊戲在1974年開始出現,不是單純的掟骰子行棋步,大家都要角色扮演,投入角色合作解題完成任務,訓練腦筋之餘也培養Team Building。阿一中學已常跟同學們玩:「之後遊戲機的『RPG』,都源自這遊戲啦。同時影響我想做演員的夢想。」

幾年前《龍與地下城》推出第五代,芝加哥一班配音員邊演住角色邊直播大受歡迎,還想眾籌製作動畫。首三天竟已籌到200萬美元,一個月後則籌得2,100萬美元,超級恐怖。他推斷現在香港大約有四百多名《龍與地下城》的玩家,三百幾人已訂閱了他的頻道,下一步是衝出香港:「 香港不是很多家長接受遊戲教育,所以我轉了做Team Building,疫下多了人在線上玩這遊戲,但還是期待見到真人一起玩,見到他的表情,你更了解他們想做甚麼。「我做演員都會做不同口音的廣東話,玩這個遊戲,我就可以繼續演戲了。」他執起最近常用的角色公仔,壓低聲就入戲:「我呢個係貓人,係個野蠻戰士,好好打的。」再執起隻綠色怪獸,練起把聲:「有時做呢隻怪獸,就蠢蠢哋囉,啲人入來就想打我,但我只想保護寶箱之嘛。」還有女精靈、劍豪等,玩得不亦樂乎。

拳擊運動員直播打拳帶貨 打算Crossover書法班

轉個彎,玻璃房裏有人在搞打拳直播。原來司徒俊豪(Simon)是拳擊運動員,本已減好磅迎接2020年四場拳賽出道攞金腰帶,現在當然煙消雲散。 拳館全關,未來拳王走去餐廳打工保三餐,還跟朋友跑到OK688樓上的寫字樓,找零食批發入貨,跑去深水埗擺地攤。得到這個小店,自問怕羞的他付出許多第一次:頂硬上搞直播。係,即是打拳帶貨,賣的是打緊的家用砂包、索帶,分享線上飲食計劃同線上健身指導尋出路。訪問時他成日摸住褲袋,原來係「貓紙」:「喂大佬,因為我真的好緊張啊,記得首次做自我介紹時,練習了起碼廿次。今次還好,我覺得今次輕鬆好多了。」直播不夠兩個月,賣的東西不多,卻認識多了客人,也結交到好多奇人異士,Crossover不同的未來課程:「這裏有魔術師,又有畫班,早前我們還跟鄰巷的李老師學書法,本先想互相幫襯內循環,後來覺得可跟他合作開內外雙修課,修身又修心。」

小數族裔開工作坊 教非華語人士製作多媒體

除了小型工作室,這裏也有弱勢團體受到幫助。記得去年11月油麻地尼泊爾餐廳大火,有個服務該區單親,非華語人士,包括災區區民的組織Ultimate United也落戶於此。他們服務超過25個不同國籍的小朋友,好多都是混血兒,而新開的小舖名叫Psalm 91,不時會開工作坊教單親家長製作布袋、手工精品等出售。Ultimate United負責人龔潔玲(KitLing)的丈夫VJ是攝影師,現在主力在這裏教小朋友拍片及剪片,學做YouTuber。14歲的Lacy來自北京,4年前因家庭暴力跟媽媽逃到香港。沒身份讓她不能入讀本地學校,只能購買網上課程學英文。白天媽媽上班,限聚令之前她愛流連圖書館,卻引來奇怪目光。她笑說:「媽媽試過搵套校服我着,但更怪 ,大家以為我逃學。」現在她常跟着VJ四圍去,學習拍片剪片。而21歲的Micky跟菲律賓籍媽媽在餐廳打工,一直想學製作多媒體,但坊間大多數課程都用廣東話教學,用英文教的學費高達四萬元負擔不起。這裏,幾個月的課程只要一萬元,是可負擔範圍。KitLing:「其實香港有好多這樣的孩子,有些背景好複雜的,一個家庭有三個仔女,兩個不同的爸爸,或者六個子女四個不同的爸爸,有些可能連綜援拿不到,有些是難民身份,有些家長一日打兩三份工維持生計,小朋友就無處可去。」他們需要較長時間的支援,最低限度,要到他們長大可以找工作自力更生。小小幾十呎的店面,讓他們上第一個剪片課、賣第一隻手作公仔、第一次做兼職售貨員,甚至成為同鄉聚腳地。

記者:陳慧敏

攝影:洪輝進、許先煜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果然好玩 籽在四方,即like「果籽」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