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FTA大贏家|《Nomadland 浪跡天地》華裔導演趙婷融入遊民生活 記現代牧民遇同路人尋回自我——張錦滿

更新時間 (HKT): 2021.04.15 00:03
《Nomadland》奪得第74屆英國電影學院獎(BAFTA) 最佳電影、導演、女主角及攝影四個獎項。

英國電影及電視藝術學院大獎(BAFTA) 日前頒給《Nomadland》最佳電影等四獎(可類比奧斯卡)。至今這獨立片已獲29座最佳電影獎、37座最佳導演獎、19座最佳女主角獎、23座最佳攝影獎。很少電影氣勢那樣銳不可擋。我上Youtube看趙婷(Chloe Zhao)出席活動和訪問,摸索傳媒讚賞華裔女導演趙婷 的原因。他們認為她比較美國人更愛該大片土地、更關懷美國原居民。

北京大腕女兒不因為受美帝教育才這樣,她回答說,只因為出於好奇和關心,便開車到South Dakota的Pine Ridge Reservation去,認識當地人,寫成劇本,而她略有財力,與黑人監製Forest Whitaker合作,顆同未拍過電影的攝影師Joshua James Richards,拍攝真實印第安人演出的自家故事《Songs My Brother Taught Me》。

趙婷前往美國人不去的印第安人保留區,成功拍好電影,立時受讚,而Joshua James Richards亦獲獎。他倆不但成為最佳拍檔,還成為家人,再接再勵,在South Dakota添食,進一步到Bad Land(該地名令人聞風喪膽),認識一位受車禍傷頭牛仔,於是把他奮鬥人生拍成勵志電影《The Rider》。關注趙婷的影迷(內地青年佔不少)近兩星期不約而同去油麻地看該部悲慘的《再生騎士》。傷殘牛仔刻苦鍛煉,在沒落馴馬表演(rodeo show)中恢復雄風,贏回自尊。有美國人在巴黎看到該片,感動落淚。該片在康城電影節,評判團主席剛巧是美國影壇怪傑兄弟Joel & Ethan Coen,大家想不到趙婷人生因此行運,乃因Joel Coen老婆是Frances Mcdormand,美國Triple Crown of Acting女演員(舞台、電視、電影三者皆最佳演技,得過兩座奧斯卡獎、兩個電視獎Emmy Awards、一個舞台劇獎Tony Award,連嘉芙蓮協賓Katharine Hepburn 、梅麗史翠普Meryl Streep都比不上她)。大家應該熟悉她在《廣告牌殺人事件》贏第二個奧斯卡。Mcdormand在多倫多國際電影節看到趙婷執導的《再生騎士》,不單止稱讚說:「看該片,竟可變成我個人自省與發現旅程。我完全被這位女導演吸引,她用經典男性的西方電影類型與題材,講述更貼近大眾、更普遍的故事——戰勝逆境、掙扎求存、調整並努力達成夢想。」她還叫Peter Spears (《Call Me By Your Name以你的名字呼喚我》監製)去看該片。

在2017年,紐約Columbia Journalism School講師Jessica Bruder,花了三年時間採訪,開車15,000哩完成紀實文學《Nomadland: Surviving America in the Twenty-First Century》,而McDormand和Spears取得拍攝版權。趙婷完全不知道美國遊民,是McDormand叫她看該書,並邀請她當導演。趙婷當時正籌備主流大製作超級英雄電影、漫威漫畫《Eternals永恆族》,但被書中的牧民故事吸引,趕緊在2018年秋天開展為期4個月拍攝工作。

趙婷已經在南達科他州拍片兩次,她與McDormand改裝車子,立時融入真實遊民生活裏。他們多得兩個非牟利組織(Bob Wells 創立的Rubber Tramp Rendezvous,與Suanne Carlson創立的Homes on Wheels)幫忙。Bob Wells是美國遊民界靈魂,他著有《How To Live In a Car, Van or RV》一書,YouTube頻道追隨者近50萬人,而Rubber Tramp Rendezvous成員近萬人。趙婷與McDormand 獲得Bob Wells與Suanne Carlson信任,參與Rubber Tramp Rendezvous和Homes on Wheels活動後,除了得到Wells及Carlson答允演出,也找到其他幾位成員出鏡講自己故事。趙婷自己可寫作,於是她便可以像香港導演那樣,邊寫劇本邊拍攝,把採訪紀錄轉為劇情片,能感動觀眾,理由在此。

香港上映該片,發行商取名為《浪跡天地》,浪漫過份,片中並非演員在演繹逍遙生活,其實乃真遊民,每天在過克難真實人生。

攝製團隊從2018年9月開展4個月拍攝工作,在南達科他州開始,經過Deadwood,到達內布拉斯加州西部,接着在內華達州Empire總會合,以該地作為女主角Fern(蕨類植物,該名字喻人粗生粗養)的起點,也是原著發芽源頭。作者Jessica說Empire曾是幾代石膏礦工家鄉,受大蕭條摧毀,居民被驅逐撤離,連郵政編碼也取消,清空荒廢得罕見。全片如美國西部冒險,成為女主角尋找自我一次旅程,最後在加州聖貝納迪諾縣海邊作結。

大陸把《Nomadland》繙譯為《無依之地》,居心叵測。美國住在van仔的淪落人有收音機、手機,有網絡便可開群組,舉辦野火會、研討會、學習班,而只要開聲便可得到咖啡與食物。我少見香港和大陸露宿者玩手機,他們才真無依。

台灣臉譜出版社在2019年10月31日推出原書中譯,專職譯者高子梅曾任廣告公司業務經理和總監,深懂美國無屋可歸者,準確譯出原著精神《游牧人生》。中文自古已說牧民「逐水草而居」,今天美國牧民亦一樣,並非亂闖胡蕩,而是跟手機每日資訊,追隨「米路」,在冬天前一定要找到有熱水、熱食、可入屋過夜的地方工作。

該部電影最感動我是結束時,字幕打出「我們在路上見」,猶如「在煲底見」般震撼。相同價值觀與信仰的人,通過有情有義網絡,分散後亦會江湖再見。

撰文:張錦滿

-----------------------------

蘋果初心不變!26周年「撐蘋果Tee」預售:

你的優惠訂購海外訂購按此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果然好玩 籽在四方,即like「果籽」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