腸癌|90後女生癒後拒再當工作狂 嘆年輕人患癌壓力大 「請病假當你偷懶」

更新時間 (HKT): 2021.05.15 00:05

二、三十歲,可說是人生剛起飛的階段,年輕人大多都期盼開展事業、找個愛侶,甚至結婚、買樓也不出奇。但現年28歲、90後的Rebekah卻過得很不一樣。兩年前,她確診腸癌第三期,從此人生掀起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嘔白泡入院 手術後確診第三期腸癌

「有天,我持續腹痛和想吐;到加班時,同事發現我『唔係好對路』,整天沒進食,不停嘔吐,還吐白泡,立即送我到醫院。經詳細檢查後,發現我有嚴重貧血;醫生跟我說:如果你遲一天入院,可能會有生命危險。」做完電腦掃描後,醫生發現Rebekah的升結腸有一個10厘米大的腫瘤。「知道消息時沒有太大感覺,因為醫生跟我說有10厘米腫瘤時,已替我安排好手術日子。他最初提議會切除腸的部份、旁邊淋巴、肌肉,再擺放鐵片,肚子會留下7至8厘米傷痕。我哭着跟醫生說,不想留下如此大的疤痕,我還想穿漂亮衣服……不知為何那時特別愛美,哈哈!」醫生經商量後,決定用微創方法為Rebakah做手術,復原時間更快,傷口亦小很多,基本上比肚臍大一點。

手術完成後準備出院之際,醫生告知Rebekah她患上第三期腸癌,除了腸之外,癌細胞亦轉移到附近4顆淋巴。當時她只有26歲,很有可能是2019年全港最年輕的腸癌患者。

Rebekah回憶起手術後的身體感覺,仍猶有餘悸,被推出手術室一刻,她插了尿喉、手上插滿吊針,還要聞氧氣。她形容靈魂有如跟身體分開了,「那個發熱的情況,就似睡在一個蒸籠上面, 整個人又熱又脹,肚子猶如被人『摷完一輪』,很不舒服。不能走亦不能站,第一件事是學習如何起床,像BB仔一般學行、學進食、學跑,其實很難接受到自己情況會如此的差。」

年輕人患腸癌比率低 延誤治療可致貧血

大腸癌是香港常見癌症第一位,2018年合共有5,634個新症。養和醫院綜合腫瘤科中心副主任廖敬賢醫生表示,大腸癌在本港並未有明顯的年青化趨勢,「以25歲至29歲界別為例,2018年有16人確診腸癌,而在1983年亦有22人,總括來說,年輕人佔整體患大腸癌的數字都是偏低。」大腸癌分為結腸癌與直腸癌,廖敬賢醫生指出,降結腸腸癌(左邊),跟升結腸腸癌(右邊)的症狀有所分別。前者約佔7成,局部不適感會更強,如大便有血、肚瀉情況更頻密、或有嚴重便秘。後者3成即如Rebekah一般,屬升結腸腸癌,局部不適感會較少,有病人會因腫瘤太大而出現輕微滲血,久而久之可能會導致貧血。

2類治療方案 可供三期患者選擇

像Rebekah這類確診第三期的患者,廖敬賢醫生指一般會建議病人進行為期6個月的化療:「有兩個方法:一是打化療針加吃藥,病人須要先打一針,再服藥兩個星期,每3星期為一個療程(即約8次)。Rebakah選擇了全部用吊針方法,每次入院三日兩夜,進行48小時化療,每兩個星期一次,共12次。」

化療副作用 增年輕患者壓力

經歷手術和漫長的化療,Rekebah說生理上的痛苦是來自一大堆副作用:「首先會想吐、腹痛、便秘、全身骨痛。最重要是真的很累,化療時整個人處於太虛弱的狀態,甚麼都做不了,簡單如拿匙羹、起床的力氣也沒有。」Rekebah禁不住哽咽起來:「那時候會替自己不開心,為何連小事也做不了,對我來說,真是處於人生的最低點,很難站起來。」不過,Rekebah亦明白自己必須要找方法適時放鬆,「我沒可能24小時帶住病人的身份生活,我也有其他興趣。我會煮飯、看韓劇、跳Kpop、彈琴。當感到很悶 ,又吃不到想吃的東西,我便會到上YouTube,看別人吃飯,雖然看的時候我正在吃白粥。」

癒後醒覺 改變生活方式

這場大病,在Rebekah的人生就如鬧鐘一樣,喚醒了當時的她。2017年起的兩年間,她過的是「無休」生活,「從前的我是一個典型社畜,朝九晚五返正職;晚上上學或做兼職;星期六日會教琴、教韓文。」星期一至日由早到晚都塞滿了行程,基本上「日日做到冇停手」,沒有一刻讓自己停下來。「回想以前努力上班賺錢,跟機器沒有分別。人生不應只得工作,我跟死神擦身而過,可能因為接觸過死亡吧,會知道人的一生很短暫、很脆弱。」

身邊同讀碩士的好友Jolina和Matt可謂見證了她的改變。兩位異口同聲表示,從沒想過小妮子如此年輕就患上重病。當時為了鼓勵Rebekah,Jolina說:「我們承諾了直接將畢業袍買下來,就算她延期畢業,下一年都可以一起拍畢業照。她以前是一個不肯休息的人,病後我覺得她更注重生活模式,她會讓自己放假,會出去『行街食好嘢』,約我們聊天,是放慢了。」Matt亦坦言佩服好友「好叻」,可以靠自己意志打贏這場仗。他坦言自己也是工作狂,試過於公司加班至深夜,結果留在公司睡覺,天光直接上班,「看到Rebekah慢慢調節生活,還有對於生命的熱愛,自己都會反思,『算啦,做唔晒啲嘢,不如聽日先做』,或者讓自己放假,感受一下世界。」

年輕癌患者 請假覆診誤當偷懶

除了朋友支持,假如有同路人理解病者的切身痛苦,將是極為珍貴的陪伴。Jenny是腸癌第四期患者,跟Rebekah透過癌症機構互相認識,「我想我跟Rebekah聊最多的,可能是面對屋企人那份擔心,而令我倆『擔心佢地嘅擔心』,以及家人不太明白我們的處境。」Rebekah接着說,「家長、朋友也好,會覺得你現在行得走得,又去行山又跳舞,即沒有事。坊間很多機構主要是教導年輕人如何照顧年長癌症病人,但缺乏理解我們這一層(年輕癌患者)。 」除了家人朋友的誤解,Rebekah不違言曾於職場上遇上不少挫折,「一個癌症康復者重返職場,中間有很大的心理關口,職場上仍然有人用奇異目光看待你。因為請假一事,我真的有很大壓力,完全是非常大壓力,那時我完全睡不了……我要跟上司請假覆診,他會要求我拿出所有覆診紙核對。 他會斟酌,為何會請全日假而不是請半日假。最難請假的就是抽血,因為抽血不會有一個特定日子註明,只會說是覆診前七日抽血,那如何證明請假那天是去抽血?我要花許多時間解釋,他才會明白。每次我都覺得很辛苦,為何請全日假好像是去偷懶似的。」

「大概互相傾訴,負負得正,呻完大家就沒事。 很辛苦的時候就會自嘲是『抗癌大使』,然後她在巴士看到宣傳大腸癌篩查的廣告,會自拍傳給我看。」Jenny笑笑說。這一切大概是同路人才會互相瞭解的苦況。

不再追求成就感 只想身體健康

癌症為Rebekah帶來的,除了是生活上的變化,還有心態上的調整,「年輕患者會覺得,往後數十年都背住一個無形炸彈。這也令我們有很大擔憂,可以說是與癌共存吧。其實這個炸彈永遠都在,只是你會將炸彈放在身旁,還是將炸彈移開。我現在追求的,只是很簡單的一個目標—身體健康。沒有想要追求成功,或是工作有甚麼成就,不會想這些了。我會很珍惜現在所擁有的東西,早上我看見很美的花,看見太陽,便覺得很開心,有如此好的天氣。活在當下,珍惜每一樣事物,就算我就這麼死了,都不會後悔。」

26歲,本是花樣年華,Rebakah在這般年輕的時候親歷生命無常。觀照香港,這兩年間,年輕人何嘗不是在急速成長。既然無法預知下一秒將發生甚麼事,不如把握現在,坐直飲水,同呼同吸,專注活好眼前每一分每一秒。

採訪:何宛珊

攝影:尹文翹、米高

編輯:鄒仲安

-----------------------------

蘋果App大升級 更簡潔更就手!了解更多立即下載體驗

-----------------------------

蘋果初心不變!26周年「撐蘋果Tee」預售:

你的優惠訂購海外訂購按此

果然好玩 籽在四方,即like「果籽」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