淋巴癌|香港工時長 90後捱到患癌 慘歷化療電療拒再逐名利

更新時間 (HKT): 2021.05.31 00:05

香港人每周平均工作42小時,工時之長是全球第7高。有人為供樓養家,有人為名成利就,對現年26歲的王汶青(青青)而言,兩者均曾是她日做十多小時、日夜顛倒所追求。兩年多前,即使身體響起連串警號,青青仍只埋首工作,僅於上班期間擠出少許時間求診,結果確診淋巴癌。確診一刻,她並無第一時間四出求醫,反而覺得終有「出口」喘喘氣,她說:「我病了,可以跟上司講我需要休息。」

日做十多小時 身體響警號未即時正視

2018年末至2019年初,青青開始出現持續低燒、經常覺得疲累等症狀,她靠服用止痛退燒藥紓緩,但情況仍十分反覆,持續近四個月。青青說:「當時因為工作壓力頗大,所以純粹覺得自己休息不足所致。」當年青青在旅行社工作,負責為客人度身訂造私人旅行團,有時早上7時便去開會,然後回公司繼續工作,經常OT。當時工作幾乎無時無刻都日夜顛倒,「如果有美國團,便要等美國報價,跟外國時差工作,回到家也要繼續工作。」

因為工作多且壓力大,即使青青低燒等問題持續數月,她仍未有正視,直至她發現頸後出現兩粒越來越大的淋巴結,才開始擔心。青青說:「當時找人推淋巴,又會自己按摩,看看會否有好轉,怎料淋巴結越來越多。」最後青青決定在上班期間抽空看醫生,「我特意抽時間抽血、照X光,然後再回公司工作。」

歷8次化療18次電療 痛不欲生

一兩星期後,體檢報告出爐,發現肺部有腫瘤,全個左半身,包括腋下、頸後都塞滿淋巴結,血液報告亦顯示她的白血球及紅血球指數異常,家庭醫生將她轉介至醫院作進一步檢查。2019年6月中,青青正式入院作全面檢查,最終發現患上何傑金氏淋巴癌2B期。她說:「很老實說,那半個月我覺得好似有一個出口,因為我一直以來好像沒有休息過。我記得確診當日,我沒有立刻去找醫院,反而覺得自己想休息一下,有一種『我病了,可以跟上司講我需要休息』的感覺。」

確診後,青青隨即開始接受治療,前後共做了8次化療、18次電療。回想化療的過程,青青猶有餘悸:「化療藥也算是一種毒藥,經血管注射到體內,血管會疼痛,我記得我每次下藥後一定會哭,有一種難以形容、全身也很難受的痛苦。」她謂電療次數雖然比化療多,但痛苦程度稍低,「接受電療的部位主要是頸部,很影響口水分泌,容易口乾,就吞口水也會痛,會難以入睡、無法進食。」

家人朋友陪打化療針

治療過程艱辛又漫長,化療引起的不適更一度令青青想放棄,幸得家人和朋友的陪伴和支持,青青總算捱得過。比青青小四年的弟弟Alex形容,青青是個很厲害的女孩,因為家中所有開支都由她應付,亦會無時無刻關心自己,有時甚至會給他零用錢,所以對姐姐患癌感到非常傷心,Alex說:「記得當日我在實習,姐姐便去了醫院聽結果,知道是淋巴癌。我見到她的時候,我媽媽已經哭完,我的眼淚不斷流下來,在街上痛哭,很大衝擊、很不開心。」 得知姐姐患癌後,Alex放棄到沙漠實習的機會,又放棄住宿舍的機會,留在家中照顧青青,他說:「讓我再選擇一次,我也會這樣決定,因為她生病也沒有人願見的。」

家人以外,朋友也成為青青的重要支柱。認識青青超過10年的Wendy,曾陪伴青青到醫院打化療針,Wendy說:「患病期間,我永遠當她正常人般看待。她很虛弱,很需要人支持和陪伴。」Wendy指,青青治療期間經常會發訊息給她訴苦,想中途放棄治療,Wendy便會以激將法鼓勵她:「你不繼續化療,之前做過的全都白費,難道你真的中途退出,不再做下次嗎?」

治療一年癌細胞全清

得到家人和朋友大力支持,青青在去年三月完成所有療程,開始為期兩年的觀察期,現時身體一切正常,淋巴瘤及癌細胞已徹底清除。青青笑言自己無法再承受化療及電療的痛苦,所以現時以休養為主,拒絕再做工時太長且壓力大的工作。由於患癌前已買保險,故家庭暫時無太大經濟壓力,青青閒時會做活動助理幫補收入,她說:「難得痊癒,當然要珍惜生命、愛錫自己,做一些舒服的工作,不能像以前般拼搏。」此外,她亦會開班教人打坐,她謂打坐是治療期間自學,能讓她從痛苦中暫時平靜下來,覺得對心靈健康有莫大幫助,希望將此法傳授他人,「生病可以去看醫生,可以治療、服藥,但若有情緒問題、心靈上的不適,那可以用甚麼方法呢?我發現打坐也不錯。」

拒再追逐名利 學會平淡是福

回望患癌抗癌兩年,曾經是工作狂的青青學會將愛錫自己放在首位。青青說:「我記得媽媽在我入院後還未確診那十多天,瘦了二十幾磅,而弟弟又為自己放棄很多機會。生病並非只有自己承受,其實你身邊愛你的人也會很擔心,所以更需要愛錫自己,不再令其他人擔心,要他們放棄自己的事去照顧你。」從工作狂到休養生息,她發現「食得、瞓得、屙得」已是人生的全部,「人生就是如此簡單地組成,比起以前的拼搏,我更喜歡現在簡單平淡的生活。」

何傑金氏淋巴癌年輕患者多 成因不明

養和醫院副院長、血液及血液腫瘤科專科醫生梁憲孫指,淋巴癌可分為何傑金氏淋巴癌及非何傑金氏淋巴癌兩大類,香港每年淋巴癌新症近1,000宗,約一成屬何傑金氏淋巴癌。淋巴癌確實成因不明,醫學界相信與遺傳基因病變、病毒感染、免疫系統失衡等有關。當人長期過勞或壓力大,免疫力便會下降,成為風險因素之一。而何傑金氏淋巴癌患者一般較年輕,現時治療方案主要為化療及電療。至於非何傑金氏淋巴癌,近年亦有CAR-T等免疫治療可用

免疫治療用於非何傑金氏淋巴癌

梁憲孫醫生說:「CAR-T是利用病人自己的T細胞進行基因改造,使T細胞具有針對癌細胞的能力。首階段是控制病情,然後收集T細胞,有時病人接受化療後,體內T細胞或許不夠,所以這是第一個要解決的問題。有足夠的T細胞就要拿到實驗室,製造CAR-T細胞。改造後的T細胞會在實驗室裏大量培植,然後再輸回給病人體內。」以CAR-T作治療,整個過程約需一兩個月時間,而病人接受治療後頭幾星期仍須觀察,因為經改造的T細胞,會刺激身體產生激烈免疫反應。梁憲孫醫生說:「個別病人會神志不清、血壓下降,所以並非完全無副作用,要小心使用此方案。」

記者:李煒汯

攝影:張志孟

編輯:鄒仲安

-----------------------------

蘋果App大升級 更簡潔更就手!了解更多立即下載體驗

果然好玩 籽在四方,即like「果籽」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