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20年06月21日

香港的「最終章」 - 吳靄儀

2020年5月28日,全國人大決定繞過立法會通過「港版國安法」,納入附件三,在通過之後即時生效,「一國兩制」正式結束,具體條文只是細節。5月28日之後,任何探討如何在「一國兩制」之下建立民主自由制度的討論已變得毫無意義。香港自1949年以來,在中、英、美基於共同利益之下的默契而保存的國際城市角色,沒有在1997年英治結束而終結,聯合聲明之下的「一國兩制」「冰封」了香港原有的制度和角色,直到人大的決定而打破。學者方志恒在最近的《端》傳媒訪問中用了這個說法:香港的「最終章」在人大5月28日的決定的時候才真正來臨。

「最終章」都已來臨了,那麼香港還可以生存下去嗎?方志恒認為,面對中美新冷戰,香港要生存有兩個條件:「一是香港要發展出能代表自己的政治主體、並繼續維持香港過去地緣政治中立性,二是中美都要願意坐下來談,「香港人不能只當旁觀者,而是在強權之間遊走。」他又認為,反修例抗爭者以民主價值旗幟的「國際戰線」已遠遠不足夠:「我們需要建立以香港為主體的論述,讓國際社會不只視香港運動為民主運動,而是地緣政治下的經濟、戰略利益平衡。」

這就遠遠超過了最勇武的本土派和「攬炒」派,因為這個目標即使十足成功也只是做到「破」的一半,而最重大的一半是「立」──如何發展出能代表香港的政治主體去為香港本身的目標周旋國際。這甚至遠遠超過「港獨」的想像,因為到今為止,港獨的論述,主要仍是在爭辯為何獨立於中國大陸是保障香港民主自由不受中共專制政權扼殺的「唯一出路」,如何「建國」、「建」的是什麼「國」當然也只是表達一個訴求。「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呼聲響亮,但終究要坐下來思索「光復」了的香港是一個怎樣的國度,用方志恒語,是一個怎樣的「主體」,以什麼形式體制存在,這就需要找到比過去十二個月更大的毅力和智慧。香港人需要的不只是身分認同,還需要共同思考、共議、共同決定前路。

目前,我們還未能做到。在運動之中,「和勇一家」的良好意願之下,「非建制派」之中一向存在關於策略和思維的爭論和分歧,面對選舉的當下甚至顯得更加尖銳。在國安法壓境的形勢下,我們會做到超越這些紛爭和困擾嗎?可能很多人會傾向悲觀,我倒不是這樣看。剛相反,愈看清楚困難和挑戰,愈是面對生死存亡,我相信香港的普通市民會釋出可能自己也未預見的力量。

吳靄儀
電郵 :
mcwriter@appledaily.com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21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