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12月28日

浮萍和睡蓮 - 林道群

殷海光故居小河的睡蓮(作者提供圖片)

上週本欄因寫到台北殷海光故居,書癡林冠中見面,惠贈一冊盧蒼編的《殷海光書信集》,一九七五年九月十六日文藝書屋初版。我自己原有的這本書,雖不如冠中的初版本珍貴,但也是八十年代初所買,趁聖誕放假,隨翻隨讀,聊以懷舊。

書的出版印行,版次一般不會具體到注明年月日的。盧蒼編的這本書信集,注明是九月十六日,那是因為殷海光先生是在一九六九年九月十六日去世的。編者盧蒼雖然和殷先生素未謀面,然神交久矣。殷先生生前他是知音,殷先生逝世後,他用了五年時間編成這本書,文藝書屋再花一年時間,於七五年忌日出版。版權頁注明年月日,足見編者心思細密。殷海光晚年直到逝世,他的書在台灣一直是禁書,他的社會政治言論集、學術論文集、書信集,幸得他香港的粉絲收集整理編輯,這些在當時和後來,都有過不少記述,現在讀來好像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沒想到的是,比起台灣,香港而今再稱不上是出版最自由的地方了。

記得早年讀這本書信集時,同時也讀到不少殷海光門人弟子李敖林毓生陳鼓應等等的瓜葛和爭執,好像只要有李敖,就一定有這種學界文壇是非,孰是孰非,俱往矣。倒是書中一封一九六八年三月二十五日,殷先生寫給盧蒼的信,而今讀來依然興味盎然。

這封信說的,正是上週本欄寫到的殷海光在院子裏自己挖的河堆的山。一九六七年殷海光患上胃癌後,手術治療,生命開始倒數,對人對事越來越不肯敷衍應付,讀書求知的慾望愈來愈熾熱,然而每天做不完的事,卻是修理他院子裏這條自己挖出來的三十米小河。一九六八年這一年,不知是風還是水鳥帶來的,河面出現了浮萍。「浮萍太多了,佈滿水面的話,睡蓮得不到陽光會死,魚兒們無法露出水面也會悶死。」殷海光因而每天必須費大力氣打撈浮萍,付出大量的體力之餘,他說他發現一條規律:浮萍的繁殖是一種細胞分裂,除非撈起的浮萍的數量,在一定時間之內,多於浮萍繁殖的數量,否則他沒有希望完全消滅浮萍。殷海光是教邏輯思考的,他對原理、定律、共相、函數、演繹、歸納、通論、殊相、奇異性、獨特性,有異於我們常人的感受力。

殷海光病中每天花兩小時撈浮萍,歸納出來的經驗是:面對浮萍不斷的繁殖,發脾氣一點也沒有用。一點也不能間斷,一有間斷,前功盡廢。想要成功,只有忍耐到底。

前幾天我們重去故居的時候,只見小河流水淙淙,不見浮萍,睡蓮沒睡,開得很好看。

林道群
電郵 :
mcwriter@appledaily.com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21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