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20年06月13日

李怡的「美暴」、陶傑的「事實」與高慧然的「問題」 - 王偉雄

資料圖片

美國反警暴抗議浪潮持續了兩個多星期,沒有平息跡象,連我居住的十萬多人小鎮也有抗議活動,其他國家亦有不少地方的市民響應。至於香港,反應似乎比較冷淡,有些人可能因此感到納悶:香港也有嚴重的警暴問題,抗爭運動包括反警暴,那不是應該和美國那邊互相支持嗎?至少參與香港抗爭運動的人應該這樣做吧?此中涉及的因素頗多,我不打算論斷對錯。可是,當我看到一些關於美國反警暴抗議的評論不盡不實、甚至是歪曲事實時,便感到不得不出聲,以正視聽。

例如資深政評人李怡在〈美暴與港暴〉說美國的和平抗議很快便被鼓吹暴力的極左組織Antifa劫持,言下之意是這些抗議活動已受Antifa操控,變成暴動(此文第一句就是「美國爆發大規模暴動」)。錯矣。第一、完全沒有證據支持「被Antifa劫持」一說,反之,根據美聯社的調查和分析,在抗議中被捕的人超過85%是當地居民,而其中因刑事毀壞或其他犯法行為被起訴的,只有寥寥幾個是政治組織成員。第二、大多數抗議活動一直是和平的,雖然確實有搶掠和破壞,有些地方還十分嚴重,可說是小型暴動,但這情況並不廣泛,根本沒有「爆發大規模暴動」。

陶傑的〈事實就係事實〉可算離譜。這標題也真夠諷刺,因為文章不但歪理連篇,還歪曲事實。美國反警暴抗議的直接導因是一名黑人男子被警察以膝蓋壓頸致死,陶傑通篇沒有提及死者名字,只稱他為「黑人」。文章起初也沒有提及壓頸警員的名字,但中間卻忽然冒出一句「佛萊用膝蓋壓死的那位黑人」;任何人讀到這句,都會認為「佛萊」指的是這位警員。可是,該警員是Derek Chauvin,名字怎樣也不能譯成「佛萊」。那麼,佛萊是誰?原來黑人死者的名字是"George Floyd","Floyd"就可以譯成「佛萊」了(有中文媒體譯為「佛洛伊德」,那不好,因為大名鼎鼎的Freud已「擁有」這個中譯)。陶傑這馮京作馬涼,如果是不小心,便是下筆草率之極;如果是有心的,便是故意開死者玩笑。哪個情況更不要得,請讀者自行判斷。

根據陶傑的描述,Floyd 在他眼中肯定屬於「低端人口」:「曾有五度案底,包括盜竊、持械行劫、非法闖入民居。其中一宗,持槍抵着一名懷孕婦女的胸腹,大聲喝問:毒品和金錢在那裏?」Floyd的確曾經犯案,然而,網上有關他犯罪紀錄的說法相當混亂。我查證過,他被判入獄的,有好幾次是藏毒罪;最嚴重的一宗是十多年前持械入屋行劫,警方的報告有寫他用槍指着女事主的腹部,但懷孕婦女云云,卻源於一些右翼網站。我不是要替Floyd洗白,但相信就算是罪犯,也不容抹黑,尤其是人已死了,而且是死於警暴。此外,美國媒體有報道Floyd在2014年搬到Minneapolis後,決定改過自新,有正當工作,積極參與教會活動,在 2017年還自拍了一條短片,放上YouTube,呼籲黑人青少年放下槍械武器,"come on home"。這些有關Floyd的正面信息,陶傑為甚麼隻字不提或毫不留意呢?至於將Floyd與葉繼歡相比,那就更下作了。

最離譜的是高慧然的垃圾文章〈弗洛伊德的偽鈔從哪來?〉。她除了像陶傑那樣將Floyd描繪成可怕的罪犯,還這樣寫:「他的驗屍報告證實他體內有過量芬太尼及安非他命,他出事前更因為使用偽鈔而且行為怪異令便利店職員感到恐慌。」在網上可以找到Floyd驗屍報告的資料,他死時體內確實含有fentanyl和methamphetamine,但份量遠低於檢毒的cutoff levels。至於「行為怪異令便利店職員感到恐慌」,那是無中生有的創作(與店主的描述不符),目的是寫出一個因果關係來塑造Floyd的吸毒者形象:吸了毒→行為怪異→令店員感到恐慌。

然而,最惡毒的還是高慧然問的這幾個問題:「弗洛伊德涉嫌使用偽鈔。他的偽鈔從何而來?是否牽涉到龐大的偽鈔集團?暴亂事件與偽鈔集團有沒有關係?是否被有計劃地轉移視線?」這不是在暗示Floyd和龐大的偽鈔集團有關嗎?無證無據(是完全沒有,zero),這樣說根本是含沙射影地污衊死者。然後又忽然將偽鈔集團和「暴亂」事件扯上關係,說甚麼「有計劃地轉移視線」,高慧然你的陰謀論不是作(或傳播)得太隨便了嗎?寫垃圾文章無非是賺稿費,我明白,但請不要寫得那麼缺德好不好?

(隔星期六刊登)

王偉雄
電郵 :
waihung26@gmail.com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20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