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11月02日

進而求其次 - 畢明

互聯網

有次跟唐唐(唐英年先生)談酒經,問他有什麼私人貼示、意見,可以給酒友受用一下。面前是資深深厚品酒高手,殿堂級鑑賞兼收藏家,有經不取白不取。

我說:「Henry,不是人人的口袋,都像你那麼深,不是人人的人脈,都有你那麼廣,什麼酒想買想喝,都不難到手,如果一般酒友,也想多喝好酒、多增進舌尖上的見聞功力,有什麼方法?」

他的建議,真有建設性!很多酒莊,不同的釀酒師,不是出品的所有酒,都那麼昂貴罕有的。他們名下,有較高級、也有次級一點的酒,也比較容易買得到。「尤其是Burgundy,同一酒莊,常常有不同檔次的酒,就算不是旗下最頂級的酒,一樣是釀得靚靚的。若你買不到Grand Cru(特級田),可以買低一級的Premier Cru(一級田),不想動輒付數千或千多元,又想知道殿堂級釀酒師,在好的年份可以發揮出什麼水準,不妨找再次一級的Village(村名酒),很多精彩的Village,幾百塊便有交易,真正喜歡喝酒的人,這都是可以負擔的。」

事實上,很多出色的Burgundy,已因產量有限,又長期供不應求,已貴得越發離地,貴得太不合理了。酒雖好,價格已失控,有一大截是炒賣的泡沫,實在不必盲目追捧,給炒家收割。

類似的原理,放於波爾多亦可。最近我便喝了一瓶Chateau Latour的副牌"Les Forts de Latour" 2003。

想體驗一下頂級波爾多,價格又實在赤赤痛,可以試試他們的副牌酒(second wine) ,"It's produced from the wine that was not good enough to be placed in the best wine of the chateau. It could be produced from the vineyard's young vines, or made from grapes that just did not achieve the correct or sought after degree of ripeness the wine maker was looking for"。

簡單說,副牌,很多時是正莊的年輕版,相對是少了複雜性和世故度,但價錢卻是正莊的一半甚至是三分之一,在較親民的價錢下,可感受一下名莊的個性及風格,或作為認識高級酒莊的初階,也化算。

我甚至鼓勵朋友勤力一點,學習精神和主動性強一點,自己發掘一些「非好年的好年」。

每個年份,有它自己的廣泛毀譽,因那天的天氣雨水日照冷暖,決定了那些是超級年,如82、2000、2005,但,記着,弔詭是有些不好的、爭議之年,偏偏有酒莊的出品,如長頸鹿立馬群,特別高出一截,大家便可以「在次級年找高級酒」。

你可能會問:2003?對,非常有趣,兼具爭議性的一年。那年,被稱為"heatwave vintage",意味着高酒精、過熱帶來過猛過熟,有欠平衡、優雅。酒評名家Jancis Robinson說過,有次她在駐英法國領事的倫敦官邸,參與一個慈善晚宴,坐她隔鄰的,剛巧是大名鼎鼎Ch. Angelus(右岸一級莊)的莊主,她發覺,三杯用來配芝士的2003波爾多,他碰都不碰,並說了句"Not a good vintage",眼角嘴角同時大派dislike。

2003年,左岸比右岸好,又以Medoc區最北部的St-Estèphe表現最好,但你未必知道,同是位於近北,那年的Ch. Latour,酒莊的總裁Frederic Engerer形容是'the sexiest Latour ever made!'。2003的Latour,更同時獲得了James Suckling和Robert Parker的100分滿分。

波爾多產量比布根地多,肯付鈔,不像burgundy買也買不到,但左岸頂級酒如拉菲拉圖,靚年動輒7、8千一瓶,也是放血價;要待它適飲好喝,唔該等上廿多三十年,年紀輕的酒徒,酒買得來藏得來,等到白頭髮都出埋了,唔通吓吓買已經天價的舊酒咩。

副牌,像這拉圖副牌,如今16歲,此時不喝,更待何時。Heatwave年,喝過很多03的Jancis Robinson發現,葡萄酒的果味隨時年可以消退得極快,非老藤所出之果實,陳年能力不必期待,像Les Forts de Latour,現在喝比十年後喝好。(正莊當然是十年後喝更好了)

酒塞拔出,我已知道這瓶是開對了。倒出來,深濃、豐饒、潤碩,酒精度沒同年正莊那麼高,布冧、香料、皮革,舌尖還留丁點薄荷,副牌來說,我自己非常滿意。Robert Parker直情說"for my taste it is the greatest Forts de Latour produced since the 1982",是「偉大的副牌酒」。

喝2003年,還有一個原因。那年,香港沙士為患,多年後,我們已回復過來,現再打硬仗,之後一樣可以回復過來。

IG: budmingbudming

FB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BudmingBudming

畢明
電郵 :
budming@yahoo.com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21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