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20年04月25日

山楂與扁桃 - 葉漢良

《山楂樹之戀》劇照

據載馬可孛羅於1292年辭元歸國,1299年完成《馬可孛羅遊記》。翌年,人類進入十四世紀,西方普遍劃定為文藝復興時期起端,且延綿到十七世紀。文藝復興運動是一場人生價值及態度的叛逆與重建,以對抗之前長達千年的中世紀(或稱黑暗時期)文化。叛逆的對象是神權政治及地主權貴的壓迫,壓迫累積久而大,抗逆力度便迅而猛,手段也必離經叛道。

在文藝戰線上表現勇猛的一員闖將是意大利翡冷翠(徐志摩譯Firenze)附近的喬凡尼.薄伽丘(Giovanni Boccaccio),他寫了一本《十日談》(il Decameron),成書約在1349至1353年間,背景是1348年的黑死病第二波,十位年青男女下鄉避疫,約定每人每日說一則故事,積十日而成百,是為《十日談》;故事內容極盡荒誕奇情,鬧劇低俗,嘲諷辛辣,並且性愛連場,褻瀆挑戰神職人員迭起。

意大利導演帕索里尼(Pier Paolo Pasolini)在1971年拍成了《十日談》,幾個故事,都見陽具、陰器,或隨風搖曳,或橫陳靜息。最為人津津樂道的是原著中第三日第一話(Day Third-Novel 1),以人慾橫流、修女尋春的故事,撕破人性的壓抑與虛偽;來自蘭波雷基奧的青年馬塞托(Masetto da Lamporecchio),裝聾作啞混進了女修道院當園丁,直聽得年青修女們肆無忌憚的思春對話,卒因陽器雄偉被勾引為八名年輕修女輪番服務;旦旦而伐後某日,因倦在園中扁桃樹下春睡(asleep under the shade of an almond-tree),涼風拂襠,強械乍露之際,值女院長經過……mn…,聾啞並且霍然而癒,喻為天降神蹟;此後全院九名神女,皆承其雨露均沾,馬塞托則納福終老。

薄伽丘是文藝復興時期的第一棒跑手,以後的事,讀者見多識廣,本文不贅;緊接的是十八世紀的工業革命,然後有第二次……然後是近代的數碼革命。我民族偉大巨人剛甦醒,即跑步趕上新世紀,以空降姿態硬着陸於數碼年代。文藝復興與工業革命兩場西方文化「盛宴」,促生了自私和放縱的人性,對上不知敬畏的民主,還有貪得無厭、邪惡不赦的資本主義,我們通通幸以身免,保存了簡樸、純潔、正確、神聖與正能量的國情和文化。

偉大民族金剛身不壞,乃因有三大法寶,既有儒表法裏,復行老莊,不吝草食,故可「雖有舟輿,無所乘之。雖有甲兵,無所陳之。使人復結繩而用之。」

本插段閣下可閱後即焚:世說有三元九運,每運20年,一大循環為180,乘4得720,減於2020,即1300,演算出酣睡720,昏睡入定何止百年。

翡冷翠人下鄉逃疫,偉大民族則重九上山,始於戰國,經年演習,處變不驚,抗疫神速,西方惑而不解,自不待言。至於下鄉,則疑似新玩意。

美籍華裔演員、導演陳冲1998年拍了一套文革背景、講述知青上山下鄉的《天浴》,囊括了第35屆金馬獎七大獎項,但因不合國情遭禁,輸了票房,還因女主角李小璐的裸浴鏡頭及替身之疑惹出是非,不幸實因陳冲飽受歐風美雨薰陶所累。

2010年,張藝謀拍了《山楂樹之戀》,狂收1.6億,那就對得多了。瘦弱秀氣的周冬雨演孖辮女知青靜秋,下鄉經過山楂樹,聽領導說那是英雄樹,因蘸了革命先烈的血,所以會開紅花,靜秋虔誠的記錄下來,準備編成教材;農村所見,有金黃的油菜花,慈祥和藹的父老,循循善誘的高幹子弟,愛護有加地扶助靜秋「轉正」,幸福的人民,生活在幸福的國度裏。愛護靜秋的三哥由高大帥的竇驍飾演,戀情純潔,從未真箇,有夜同床拖手,靜秋便以為自己會懷孕了。我無端浮想起造型真似七十年代的英哥與娥姐。青純、衞生、正確濃到化不開,《山楂樹之戀》被譽為歷史上最乾淨的愛情電影。美中不足的是,片末的山楂樹,並沒有開出紅花,不知是否導演疏忽了。

疫悶期間,朋友隔空相聚,年青的問何以抗悶,或答:多閱讀、多創作,或徉徜於扁桃樹下,或敬畏於山楂樹前,皆可趁此修成大器,譜寫曠世奇觀。至於港珠精英老友,則多問估計何時疫完,甚念往日觥籌交錯光景,我想起了唐杜牧詩,便只等「煙籠寒水月籠沙,夜泊秦淮近酒家」之時,仍能相聚以浮一大白。

葉漢良
電郵 :
mcwriter@appledaily.com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21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