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20年02月01日

領導不戴,奴才也不敢戴 - 陳寧

YouTube截圖

網上流傳着武漢的圍城吶喊片段,晚上八時正,人們相約在窗邊大喊「武漢加油」。留在家中自我隔離的小伙子戴着口罩,翻牆上YouTube上載了求救短片,片中「口罩哥」敞開心窗說真話,說他們80後90後可沒有被洗腦,誰不想要「民主自由開放」的社會,只是肉身擋不了坦克子彈……但到頭來,他仍要爆粗質問市領導,對疫情的各種欺瞞和荒謬的不作為是要幹甚麼,是要放棄武漢人了嗎。

另有一段視頻,總理李克強到武漢的臨時醫院工地視察,武漢市長陪同在側,在場所有工人幾乎都戴着頭盔,市長也戴了一頂氈帽,而總理除了口罩甚麼也沒戴。自稱防疫工作做到80分的周市長,見狀不動聲色把自己的帽子脫下,反手遞到背後,助手馬上走到他後面幫忙拿走了,市長就雙手交疊放在腰前。如此懂得察顏辨色,和領導保持一致,市長的心思縝密都放在這處了,就像網民揶揄的,「這種能力,何止100分」。

這個視頻,精采而具體地說明了武漢「口罩哥」的憤怒所在,但悲哀的是,這套官場運作,早已是國情特色,病入膏肓,還傳染到本來體質迥異,不想河水犯井水的香港去。

在獨裁統治的社會,連詐儍扮懵只做裝睡的人也不由得你,領導要滅城你就連苟活的資格也沒有。這樣迂腐的人治體制,只會產生一百分的奴才,然而許多老百姓卻老幻想有一百分的領導來打救。領導做得好不好,奴才言必稱是,領導做得不足的,奴才也要退後一步,以顯得領導高大上。

這姿態看着眼熟,可不是香港特首林鄭擅長的把戲嗎。只是她的表演仍然生硬,破綻太明顯,屢屢成了反面教材。

強哉香港公務員,以專業和效率聞名世界。英殖時代流傳下來的系統,精英的官僚,受專業訓練,行事有所依歸,仰賴的也是專業知識和經驗而已。是甚麼就說甚麼,該做甚麼,如何去做,聰明去做,平衡各方去做。內部也有制衡機制,叻人和冇咁叻的,也得到規範,不會僭越權力。

回歸後,這套專業判斷系統慢慢被侵蝕,禮崩樂壞非一朝一夕。但林鄭以降,極速嚴重走樣,因為她連修飾門面都顧不上了,就赤裸裸的奴才化。像那段視頻裏的市長,看到領導沒戴帽,急忙把自己的帽也脫了,眾目睽睽獻媚,也不怕鏡頭對着他。這些奴才挖空心思,深知自己的命運和權力全掌握在領導手中,才懶理人民死活。但說實話,如果領導果真英明實幹,當然是更樂意任用賢才,怎會喜歡周遭圍着一堆奴才,可見拍馬屁還是有市場的。

林鄭在香港公務員體系打滾四十年,自詡「公僕」,短短幾年卻習得一副奴才精,把從前好打得的政務官經歷一筆勾銷。這更證明了以前一直運轉的制度是較有效的,就算庸才按着前任精英留下的規矩,也能幹得有板有眼,做出一些官績。但去了另一個截然不同的系統,原來的職業技能不管用了,裸泳亂扒亂撥,絕對服從如求生水泡。

武漢肺炎猛然來襲,勾起了十七年前沙士一役的回憶,箇中悲痛之處,香港人自當錐心難忘。黑格爾說,一切重大的歷史事件,總會發生兩次。馬克思補充說:「第一次是悲劇,第二次是鬧劇。」但來到這刻,放諸東亞,我只想再修正:「第一次是悲劇,第二次是更大的悲劇。」遭殃和犧牲的,永遠是最不懂察顏辨色的老實人。

制度沒有記住的教訓,人民記住了。時候到了,一切都會算帳,公公平平的。卡繆在名著《鼠疫》裏有一段:「所有這一切都不是英雄主義的問題。這是一個關於正直的問題。這個想法可能會讓某些人微笑,但對抗瘟疫的唯一手段是——正直。」祝福平安,在這個艱難的時勢,平安就是勝利。

陳寧
電郵 :
mcwriter@appledaily.com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21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