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2年12月10日

再說討厭 - 陶傑

「我討厭政治」,這句話在中環OL和許多藝人之間很流行這樣講,許多人說,承傳了殖民地時代的「政治冷感」,因為「港英」刻意不讓香港人接觸政治,那時人人都怕政治。
六七十年代「港英」不讓你接觸政治,「港英」是為了你好,那時香港的政治跟民主自由沒什麼關係,除非不搞,一沾上了,就是馬克思主義的讀書會、學習班、組織社團,英國人知道香港人都是小孩,對種種病毒沒有免疫力,所以殖民地政府把這一切隔濾掉,讓香港人專心讀書賺錢做生意。
歷史證明,英國人那時要香港人遠離政治,是對的。因為所謂「反殖」,必然鍊接「馬克思主義」,而馬克思必定鍊接列寧史達林,反對美國、反越戰,不要緊,以知識份子非黑即白的判斷力,除非不政治,一「政治」了,必定沾惹上一腦子的馬列毒素。
那時候,香港人討厭政治,是對的,因為香港人心靈純潔,而英國人四海縱橫,見識過各路的騙子老千、歹徒惡棍,他要從頭教你識別什麼是好壞,一來他沒有這個心思,二來借來的時間、租來的地方,來不及了,他跟你非親非故,這個地方,他只是暫管,他沒有這個義務。
這就是「我討厭政治」的港式心理的由來,但一九九七年之後,一切不一樣了,英國製造的安全套已經沒有了,香港人也已經發育成人,父母教不了你一輩子,你要自主做人了。這時候,政治不再是小孩的感冒麻疹,而可能是伊波拉和愛滋了。說「我討厭政治」,如同說「我討厭醫藥」、「我討厭衛生」,甚至是「我討厭做一個成年人」。

陶傑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20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