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3年11月28日

馬拉拉難題 - 陶傑

巴基斯坦女童馬拉拉的經歷,感動了文明世界。她出生在一個山谷,塔利班在她的家鄉奪權,厲行原教旨統治,嚴禁女童接受教育。馬拉拉堅決要讀書,乘巴士上學,遭到塔利班土匪鎗擊,頭部重傷。
馬拉拉輾轉投奔西方,今日定居英國伯明翰。馬拉拉的勇氣和意志,她代表了善良和公義,贏得文明世界的崇敬。
但是對於西方的左膠知識份子,如何定位,卻形成了難題。首先,禁止女性受教育,是伊斯蘭原教旨的文化習俗。遵守文化傳統,是馬拉拉愛國愛伊斯蘭的義務,本來「天經地義」。
但是馬拉拉勾結「外國勢力」,在巴基斯坦時,已經跟英國BBC電台做時事日誌,唱衰她的塔利班祖國。她今天完全投身「西方文化霸權」,尊崇英國,但她完全沒提到英國在巴基斯坦的殖民統治時的罪惡。對於「知識份子」,馬拉拉是個難題:馬拉拉是個「巴奸」,但也是女性,他們不知道,到底是「西方霸權」罪惡呢,還是塔利班殘酷涼血的「男性霸權」更混蛋。
「知識份子」之所以稱為「左膠」,就是膠在這個地方。在他們粗淺的世界裏,凡英美必「殖民」,凡「殖民」必罪惡;凡第三世界必須「自主」,而凡第三世界「自主」,不論其如何兇暴腐爛,其「多元文化」必須「包容」。
他們「包容」塔利班,視之為西方「文化霸權」的受壓迫者,卻毫不介意塔利班用子彈對所有的女性之不包容。馬拉拉投奔英帝國主義,在歡迎的酒會上,左膠卻會不知亷恥地把臉孔湊過來合照。
馬拉拉要與這種人割裂,在英國,告訴這種欺世盜名的偽知識份子:我不是你們的一份子,我的苦難,有你們踹上的一腳;我身受的一排子彈,有你們從西方射來的一顆。我痛恨你們辯護的對象,我感謝你們批判的帝國主義霸權,我希望你們有一天也嚐試一下追求戀愛自由而遭到一羣大鬍子醜男用石頭擲的滋味,想讀書而被開鎗轟腦袋的痛苦,但願你們和你們的子女,你們的自私、虛妄和無知,助長邪惡勢力的氣𦦨,願你們和你們的下一代,有一天會受到命運的懲罰。

陶傑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20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