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4年12月18日

不惑 - 陶傑

在中國人社會,要做到「不惑」,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在四周中國式的喧噪之中,不要隨一般中國農民狹小的視野和見識,勿為其帝皇奴民之意識病毒所侵惑,培植最基本的抗疫力,是配備(Equipped with)西方的邏輯思考。
邏輯學是西方文明之根本,為伊斯蘭文化與中國儒家文化所無。西方在古希臘時代就有了邏輯學,衍生了理性的思考。雖然在黑暗時代因教廷而壓抑思想幾達一千年,但壓不住的,文藝復興和科學,西方產生了達文西、牛頓、達爾文,脫穎而出,將伊斯蘭和中國拋在後面,而領先於世界。
中國人沒有邏輯思考力,你要有,而且還要讀通中國的歷史,再以西方的邏輯思考、配以英國人講的Common sense,驗證中國式思維的千百謬誤。
譬如,中國人最喜歡講「以法治國」。但是他們的「法治」,絕對不是西方的Rule of Law。中國自己的「法治」源自法家。法家的始創人,是春秋的管仲。管仲說:「法者,所以興功懼暴也;律者,所以定分止爭也;令者,所以令人知事也。」
「法治」既然以「興功懼暴」為宗旨,也就是帝皇統治的工具。首先,中國的統治者「立法」,不要搞錯,不是由西方文明國家民選的議會立法,而是由「天子」立法。西方的法治,來源於民主,約束的對象,包括政府和皇室。但是中國人的「法治」,由皇帝來定,「興功懼暴」,講的純是對臣民的賞罰。
中國人的所謂法治,跟可蘭經裏「小偷偷了一隻雞蛋就要砍手」的罰典一樣。中國的「法治」,有人說,不是Rule of Law,而是Rule by Law。但是,中國現代的「刑律」,只是英文講的Penal Code,連Law的定義也不夠。英文講的Law,不止是罰典,英文的Law定得可以很細,以示公正,以彰公義,所以Law有精神,而Penal Code沒有。
所以,以後你聽到一個中國人,特別是用普通話,講什麼「法治」呀,要「依法治國」呀,不妨當做聽一個回教徒在講述怎樣烤叉燒,你心中可以暗中發笑:這個中國人在吹水,他的信仰,他的基因,No way,他與普世的「法治」兩個字絕緣。
你擁有邏輯、思考,你會發現,與喧嘩狂躁的中國人群,思想漸行漸遠,最終你還可能被他們質疑「你還是中國人嗎?」然而,這又So what?你是一個人就夠了。維根斯坦說:邏輯是超越的(Logic is transcendental ),包括國籍和國界。

陶傑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20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