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12月19日

時代的燔祭 - 陶傑

網上截圖

兩名中國香港極端份子以愛國理由,忽跑到東京靖國神社門口縱火,令人擔憂。一座有歷史價值的木房子若不幸被焚,怎麼得了。幸警方將兩男女犯罪份子制服,將依法審判,香港網民一片歡騰。

做這種傻事目的何在?實在引人入勝。有一說是兩人不惜撒野犯險,在網絡世代,測試中方「底線」,企圖誘惑中國政府出頭,像營救孟晚舟女士一樣,舉國奮起,聲討日本,要求救人。雖然很孩子氣,迫令「世無英雄,致使稚子成名」,在大陸即變成家傳戶曉的網紅,但中國政府很成熟,未落入其圈套。皆因人家孟大姐是無端轉機過境,沒招你惹你加拿大,卻遭小鮮肉杜魯多設局擒拿,該二人作風卻形同水滸之潑皮牛二,主動找上人家賣刀的楊志面前挑釁撒野,企圖將中港之間的內部感情測試,搬到人家日本的領土進行,兩事是不同的。

中國歷史教科書不是指控日俄戰爭,明明是日俄兩大帝國主義互鬥、卻以第三國的中國為戰場而不公平嗎?己所不欲,勿施於人,中國政府的克制是對的。

兩人被捕後,僅榮獲中國領事館人員以一般人道理由低調探視,待遇比孤伶伶一個關在紐約的前特區局長何志平高一級,天氣已冷,棉衣是需要的,不知有沒有每人送一具華為手機附加手撕鬼子抗日劇,以渡時光。希望兩位愛國人士在東京拘留所覺得滿意。

環球時報雖隻字未提,然而訊息流通,中國遊客卻大量照常在東京購物自拍,並未予以聲援相互通知示威遊行、或放下手中一包二盒的日本貨趕往靖國神社門口一齊喧嘩。

因為任何民族,具有狂熱愛國情操永遠只是一小撮。一九七〇年,日本愛國作家三島由紀夫,率領幾個徒弟佔領自衛隊總部,在陽台發表演說、然後切腹自盡。三島也希望藉此真人表演,喚醒戰後萎蘼的日本下一代。哪知道街上的人報以噓聲,三島以身殉國,日本人卻覺得他是傻子。

三島的藝術,為西方文明世界欣賞。八十年代美國編劇家史萊德(Paul Schrader) 的電影「三島由紀夫傳」(Mishima) ,曾將大師的故事化為影像,雖然選角不合,但最後一場,三島凝視着日落,半裸望海切腹,體現了其筆下的意境:「所謂藝術,就是巨大的晚霞,是一個時代所有美好事物的燔祭。」

不慎因話提話的扯遠了。我當然知道兩者絕對不能並列。論述愚騃之彼事,將三島由紀夫扯進來,是對文學的侮辱。只是忽然想起藝術的崇高,美的遠大,以及電影裏那片殘陽瀝血的不朽的大海。

陶傑
電郵 :
mcwriter@appledaily.com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20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