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7月21日

對外國勢力的畏與恨 - 陶傑

《霍元甲》劇照(互聯網)

中國對所謂勾結外國勢力的恐懼有遺傳基因,是從十九世紀中之洋務運動開始。

都是英國不好,船堅炮利的去欺負剃光半邊頭梳一條辮子的小清國男人,終導致割地賠款,不但送出了香港,大量白銀盈餘又嘩呢嘩啦的倒流回英國。

自此,小清的官員對於以大英為代表的洋人,分裂成極度仇洋和極端崇洋兩支。

仇洋者,如山西巡府毓賢,將在山東殺傳教士的經驗,在山西華北大規模執行,不但殺洋人,也殺說了幾句英文、跟信基督教的華人。最後遭到八國聯軍公義制裁,勒令慈禧將此恐怖主義頭子斬首,這樣的後果,自然不是太愉快。

還有一類,是極度懼洋者。如曾經做過上海道尹(亦即上海市長)的瑞澄。瑞澄在上海見識過英法租界,知道洋人的文明,心服口服,以總督之尊,在洋人面前執下屬之禮。一見到洋人,倒地便拜,當年官場中為笑談。

然而在兩極之間,還有一小類官員懂得客觀理性,既知洋人文明何在,也知道中國文化優秀之處,中間的分寸把控得不卑不亢的,有如使英的郭嵩燾。

郭嵩燾曾周遊歐洲列國,開過眼界,回頭看見小清國腐敗,表面裝扮強大,實際綱紀廢弛、法度不張。咸豐年英法聯軍來襲之前,郭嵩燾就勸告當時的上司僧格林沁,不要盲目仇外,要與派來的英國公使團理性談判。但清國官員不知「理性」是甚麼東西,將英國人全數囚禁,殺的殺,虐待的虐待,終自招其辱。

郭嵩燾眼見「中西文化差異」無法解決,不禁心焦如焚,他認為只有他郭老先生才可以充當「東西方溝通橋樑」。郭嵩燾對自己的長處甚自鳴得意,晚年自敍:「在粵處置洋務,無不迎機立解,常謂開諭洋人易,開諭百姓難,以洋人能循理路,士民之狂遑者,無理路之可循也。」

意思就是:與川普之類的西洋領袖談判,人家再兇,最終還是講邏輯、常識、道理。與中國人不論當官還是刁民百姓,說道理讓他們開竅,還包括一些讀過兩錢書者,非常困難。因為中國人的思路跳躍情緒膨脹,根本沒有道理可講。

但郭嵩燾壞在有一腔所謂讀書人憂國憂民的情結。可是他處於那個愚昧的民族世代,他那一點點清醒和知識,無人懂得欣賞。

郭嵩燾知道洋務運動只有由他一人來統領,方可成功。文人總有點傲氣,覺得這個世界尤其是中國,沒有他不行。郭嵩燾滿腔自信,在回憶錄中說:「方今天下,能推究夷情,知其所長以施控御之宜,獨有區區一人。」

一百年又過去了。

陶傑
電郵 :
mcwriter@appledaily.com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20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