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10月03日

西方的誤判 - 陶傑

法新社(法新社)

為何一個民族,會甘心擁抱一個極權的政府?一九三三年,奧地利心理學家萊克,研究希特拉如何上台,有一專著,名「法西斯群眾心理學」。

萊特認為,德國在一九二八年開始,社會就出事。首先是教育制度特別嚴苛,然後是德國的家長,過分強調小孩的組織紀律,對少年兒童施行了過分的性壓抑。一代的德國少年,被教導性慾是罪惡,將他們的激情和衝動,轉移到效忠國家和領袖。再加上十九世紀末歐洲流行的種種激進思想,共產主義和無政府主義,皆在德國被斥為毫無紀律,納粹思想,成為另一方向的反動,遂在日耳曼民族之中應運而生。

最重要的是在一個極權社會,缺乏獨立思考能力的大多數,左看右看,發現身邊同樣平庸而愚昧的人,都在做同一件事,說同一套話,叫喊同一套口號。他認為加入或屬於這個集體,會很安全。特別在另一種曾經實驗過集體經濟人民公社的民族社會,或圍爐聚食、或貴賓廳內三數好友圍聚唱K,成為一個個「群組」。極權政府利用高科技,事半功倍,就可以將數億計的愚民,或分割、或組織、或集中,形成不同的方陣,有效規管驅策。

不要以為你身邊的人,像你一樣,對人生有獨立思考的個性追求。

凡西方物質社會,興起一個品牌,或發明了一個手機遊戲,可以即刻在一個民族中形成瘋魔型消費的,此一民族歸順於極權統治的或然率,比不喜跟風崇尚物質的其他民族高許多。

這種社會,不限於教育程度高低。甚至有些專業人士,明明在西方國家受過某種專業教育,但他們的留學生活,由一開始就以回到他們的祖國能得到一份收入較好的職業為目的,而不是為了陶冶修養,追求人生意義。因此這種國家,無論批幾多留學生去西方消費,西方政府以為會把他們培養成一個類似歐洲十九世紀的中產階級,開始出現人權和民主的啟蒙,現在川普為首的美國政府發現,完全是一場夢幻。

川普發現,由克林頓開始,經布殊家族,到奧巴馬,龜兔賽跑,西方不但沉睡了二十年,西方專家、銀行家、知識精英,還在瑞士達窩斯的什麼經濟論壇,就所謂某國可以在二十一世紀按照自己的模式打造一個領導世界的人類共同體,沉醉成痴。直到川普拍案而起,某國有發表外交白皮書,連聲說無意挑戰美國領導地位。有如尺蠖一樣,進兩分,遇到有阻力,又退一分,前進的方向不變。

但西方的智商變了,因為不讀書。

陶傑
電郵 :
mcwriter@appledaily.com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20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