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20年01月05日

滙豐銅獅之謎 - 馮睎乾

《蘋果日報》截圖

滙豐總行外一雙獅子銅像,元旦遭人潑漆焚燒,令獅眼通紅,彷彿泣血。一名探望「受傷」銅獅的女子向傳媒哭訴,看到銅獅陷入火海的片段,十分傷心,「因為它們象徵香港,希望香港回復以前」云云。前天滙豐安排工程人員,以木板將獅子圍封,有網民又覺得好像把獅子送入棺材,說是「木箱藏獅」,擔心會破壞風水,令股市動盪。

滙豐與獅子結緣的歷史,始於上世紀二十年代上海。當時滙豐總經理史提芬(Alexander Stephen)認為,放一雙銅獅在銀行門口,既具懾人威勢,亦有「護衛」的象徵。於是一九三五年香港滙豐總行落成時,就按照上海銅獅模樣複製了一對獅子,置於門前,一隻張嘴咆哮,一隻閉口俯臥,它們各有名字,分別取自滙豐兩代大班史提芬(Stephen)和施迪(Stitt)。

這雙「史施獅」在洋人總經理的「初心」中,應該沒有風水作用,但無論什麼事情一到了中國人手上,馬上就會跟五行八卦扯上關係。不妨這樣說:你不懂術數(真也好假也好),就是不懂中國人。比如滙豐銀行最初叫「香港上海滙理銀行」,一八八一年改稱「香港上海滙豐銀行」,「滙豐」兩字取其「滙款豐裕」之意,據說是華人買辦古應春,算過筆劃吉凶後才建議使用的。

根據滙豐官方紀錄,中環總行大廈在一九八一年開始重建,銅獅就搬到皇后像廣場待了四年,到一九八五年六月一日,「在風水師的監督下」(under the watchful eye of a fung shui expert),操控吊車的人員小心翼翼把兩隻銅獅吊起,並同時安放於適當位置,以免有一先一後之別。這段紀錄已清楚表明銅獅是風水物了。《Asia》雜誌一九三六年八月號亦記載:很多中國人特地撫摸滙豐銅獅的爪,相信會帶來財運,獅爪位置被摸得太多,也因此光滑起來。

到底有多少人相信滙豐銅獅是吉祥物,我沒調查研究,實在不得而知。但日前我可能時運低,竟給我見到某位藍絲鬼佬在Facebook吶喊「leave our lions alone」,並自言「像大多數香港家庭一樣(like most Hong Kong families),曾帶自己的小孩去撫摸獅子,把他們的手放在史提芬嘴裏,以期獲得好運」。照他所說,我該屬於「少數香港家庭」,因為我從未——將來亦肯定不會——去摸「史施獅」,大概是我全家都好幸福,不必再往銀行祈福了。

從一般風水師的角度看,能臣服百獸的獅子,通常是用來化解煞氣。我沒考察過滙豐的風水,但據坊間多數風水師所說,滙豐坐南向北(準確點來說是坐丁向癸),地形猶如利刃的尖沙咀恰巧對準滙豐,所以需要兩隻銅獅坐鎮擋煞。聽起來頭頭是道,但用玄空角度分析:銅獅屬乾卦,配六白金星,把它放在七運(總行在八五年落成,是七運建築物)坎宮(即面向的北方),會出現「3、6」金剋木之象,意味父權高壓,有硬碰硬的問題。滙豐以這雙銅獅來化解流年飛入的五黃煞,未嘗不可,但一般而言只加強了金木相剋現象,即使對銀行也算不上什麼吉祥物,跟香港運勢就更加沒有關係。

獅子在中國古代並不常見,反而在亞述和薩珊波斯王朝,「伏獅」是英雄象徵,跟帝王掛勾。但中國帝王很少伏獅英雄,曹操似乎是第一個這樣包裝形象的人(見張華《博物志》),顯然受蠻夷王室文化影響。撇開風水不談,純粹從文化意涵角度來說,獅子代表的從來不是人民,而是皇權。然後呢?就沒有然後了。

不要倒果為因:滙豐銅獅遭殃,是因為香港發生巨變(像日佔時期),而非獅子「受傷」令城市陷落。銅獅是香港歷史文物,值得保護,但亦不必過度詮釋,為它添加太多不存在的意義。

馮睎乾
電郵 :
philomusus@gmail.com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20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