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20年03月22日

〈大流行緣起武漢〉文言版 - 馮睎乾

《大時代》截圖

昨天邵頌雄教授撰文,評龍振邦、袁國勇的〈大流行緣起武漢 十七年教訓盡忘〉,點出了不少人皆忽略的問題:文風。邵兄評它「文筆風格夾雜」,開場白是「無厘頭的半白話」,「初看還以為是引用網上流行好幾篇以『荊楚大疫』為題的文言潮文」。龍、袁為什麼用這種表達方式?寫法是否恰當?從文學角度談這篇文,大概比政治角度有意義得多。

先看〈大〉文開首數句:「己亥冬,疫發武漢。庚子春,湖北大疫,國內疫者八萬餘,死者三千。」一般白話固然不這樣寫,當作文言也有問題,如「疫者」兩字就有點怪,似是生造詞,文言通常寫「民疾疫者」、「疾者」、「感癘者」之類,以「疫者」指稱染武肺的人,有點語病。但邵兄說〈大〉是把網上文言潮文「改頭換面」,我則不敢苟同。我認為這篇文的寫法,根本是其中一位作者龍振邦向來的文風。

龍、袁合撰文章已有多年,我看過他們在《灼見名家》發表的作品,處處見「半文言」風格。據我推測,〈大〉的風格是龍振邦的,他在《灼見名家》的簡介這樣寫:「龍振邦,香港大學醫學院畢業。傳染病及微生物科醫生,專研小兒科傳染病。愛憶舊懷古,以史為鑑。」尾句的描述,完全符合那「民國穿越而來」的筆法。我印象最深的,是在龍醫生有份寫的〈白文信:我只是巧匠凡醫!〉中,把十九世紀蘇格蘭醫生白文信(Sir Patrick Manson)的英語筆記引文,一律譯為文言,還把外國學者評論白文信的話翻成打油詩:「醫學會上觀奇文,方知世事如斯神。白君如非驚世才,定是醉鄉夢裏人。」可惜他沒提供原文。

龍醫生以「己亥」、「庚子」紀年,跟文言潮文的確偶合,但意義不一定相同。熟悉歷史者均知道,陶淵明的「甲子書年法」不是隨意的。《宋書·陶潛傳》說:「(淵明)所著文章,皆題其年月。義熙以前,則書晉氏年號;自永初以來,唯云甲子而已。」「義熙」是東晉末年號,「永初」是劉宋第一個年號。《宋書》所言,表示陶潛在晉代所作的詩文,會書晉氏年號(有時也書甲子),但入宋後淵明也許「恥復屈身後代」,則決不書宋氏年號,只以甲子紀年。

龍醫生到底是致敬陶淵明的「唯云甲子」,抑或翻炒大陸人的無聊潮文,見仁見智,我沒特別看法。但如果有中共人認定是前者,我建議「批鬥」龍醫生之餘,也千萬不要忘記揪出始作俑者陶潛——中國士人所有優良文化傳統,黃俄共黨都會看不順眼,這就叫「逢中必反」。

最後,朋友認為〈大〉的文風既不統一,建議我整篇譯成文言,但逐字翻譯只會不倫不類,也沒太大意義,所以我姑且撮要地「超譯」這篇〈大流行緣起武漢〉,以誌此「文壇」盛事:

己亥冬,疫癘初發於武漢,府官弗問,黔黎弗知。及庚子春,湖北之疫大興,吏民始怵然而懼。政府見疫將大行,遂禁民出戶。唯害氣已流行荊楚,播越四方,罹之者不可勝數,或猝死溝壑,或頓踣康衢,或闔門而殪,或覆族而亡。一月之內,民疾疫者八萬餘,歿者三千。荊楚民眾雖絕足月餘,然癘氣不止,其流播乎赤縣,遠及海外,為害亦大矣!世衛失官,昧昧焉不知預警,致諸國無備。三月,大疫熾於寰宇,唯臺灣、香港、澳門、星國免焉。若乃疫疾之源,為冠狀病毒,此病學名冠狀病毒感染-19,俗稱武漢肺炎。病毒之命名,每據病毒宿主之所在。今冠狀病毒之能感染哺乳類動物者,其宿主或蝠或鳥,俱可千里而來。欲究病毒之源,莫若取宿主樣本於疫氣始發之所,即武漢華南海鮮批發市場是也。然學者未及蒐證,市場已為吏曹洗濯一空,故元祖病毒之發源地,無從稽考。或以基因排序法溯源,則蝙蝠蓋病毒天然宿主,而華南海鮮市場為疫氣始發之處,庶幾可知。或曰病毒源於美國,其為無稽之談,愚氓之論,自不待言。疫癘橫行,傷人實多,其治本之策,一曰求真,二曰教民。求真則反求諸己,知疫起之因,在市場不潔,風俗乖戾。教民,使之去野膳之陋俗,返文明之正道,則可防疫癘於未然。若官府政教失所,庶民冥頑不靈,則沙士大疫,必再三發矣!可不慎乎?

馮睎乾
電郵 :
philomusus@gmail.com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21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