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20年04月04日

哥哥的偶像竟是他 - 馮睎乾

互聯網

越想越羨慕Joyce陳韻文,有緣跟張國榮在鏡裏相遇,還聽到他在現實世界說的王家衛式對白。「你係咪覺得我好靚呀」跟「你今晚發夢會見到我」一樣,只能出自哥哥嘴巴,他講出來是迷死人,別人講你只想打死人。

做過電台音樂節目主持人的Joyce,說完了那個充滿強烈畫面感的故事後,不忘推薦我細聽哥哥演繹的南音〈客途秋恨〉,說「它很能inspire你,尤其是知道了張國榮的結局」。我同意Joyce的講法,哥哥把〈客途秋恨〉唱得苦澀蒼涼,纏綿悱惻,的確動人。但我覺得他在七十年代出道時,以稚嫩雞仔聲唱的〈We're All Alone〉,更令我不勝唏噓。

論技巧,原唱者Boz Scaggs或翻唱的Rita Coolidge,都較當年的哥哥好。但如果你細味歌詞,會發現它是寫一個孤獨的傷心人,幻想與情人永不分離,在夢中let it all begin,「不如我哋由頭嚟過」,最後只能owe it to the wind。哥哥不自覺的雞仔聲,與歌詞的壓抑感形成強烈對比,錯有錯着,反唱出一種帶自我欺騙的純真。這支歌的憂鬱絕望,似乎預告了哥哥的結局,彷彿不是張國榮在演繹它,而是它演繹張國榮。難道這就是命運的玩笑?

命運的蛛絲馬跡,往往要很多年後才漸露端倪。去年有一次見到譚家明導演,我問起拍《烈火青春》時的哥哥是怎樣的,他就講了一件鮮為人知的事:誰是哥哥模仿的偶像?或許很多人因為《阿飛正傳》而想到占士甸。不,哥哥對譚導說,他的形象其實參考那位主演《金粉世界》、《陌生女人的來信》的法國明星路易佐丹(Louis Jourdan)。

張國榮逝世前一兩年,為籌拍自導自演的電影《偷心》而心力交瘁。故事講四五十年代的青島,女主角樓上搬來一個鋼琴家,他那手動人的琴音令她墮入愛河。我一直不知道哥哥為什麼想拍這個故事,但譚導一提起路易佐丹,馬上令我想通。電影《陌生女人的來信》中,路易佐丹正是演一位鋼琴家,以其琴藝令樓下女子魂牽夢縈。

假如哥哥的偶像不是路易佐丹,可能就不拍《偷心》;不拍《偷心》,也許壓力就減輕不少,他會有不一樣的命運嗎?

馮睎乾
電郵 :
philomusus@gmail.com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21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