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20年07月09日

陳弘毅KO湯家驊 - 馮睎乾

「時窮節乃見」out了,今期流行「時窮則奶共」或「時窮乃折現」。比如港大法律學院陳弘毅教授,從未聽說他淚灑雪廠街,誰知一旦曲學阿黨起來,就什麼名譽都豁出去了,比任何人更能斷捨離,居然說「港區國安法」是中央與香港訂立的「新社會契約」,真是連湯家驊也要叫聲大佬。

陳弘毅要支持國安法,那是沒問題的,但不能為了支持國安法,硬生生曲解「社會契約」(social contract)這個概念。當年陳弘毅負笈哈佛,唸法學碩士,師從孔傑榮(Jerome A. Cohen),7月5日孔傑榮在網誌發文駁斥他的學生陳弘毅,說道:「每個法律教授都應該知道,雙方自願簽訂的才是契約……但新的國安法在任何意義上都不是契約。它秘密起草,極度含糊,是毫無商量餘地的政治與社會勒令(non-negotiable political and social diktat),馬上削弱了香港的自由。」

留意孔傑榮用的字眼是diktat,指死命令,來自德語。有說此字流入德文外的語言,始於形容1919年的《凡爾賽條約》。當年談判由英、法、美三巨頭把持,德國不得參與,卻要硬食所有條款,情況一如今日「港區國安法」,條文完全由北京閉門決定,強加於香港市民,不,是全地球的人甚或外星人。

社會契約論盛行於啟蒙運動,學說見於霍布斯、洛克和盧梭等人著作,儘管各有不同,但精神是一樣的:人自願放棄某些自由,接受約束,是為了個人權利獲得保障。只要你是識字的,都決不可能誤解以上這句話。社會契約必須是公民和政府雙方自願訂立,方式是按民主程序立法;而人民之所以甘願受限制──請毋忘初衷──是為了換取個人權益的保障。「港區國安法」符合以上定義嗎?

去年被陳弘毅貶斥為「完美風暴」的《逃犯條例》修訂,違背香港主流民意,正是社會契約第一層破壞。繼而警察弄權、721失蹤,明顯沒履行維護秩序、保護市民的責任,是社會契約第二層破壞。一年來的動蕩,源於政府沒對市民守約,陳弘毅卻隻字不提;現在下達一個diktat,居然稱之為「新社會契約」?

對,我想通了,陳教授說的不是「新的社會契約」,而是「新社會的契約」,跟「社會契約」無關。中文真是博大精深啊!

馮睎乾
電郵 :
philomusus@gmail.com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20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