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12月22日

我們堅持下去,才有希望 - 黎智英

建制派區議會選舉慘敗,民建聯將予敗選的前議員照舊做議員時的收入,讓他們可以有足夠資源在地區繼續以前「蛇齋餅糭」的服務。反正這次慘敗是被林鄭的送中法案所累,繼續「蛇齋餅糭」保持實力,等待逆權運動過後東山再起。對於有阿爺背後支撐資源無限的民建聯,表面看來這不失為明智之舉。問題是,這次民建聯慘敗不是地區服務的「蛇齋餅糭」做不夠或不好,而是罔顧市民安危,助紂為虐的無恥保皇立場被市民唾棄,民建聯或建制派以後可以革面洗心,以維護香港法治和市民的自由為己任嗎?當然不可能,否則就不是保皇黨了。今次建制派慘敗不是逆權運動一時的影響,而是市民從這次運動看清楚,當社會的法治和市民的自由受嚴峻威脅,民建聯等建制派不僅沒有挺身而出保護,更是落井下石,作為鎮壓市民和剝奪市民自由和法治的幫兇。敵我分明清楚不過,市民以後還會支持與民為敵的民建聯等建制派?生命誠可貴,自由法治價更高,想以「蛇齋餅糭」繼續賄賂市民便可以東山再起嗎?你們的良知太麻木,太看不起市民了,市民不是你們眼中沒有尊嚴、沒有是非黑白的芻狗!

林鄭月娥就更離譜,有傳媒指她要利用納稅人的金錢來維護保皇黨的實力,要為這次區議會選舉失敗的議員安排公職,以予他們安撫和獎勵。林鄭是否臥底共產黨員?否則為甚麼做出來的事情都是按照極權者的思維?對她來說,這次建制派敗選是非戰之罪,是他們忠心耿耿維護政府的權威(惡法)而受到牽連,因此政府有責任安撫和獎賞他們。林鄭月娥眼中只有政府的權威而沒有市民的權利,她關心的是政府行使權威的能力,而不是保護市民的權利和自由的法治。她眼中根本沒有法治這回事。法治的基礎是法律之前人人平等,她怎可以利用政府的資源獎賞建制派而厚此薄彼?是的,建制派區議會選舉慘敗是她送中法案所累,但被她送中法案所累的不止是建制派,又不見她補償那些因為她的送中法案,被警察打到斷骨頭破血流甚至不知所終的市民?又不見她特赦因為她的送中法案所牽累而被捕、將會被控訴面臨牢獄之苦的市民?林鄭月娥對應外國的譴責,口口聲聲說香港的自由沒絲毫受損害,難道政府罔顧法律的公正,市民的自由沒有受損害嗎?不用說DQ議員,剝奪黃之鋒等年輕人參選的資格,一地兩檢等蠶食我們自由的陰招,就是你的送中法案已直接威脅香港人的自由和法治,雖然最後撤回,已損害了我們的自由。就如我家被歹徒打劫,雖然被發現打劫不成,我的家居安全受到威脅,從此蒙上不安全的陰影,難道我的家居安全不是受到損害嗎?林鄭月娥你不是不知道法治的底線,而是道德敗壞麻木了良知,使你無法看到是非和公義。你不配做香港人,更遑論香港人的特首了,下台吧!

雖說林鄭已毫無公信力,不下台僅是行屍走肉的木偶,到了今時今日,其實她是否下台意義不大。我們要的是普選,時代革命尚未成功,我們逆權運動仍須繼續。區議會選舉大勝,市民醒覺只要能萬眾一心,議會政治可以是我們抗爭的強大力量,我們的自由是可以自己救的。而且,年輕人看到街頭以外另一途徑的抗爭力量,增強了他們對前景的希望,減輕了他們在街頭抗爭的壓力和急切性,也減低了他們勇武抗爭走向極端的危險,奠定了我們長期抗爭的條件,因為抗爭必須採用中庸之道,才能走完漫漫長路。能夠堅持這原則,我相信最後我們必會勝利。不是嗎?我們逆權運動雖然傷亡慘重,我們卻阻擋了送中惡法,團結香港人萬眾一心保護家園的決心,獲得了以美國為首的自由世界國家和人民的支持,美國政府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和最近壓倒性的區議會選舉勝利,只要我們堅持不灰心,最後贏回《基本法》賦予我們普選的權利,絕對有可能。

我們要警惕的是不良份子的滲透破壞。例如最近警方檢獲的手槍和子彈,兩枚炸彈和黑衣人在終審法院門前扔汽油彈縱火等,我懷疑都是想將我們運動的暴力擴大,破壞我們運動的滲透者所為。這些滲透者聽說是有中國背影,想在港製造麻煩給習帝的權鬥對手所為。他們想利用我們的運動作為中共權鬥的彈藥,我們不能中計。那天跟陳日君樞機談起,他說要避免滲透,勇武派是時候組織領袖團隊,有了領袖團隊便有了原則和勇武的底線,滲透者的過激行動便輕易被揭發,因而想利用我們的運動作為權鬥的彈藥就難以得逞。勇武的手足們,請考慮一下陳樞機的意見。

還有聽說一些鼓吹港獨的知名人士,都是習帝權鬥對手促使,想在香港製造大災難,逼中共派解放軍入城鎮壓,掀起自由世界對中國經濟和政治制裁,給今日面對四面楚歌危機四伏之際的習帝添麻煩,我們必須小心。位於中共極權危牆之下,港獨不但無可能,我們更會失去了國際和市民的支持,是死路一條。反正若我們爭取得到普選,因為核心價值認同一致,我們會得到自由世界國家和人民的支持。挾住這強大的國際支持,我們的自由有更大的保障。而且,普選的自由民主價值觀,難免會衝擊中共的獨裁意識形態,我們甚至最終可以改變了中國的獨裁統治。普選只會予以我們的自由暫時保障,最後的保障,終究是一個自由開放的中國。我們必須繼續為取得普選堅持抗爭。

除了抗爭運動堅持繼續,明年的立法會選舉是我們繼區議會勝利後,再接再厲的目標。要達到這個目標,最令我們擔憂的,也是滲透者利用鎅票分薄泛民選票的惡行。李永達說,最有效避免滲透者鎅票惡行的方法,是泛民舉行初選,選出參選的候選人。這是個好主意,而且利用手機電子投票軟件投票,可以確保沒有重複投票之慮,方便又準確。我相信既然李永達講得出這主意,應該已是泛民認同正在嚴肅考慮的做法。很好,現在做好準備,到時我們便馬到功成。前景是樂觀的,我們必須堅持下去。

黎智英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21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