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12月29日

反極權 台灣更不害怕 - 黎智英

台灣《蘋果日報》

台灣總統大選還有十多天揭盅,其實一個多月前看民調結果已清楚不過,韓國瑜民調輸蔡英文近三成,韓的競選陣勢像洩了氣的氣球,疲竭力盡,章法雜亂,反觀蔡英文的陣營氣勢如虹,贏人又贏陣。韓國瑜氣數已盡,神仙也沒法救了,輸是輸定的了,還好有選舉經費剩下的捐款作為安慰獎,一番苦心並沒有白費。

韓國瑜深得中時等紅色媒體支持,傾力盲捧,他的一舉一動都是大新聞。他當上高雄市長,中共盡量予以經濟利好,還促使不少在大陸有生意的大老闆承諾在高雄設廠和投資,他競選總統最後還是慘敗收場,為甚麼?因為當國家安全成為關注的議題,人民恐怕自由受到威脅,中共的金錢政治在韓國瑜競選市長時奏效,到競選總統,國家安全和個人自由會受到威脅的國家層面時,便完全失效,甚至有反效果,是因為金錢誠可貴,自由價更高!香港最近半年來的逆權運動,清楚表明了中共金錢政治思維盲點的癥結。

香港年輕人掀起一場轟轟烈烈的逆權運動。運動源於香港特首林鄭月娥,想利用港人在台灣犯的謀殺案,企圖瞞天過海引用看似無傷大雅的「引渡法修訂」,徹底摧毀香港的法治和自由,把香港人斷送給中共的「法律」任由擺佈。年輕人奮而反抗,香港人團結一致保護家園,一百萬人,兩百萬人相繼上街遊行抗議。「修訂草案」最後被迫撤回,運動不但沒有停止,市民上街抗議加劇,年輕人抗爭衝突更勇武。

但是,香港政府和北京還是認定,這次抗爭運動歸根結蒂不是「修訂草案」,而是香港樓價太高,物價太貴,年輕人生活壓力太大,情緒不滿所造成。對於唯物主義思維的中共,人只受物質因果循環影響,沒有靈性精神面貌,溫飽便是人權。香港人不滿都是因為經濟問題,在中共的字典裏人是沒有自由、法治、人權和尊嚴訴求的。儘管我們清楚表明「五大訴求,缺一不可」的訴求裏並沒有經濟元素,中共仍認定這些不過是口號,用以作為抗爭搞麻煩的藉口。中共可怕的地方是,把人當成是純粹被物質驅使的動物,而不是有靈性和精神面貌的人。

當中共認為金錢可以解決香港人所有問題,我們的訴求始終不會被解決,香港人的逆權運動仍會繼續。在中共金錢萬能的思維世界裏,自由如糞土,人民只是極權機器中的螺絲,最後只會令他們在這資訊開放時代無地自容。政治是自由的保障,不是溫飽的圖騰,以為有錢大晒的金錢政治思維只會處處碰壁。

很多台灣人害怕被政黨出賣,例如若國民黨親中的韓國瑜當上總統,台灣唔驚有鬼!但驚是多餘的,沒有政黨總統可以出賣台灣。看看今日香港,我們在極權虎視眈眈下,自由受到威脅,人民力量還是可以發揮作用,你便知道,香港七百多萬人有二百萬人上街示威遊行,台灣總統要是出賣台灣,台灣沒有七八百萬人上街才奇,而且行動會比香港人激烈,誰做總統誰就要馬上下台,毫無疑問,誰敢出賣台灣?

在今日網絡世界資訊透明,善惡分明,是個人主義抬頭,自由代價高漲的時代。沒有獨裁者付得起收買(曾經擁有自由的)人民自由的代價,不是金錢便可以收買到政治力量。但是,可以像中共對台灣一樣威迫利誘啊!金錢利誘不成,強迫鎮壓便成了吧。不,今天網絡媒體即時通訊互動發達,人民隨時組織起來抗爭的力量是勢不可擋的。看看香港在北京極權魔掌籠罩下,不是還能透過社交媒體,隨時發動起強大的人民力量對抗鎮壓嗎?不,強迫和鎮壓人民成本太高了,就是極權暴戾的中共也不敢在香港重蹈六四屠城的覆轍,就知道國際輿論與制裁的力量有多大,嚴重違反國際公義代價有多高了。但是,生活在自由民主國度的台灣人,中共更不能直接強迫和鎮壓,只能以經濟封鎖和金錢收買人心。但是金錢是買不到人心的,因為自由無價。

誰願意生活在電子監控下,你一舉一動都在政府監視中,如果你是回教徒還會被關起來洗腦,也要被迫食豬肉的國度裏?是的,大陸市場浩瀚宏大,充滿誘因,很多台灣人趨之若鶩,往大陸工作或做生意賺錢比在台灣賺多好幾倍。但是金錢誘因是有極限的,當自由被習近平現時的意識形態控制得越來越嚴苛,到了某一程度在大陸工作和做生意的人還是忍受不了,也會把工作和生意搬回台灣,自由實在太昂貴了!現在我們看到不少台商陸續回流台灣投資,便是很好的證明了。

蔡英文贏硬,連任毫無懸念,很多人都希望她能虛心接受過去三年多來經濟慘淡的教訓。請謹慎考慮不要盲目關閉核電,令電力儲備不足,生意投資人卻步(就是日本311大地震海嘯造成的核爆災難,死人極少。核能發電比起石油和煤發電的污染,造成的死亡人數更不可同日而語。核電對環境和人體損害最少,也是最安全的發電能源)。要重新檢討勞工法例對工人和企業造成成本增加和減低收入的影響。大陸對台灣經濟封鎖對台灣經濟影響還是重要的,韓國瑜敗選,中共必然會盡量給高雄經濟利好,以作示範。蔡政府應順水推舟訂立法例,讓地方政府只要不涉及國家安全和政治議題,可以有自主權與大陸貿易和合作經商。若地方政府與大陸經商貿易暢順,台灣經濟便可有喘氣的空間,經濟壓力舒緩,人民生活改善,是做總統應有的氣魄、胸襟和責任。我們要克服的只是對中共政權的恐懼。若香港人在極權魔掌籠罩下,仍能起來反抗並不害怕,台灣有健全的民主制度和美國防衛的保證,以及國際自由國家的支持,還有甚麼可害怕呢?

黎智英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21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