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4月28日

向九子致敬 - 程翔

為爭取民主而被審訊、定罪和判刑的「佔中九子」,以及即時入獄的四人,都是為香港的福祉、為七百萬市民的公民權利而犧牲個人的自由、幸福、安逸。這是一種無私偉大的奉獻精神,每一個市民都應該感謝他們,向他們致敬。

自從案件開審以來,每讀到他們的陳詞,我都禁不住要流淚。陳健民的「燃燈」、戴耀廷的「苦杯」、以及朱耀明的「敲鐘」,都令聽者無不動容,場內場外,都聞哭泣聲,特別是朱牧師的發言,更令不少庭警及工作人員飲泣。這三篇陳詞,必將成為今後民主運動的思想明燈,鼓勵千千萬萬的人前仆後繼地去爭取我們的民主。這些陳詞,也將成為國際社會公民抗命歷史上擲地有聲的文獻。

在法庭上,被審判的雖然是九子,但世人看到的被告卻是中共。正是中共的背信棄義才導致出現這場持續79天的「佔領運動」。歷史上,中共違背對人民的承諾可以說是屢見不鮮,卻從沒有人能夠在一個法庭上公開指控它。戴耀廷教授的慷慨陳詞,把中共如何違背其寫在《基本法》關於普選的承諾,侃侃道來,使法庭不啻成為一個控訴中共的場所。這場審判,讓國際社會加深了對中共背信棄義的認識,加深了對香港能否實現真正高度自治的懷疑。所以,被判刑的是九個人,真正受到歷史審判的是中共。

另一個將受歷史審判的是當年的特首梁振英。他曾經是《基本法》諮詢委員會秘書長,應該充分理解人大「8.31決議」違背了當年中共對普選的承諾。作為特首,他非但沒有指出北京之錯誤,反而順着北京的錯誤壓制香港人接受一個假普選方案,這時,市民啞忍了20年的怒火才不可收拾的爆發出來。沒有北京違諾在先、梁振英匍匐在後,根本不可能觸發這場佔領運動。

香港特區律政司加控三子「煽惑他人犯公眾妨擾罪」,我不禁要問,群眾究竟是給三子煽惑出來,還是給北京、梁振英煽惑出來呢?沒有北京和梁振英的斑斑劣跡,單憑三子登高一呼就能動員數十萬人上街佔領金鐘達79天之久嗎?人在做,天在看,歷史將會還九子一個公道。

作為一個曾經因言賈禍而身陷中共牢獄的過來人,筆者想提醒一下幾位被判即時入獄的朋友(戴耀廷、陳健民、邵家臻、黃浩銘):雖然您們都有充分的思想準備和以昂揚的鬥志來迎接牢獄生涯,充分體現了「慷慨歌燕市,從容作楚囚」的氣魄,但畢竟這是人生一個波折。牢獄生涯會產生三種壓力,一是失去自由的壓力。失去自由本身能產生巨大的心理和生理壓力,最低限度是很多日常生活習慣需要調整和適應,輕則導致失眠或便秘,重則會導致身體出現不明原因的疼痛,最近邵家臻出現了心律不齊的狀況,可能就是這種壓力造成。二是思念家人親友的壓力,輕者內疚不能夠為至愛親人盡自己的責任,重者擔心由於自己的坐牢而連累家人。這種壓力,開始時不一定會感受到,時間長了就能夠令人焦慮抑鬱。三是自我期許(self-esteem)的壓力,就是如何使自己的牢不要白坐,使自己能夠從這個人生的低谷躍攀至人生另一個高峰(在大陸還有一個更難受的壓力需要克服:就是監獄內置一套刻意貶損被囚者人格尊嚴的管理制度,詳見筆者《千日無悔》一書,茲不贅)。希望幾位能夠處理好這種種壓力,使監獄本身成為一個可以「就地取材」的地方用來磨練自己的心志。

每一個香港人都應該以九子為榜樣,「天真」地去爭取屬於我們的公民權利。要知道,人類社會的進步,都是由被世俗眼光目為「天真」的人去嘗試走出第一步的。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21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