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11月04日

【鳴鏡高懸】我再次買樓―檳城(二) - 張一鳴

檳城的地產市場可能是近十年的低潮,因為政府大量填海,導致供過於求。 資料圖片

檳城雖然是小城市,經濟動能也不差,不少科技公司,如Intel及Dell等,在當地都有設廠、旅遊業蓬勃,郵輪碼頭在2019年就有大約138郵輪停站。

另外,當地也正在興建地鐵,由機場連接到市中心George Town,雖然國泰每日只有兩班航機飛香港,但就有自己的貴賓室,其他航空公司都只有共享貴賓室,反映國泰怎樣看檳城這個市場。由1996年引入的第二家園計劃(前稱銀髮計劃)及監護人簽證政策都帶來不少投資及資金,筆者每到一物業考察,都一定見到有西方人在健身室做運動,或中國人種的老人家由工人照顧在平台享受生活。

檳城的地產市場可能是近十年的低潮,因為政府大量填海,導致供過於求,也就是這個原因使筆者再次出手。雖然市場供應很多,但筆者看得上眼的就只有兩個單位,沒有買的是一個6,000呎、無敵海景的單位,賣價只是290萬馬幣(約570萬港元),在香港只能買到劏房,因為太太覺得作為退休之用,這實在太大,最終選擇了在Gurney較細的新單位。

當然檳城也有其負面因素,如發展中國家的風險,外滙管控非常嚴格,筆者考察的時候撞正印尼大山火,霧霾非常嚴重,不過就算私人樓價非常高的新加坡也不能倖免。

張一鳴
mailto:derekcheung00@gmail.com
本欄逢周一刊出


derekcheung00@gmail.com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20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