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20年06月07日

反送中期間牧者收到過的恐嚇 - 林夕

亮光文化出版社圖片

《On Tyranny》(論暴政:二十世紀的二十個教訓) 其中一大教訓,很多朋友都互相教訓過了:鬥命長,少看重複的新聞、多看書。

最近在看《那動人的時光》,是傳道人陳韋安博士記錄反送中期間的心路。那段時光,雖然叫「動人」太輕巧,私下認為叫「駭人」比較實在,但這書裏的文字卻實實在在動人心弦。

四十多位教牧在抗爭期間收到恐嚇短訊,這事件在香港沒多少人留意過,我一位基督徒朋友早有跟我提到過,就是要求他們別再就政治議題發聲,可見強權無所不用其極,統戰或滅聲分工極精細。我問朋友受恐嚇者他們反應如何?自然沒在怕,但有什麼提防措施嗎?好奇極了、急了。

此書作者當時做了一件事,讓我意想不到,看完了在想,又理所當然。他鼓起勇氣——沒人是天生的勇者,不怕是不受恐嚇而噤聲——不但沒收聲,更直接跟對方開聲,嘗試跟恐嚇他的人坦誠對話,萬一對話期間受激怒怎辦?

好了,揭曉了:對方身分,原來首先是一位基督徒,然後才是一位警察。

噢,都是主內弟兄,這四個字對基督徒也是免死金牌,而且更罪加一等,在主內「互相殘殺」還手足?以我在這方面「暴烈」的脾性,不是盛怒媽媽叉叉就是淚流披面,牧者冷靜沉着,放開胸懷問對方目的,其實就是要表達「一大訴求」,希望他們這班牧者,明白這事件中,部分警察需要別人更多的同情與體諒。

看到這裏,各位別急着誰誰死全家,同情?體諒?陳韋安跟我們有一樣震撼:他覺得這已不是恐嚇,是另一種抗爭。雖然暴力、衝擊、不合法,但他其實只是想透過這手段讓他們這班牧者知道這警察的訴求與願望。

先別急着說這位牧者是「耶膠」那麼難聽, 我們,起碼我自己要記住,憤怒有時,反思有時,他就開始研究北愛爾蘭教會的抗爭,要長達三十多年的對抗才「復和」,且「復和」並非放諸四海的真理,這牽涉時間(chronos)和時機 (kairos)。香港要多久?也別急,陳博士認為: 「別人的罪孽,也是彼此的痛苦。惟有時間過去,我們才能從自己的苦痛身上,逐漸也看見仇敵的苦痛;它需要一段非常漫長的過程。 」我則回想,每次跟藍絲吵架爭論,最後一個個越逼越遠,變成純度極高深藍絲,例如一聽到警察也值得同情噢,我就開罵了。是,身為《Shall We Talk》的作者,看到此書此處,慚愧之際。


linxiapple@gmail.com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20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