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20年06月07日

寫給相信馬蹄露的蠢人 - 馮睎乾

(互聯網)

去年跟成蟲、痰永淪、愚民樂、荷蘭叻、涼渣輝、撐警B一起被《人民日報》微博表揚為「愛國藝人」的馬蹄露,總算沒辜負黨的厚望,一直努力做好一條底褲、一張廁紙的角色。今年6月4日,馬蹄露在Facebook張貼一輯六四「暴徒」相冊,展示坦克車被焚、軍人被圍毆甚至於燒焦的照片,還煞有介事問她的粉絲:「你看到什麼?」

馬粉自然交出標準答案:「我悼念六四軍人,學生很殘忍」、「咪又係一場顏色革命,香港人呢一年受夠了」、「六四的真相是很多軍人被殺害」、「真相是美國策動學生暴動」,諸如此類。難得一位出淤泥而不染的網民留言,說「看到31年前中共毫無人性的暴行」,馬蹄露這位國家級偽人竟紆尊降貴親自回覆:「爭大眼睛看一看,這是當時人民及學生的暴行!美國煽動學生攪民主,人民子弟兵活活被燒死。」

唉,少壯不努力,老大馬蹄露,寫短短兩句也充斥白字,把「睜大」寫成「爭大」,「搞民主」寫成「攪民主」(「攪」和「搞」雖然在六七十年前一度相通,但今天兩字的意義已明確區分開來),連中文字也不懂得寫,你有什麼資格做中國人?難怪馬蹄露只能跟荷蘭叻平起平坐,而不能收稿費扮演讀屎片的文妓了。

然而不識字的人,其實連照片也看不懂。馬蹄露貼出軍人焦屍相片,說「人民子弟兵活活被燒死」,卻不知道燒死他的,正是人民。讓我形容一下這張需要家長指引的照片吧:一具被燒得枯焦的屍體,肚子被剖開,脖子被套上繩子,掛在一輛發黑的公車上,全身赤裸只穿襪子,手中有一根鐵棍,頭上有一頂未被燒毀的軍帽。這張照片多年來廣為流傳,一直被中共用作「暴徒殘殺軍人」的有力證據。信者固然腦殘,不信的也不見得知道真相。我看見許多不認同馬蹄露的網民,留言質疑軍帽為什麼沒被燒毀,似乎以為那條焦屍不是軍人。不相信馬蹄露是對的,但這樣質疑照片也是錯。

這個被燒死的兵,叫劉國庚,是解放軍北京軍區第63軍直屬通訊團第2營第4連第1排少尉排長,6月4日被殺,中共追封為「共和國衛士」。央視新聞還播放國家領導人安慰他父親的感人場面。根據中共批准出版的《北京風波紀實》,民眾當時在長安街口攔截運送彈藥的車輛,劉國庚的部隊也被包圍,劉到場協助他的小隊,「一群暴徒猛撲過來,磚頭、瓶子、鐵棍雨點般地打在他倆的頭部、胸部,司機當場被打昏,劉國庚被暴徒用極其殘忍的手段殺害後,又被暴徒焚燒,並將遺體吊在一輛大轎車上。」

看了官方版本,不妨再看看加拿大著名歷史學家卜正民(Timothy Brook)筆下的「野史」。在1992年牛津出版的《鎮壓人民:北京民主運動的軍事鎮壓》(Quelling the People: The Military Suppression of the Beijing Democracy Movement),卜正民記下一則關於劉國庚的「街談巷議」(the story on the street):劉用AK-47向民眾近距離開槍,殺了四人,結果彈盡時被「私了」。有人可能追問:「街談巷議不可以是假嗎?」可以。但怎樣假,也假不過馬蹄露張貼的相片。

台灣出版的《天安門一九八九》也刊登了劉國庚焦屍照片,但角度不同,可清晰見到掛着屍體的公車車身有以下簡體字塗鴉:「他殺死四人!殺人犯!人民必勝!還血債!」萬一你找不到《天安門一九八九》,這張有字的照片也見於2008年哥倫比亞大學出版的《痛史:現代中國文學與電影中的創傷》(A History of Pain: Trauma in Modern Chinese Literature and Film)第302頁,作者是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中國研究中心主任Michael Berry博士。

馬蹄露不會告訴你的真相是:牠貼出來的焦屍照,早經中共篩選,截除了「他殺死四人!」的塗鴉部分。牠也不會告訴那些說「很多軍人被殺害」的粉絲,原來被鄧小平追封的「六四烈士」,只有14人。你寧願相信不通中文、不辨是非,甚至連軍人名字也說不出的馬蹄露,抑或相信卜正民等學者,不僅視乎你的智力,也取決於你的人性。連字也不懂得寫,馬蹄露當然更不會聽過孟子「無是非之心,非人也」這句話。不懂得中文字,只是沒資格做中國人;不懂得分辨是非,你根本就沒資格做人。


philomusus@gmail.com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20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