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20年07月04日

白宮會不會換人 - 陶傑

(法新社)(法新社)

美國傳出共和黨換人另選總統,當不出奇。

川普是一個慣於與企業老闆溝通的大亨,慣於向伙計或年輕見習生訓話的老闆,但他的生涯中從未預過與普羅大眾溝通。共和黨擔心,美國處於瘟疫、冷戰與國內暴動期,川普無法像列根一樣,樹立國父級的道德權威形象,為國民帶來信心。

幸好對手拜登,患了早期老人癡呆症的失語症。川普的優勢是與拜登個人辯論,詞鋒與魅力可輕易取勝,但疫情限制,若無公開辯論,只靠推特,川普之任性與善變,則變為劣勢。

當然,白宮的抉擇,不靠總統一個人。然而總統的個人風格,有重大影響。

譬如,過渡期的福特,性格低調而木訥,但一九七五年,福特促成東西歐各國,簽署赫爾辛基條約,一致同意降低與蘇聯的冷戰對抗氣氛,轉而支持東歐國內的異見分子。福特認為,其任內這一手佈局,為十五年後蘇聯東歐集團垮台,埋下了種子。

至於列根,由於堅信自由可以戰勝獨裁,只憑一點近乎宗教的信仰,其他一切不管,放手讓人才來實踐,結果造就了蘇聯帝國的垮台。

蘇共垮台並不發生在列根任內,而是到布殊接手時才發生。布殊富有外交和情報經驗,此一條件在布殊成為副總統之前幾十年的專業生涯已經滴水成川一樣會聚形成。布殊沒有列根的人格魅力,但布殊即位後,可以令蘇聯與東歐在滴水無痕的狀況之中自然瓦解,不費一兵一卒。這一點,有史學家認為,是老布殊的功勞。

但是老布殊放過了中國,即發動海灣戰爭,也隱忍而不攻取侯賽因。頭一點,到底是不是錯誤,在學術界和智庫引起爭議。至於第二點,布殊留下侯賽因,是為了制衡伊朗和中東開始崛起的極端恐怖勢力。這一點證明老布殊看得準,但是他兒子上台,急於求成,改變他老爸的長遠謀略,美國從此多事。

以陰謀論角度回顧,布殊放鄧小平一馬,造就中國經濟崛起,也令美國產業順應着全球化搬去中國,令美國可騰空向高科技發展。川普上台,認為時機到了,開始扭轉大局,重組世界經濟。這一步大棋也許勝不許敗。

川普的黑色怪誕風格,共和黨出此人選是為了衝擊西方左翼轉化為左膠之下的僵化與赤化,但川普的優點,逐漸變成了他的局限,因為半途殺出一個瘟疫,全球對中國的戰況吃緊。而美國現在需要一點點意識形態,如列根那種高度,但川普只是商人,對於自由,他缺乏列根的信仰高度,竟與金正恩習近平等在大老闆的層次覺得投機,博爾頓的回憶錄顯示,這一點,引起共和黨不安。


mcwriter@appledaily.com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20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