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20年07月08日

電影配樂巨匠 - 陶傑

意大利電影配樂大師莫里康內逝世,壽高九二。

莫里康內與意大利導演里昂合作,憑奇連伊士活由美國來主演的獨行俠西部片三部曲成名。尚無場景,莫里康內音樂的畫面先至,觀眾在音樂裏看到荒漠黃沙上怪石斷崖,然後怪客出沒,飄過幾條黑影,藍天之中有幾隻食屍鷲在盤旋。

莫里康內將配樂化為意筆,東潑一片青冥,西灑幾點空蒼,電影的氣氛、氣魄、氣場全出,然後才見到奇連伊士活那張風刀沙刃削出來的面孔。

電影湮沒了,畫面在腦海留下來。為何畫面能留下?因為音樂的刀鋒鑿刻了那幾個畫面,像南達科他州的總統石像山,輪廓在日照中不朽。莫里康內即此音樂的巨匠神筆。

導演和攝影師若有幸配上他,他的音符是另一種燦爛豐潤的留白。一看畫面,即知道何等詮釋。都以為電影音樂只是錦上添花,豈知半世紀過去之後,他的音樂方是正品,電影才是他的作品的詮釋。換言之,你以為他的音樂最多只是一部巨片裏的史湘雲,豈知當光影散盡,他一蓋棺,方驚悉他一生的宇宙成就了一個曹雪芹。

有一部戲叫做「龍虎大賊鬥千軍」(Duck, You Sucker),莫里康內的配樂若一泓三段的流水旅程:本來淙淙而下,若遇一淺渚,涓滴欲斷,卻忽然繞一個彎,匯聚了其他的溪流一齊奔流而下,聞之似令人得道大喜。此曲不知如何寫就,只能說意大利人的血液裏有一股生來的賊壞,卻又糅合了地中海湮碧的感性, 法國人和英語國家說的浪漫,就是少了這三分狡獪,所以意大利男人特別令全世界女人着迷。

這股少年惡作劇的賊性,尤其在晚年為塔倫天奴的配樂表達出來。但三十年前的「星光伴我心」(Cinema Paradiso),不知何故又柔美得如此令人心折。真正的Be Water:他的音樂並無猶太人約翰威廉士的計算,可為逸興思翩的飛瀑,可為驚鴻照影的靜塘,可成淺溪,可成汪洋。一切如信手由雨後的彩虹,輕鬆摘下來一截,裝點一齣心靈交感的戲。

遇上好導演,一戲結緣,電影製作事必曲終人散,但流水高山,更是知音恆遠。最捨不得他的,是與他在後期製作的錄音室一齊看毛片不知日之既白卻一齊哼着曲子的人,一根香煙,擱在桌上煙灰盅裏,那一夜不知不覺燒成的餘燼,就是人世間境界最高的友誼。


mcwriter@appledaily.com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20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