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上的普通人 心靈仍受創
「我每天都活在六四中」

更新時間 (HKT): 2014.05.10 05:20

【六四25周年】
「25年了,才開始感受到當時爬坦克的履帶,痛楚痛在心裏。」當年英語系大一女生唐路離開六四廣場後,做了十多年記者希望傳播真相,現以網上Activist(活躍分子)自居,毫不諱言就是要推翻極權打倒共產黨。
「其實我自己過去太平常不過,根本不關心政治,但共產黨政權不讓老百姓說話。」北京平常百姓呂京花,因為爭一個說話的權利,走進了八九民運,成了工自聯的廣場廣播員。因這場運動無法盡孝,是唯一遺憾。
《蘋果》記者日前在紐約走訪了她們,見證這些八九年的普通人,生命因那一夜徹底改變。

「他來宿舍紅着臉想跟我表白,低着頭,額頭上的汗珠還歷歷在目。而我再也無法知道他當時想要說甚麼。」唐路在八九廣場唯一一張照片,披着一件男裝牛仔外套,外套的主人在後來鎮壓中被亂槍打死。

贈外套男生變槍下亡魂

廣場上當外國記者繙譯

八九年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英文系一年級生唐路20歲,非常貪玩,並不關心政治。從一開始去天安門看熱鬧,到由學校老師帶領徒步遊行幾個小時去天安門,真正參與學運是學生絕食後,她參加了廣場糾察隊,幫學生遮太陽、放哨:「最可笑的是那時我們糾察隊一個主要任務就是不讓外國媒體進入高自聯的司令部,跟境外記者說,不要干涉中國的內政!那時被洗腦洗得很嚴重,自己意識不到。但後來不知不覺就幫外國記者繙譯。」直到6月3日晚,唐路留了遺書,騎車前往天安門。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