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佔領運動斷絕關係 回家做冬未破冰
黃絲少女 盼與警父和好

更新時間 (HKT): 2015.01.19 05:20

「我希望每次講嘢之前,都諗清楚對方究竟係一個警察,一個藍絲,定係我阿爸」。18歲丁丁(化名)至今仍獨居劏房,警察爸爸與她斷絕關係近三個月,她一直思索如何修補。雙方上次見面是金鐘清場十一天後做冬那晚,她帶了餸菜回家,又斟一杯水給爸爸,開腔慰問「唔好凍親呀」,爸爸低頭不發一言,父女關係仍未解凍。

「唔會認你呢個女」

承認當初想法幼稚

面對警察爸爸,丁丁承認當初想法幼稚,不懂處理家庭關係。她指雙方都要釐清角色和身份,在家中避免將警察和爸爸角色、示威者和女兒角色混淆,但想理性討論未必奏效,「大家都係血濃於水,都要用感性去解決一啲問題。如果達成唔到共識,基於佢係我父母,讓吓佢囉」。她說做冬踏出第一步,未來盡做女兒責任,「好似幫佢拎吓嘢,陪吓佢出去,斟吓水畀佢,令佢覺得自己仲係一個爸爸,仲有呢個女,起碼我用唔同態度對佢,我自己個心會舒服啲」。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