逾萬人登記做「無言老師」 16%無告知家人

更新時間 (HKT): 2016.12.14 18:52
黎樹雄攝
(蘋果日報)

中大醫學院於2011年展開「無言老師」遺體捐贈計劃,鼓勵市民離世後以無聲的身軀讓醫學生學習,直至今年已有超過一萬名市民登記參與「無言老師」計劃,自宣傳計劃展開後,近年更每年有100人捐贈遺體,2013年的捐贈登記獲最高記錄,有4,479人登記,2016年的捐贈遺體者更高達106人。

中大社工系及醫學院去年合作遺體捐贈文化研究,了解遺體捐贈登記者及喪親家屬對「無言老師」遺體捐贈計劃的想法。結果顯示,超過80%捐贈登記者有告知家人他們的想法,16%則未曾告知家人捐贈遺體的決定。

過往類似的研究主要針對遺體捐贈者,參加計劃背後的原因及個人生死觀,今次進一步研究喪親家屬的心路歷程。因為現時條例訂明,遺體的處理權是由系親屬擁有,捐贈遺體計劃沒有法律效力,即使捐贈者向家人表明意願,家人最終可否決遺體捐贈,更枉論未有向家人表明意願的捐贈者。

中大在去年12月至今年10月期間,向11名遺體捐贈登記者及10名喪親家屬進行深入訪問,並在今年8月至9月,向1,070名已登記的捐贈者進行網上問卷調查。

8成捐贈者和家人溝通過其決定,但當中有3成人是在登記後才通知家人,或只與伴侶提及決定,未有通知長輩,約1成半的捐贈者,在登記前或後都沒有向家人表達有關意願。沒有和家人溝通的主要原因包括,家人意見不會影響自己的決定,認為捐贈遺體是由自己單獨決定。

研究結果亦顯示,有否與家人溝通,與捐贈者和家人的親密程度相關。與家人愈親密,愈傾向和家人溝通,有和家人溝通的捐贈者,較沒有溝通的,感到更高的人生意義、較佳的整體生活質素及較低的死亡焦慮。

調查亦發現,捐贈者的參加遺體捐贈的首三個原因皆有多於9成捐贈者認同,分別是善用自己的遺體、給予醫科生練習醫術的機會、及給予醫科生了解真實人體的機會。捐贈者的個人生死觀方面,逾9成人希望簡化處理遺體的過程,逾8成人非常認同遺體只是一個軀殼。

中大醫學院助理院長陳新安教授表示,無言老師改變醫科生對解剖的看法,不只是醫學上的幫助,更是對於每個生命故事的理解。醫科與社工系合作,希望招募醫科生及社工系學生,主動探訪部份的登記者及其家屬,讓他們對遺體捐贈能有更深的認識。

負責是次研究的中大社工系副教授陳智豪表示,捐贈者未有和家人提及決定,在面對生死問題及和家人關係上,可能面對較大的挑戰,將來推廣無言老師計劃時,會強調家屬是計劃當中的重要角色,希望藉無言老師計劃,減少大眾對生死的憂慮。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