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李門】空姐挑戰機管局報告 高院受理司法覆核

更新時間 (HKT): 2017.02.24 16:17

申請人羅美美今沒到庭,香港空勤人員總工會吳敏兒及數名現職空勤人員到庭旁聽案件。吳對法庭批出許可表示高興,稱事件已擾釀近一年,希望可盡快釐清當日「行李門」事件的做法是否合乎規則。吳坦言對於事件最終要在法庭解決感可惜,促請機管局及民航處盡快與工會見面。

代表申請人的資深大律師李志喜指,答辯方機管局及機場保安公司(Avseco)錯誤解讀保安局根據航空條例定立的《香港航空保安計劃》,並認為今次事件當中,答辯方沒有合理原因解釋為何未有跟從保安計劃限定旅客及行李手提需「同行同檢」。

答辯方的資深大律師高浩文則稱,今次只屬單一事件,至今亦沒就事件而引起其他的機場保安問題,形容今次的司法覆核爭拗只是「學術討論」,並稱今次僅是機場保安的日常運作問題,法庭不需介入。高表示,機場保安應跟從機管局的《航空保安計劃》定明,首階段安檢不需要旅客攜同手提行李一同進行檢查,「同行同檢」的安排僅針對可疑手提的覆檢(人手檢查)。

高強調,當日梁頌昕的行李已經過了3重安檢,包括一開始在梁的母親唐梁青儀在場下,由機場保安進行安檢,之後手提再進行X光檢查,最後又在梁頌昕本人在場下進行多一次檢查。

法官聞言即詢問高,是否首檢時有唐梁青儀在場,因此覆檢時不需梁頌昕在場,之後再進行了第3次檢查?高僅表示當日涉事手提一共進行了3次安檢均沒出現問題。法官之後再問,有關安排是否屬酌情權,還是行李持有人有決定權?高則回答是酌情權。

李回覆指,根據保安局的《香港航空保安計劃》,首檢均必須「同行同檢」,而且今次事件並非單純「學術討論」,因為涉及機場保安漏洞,甚至有機會招至恐怖襲擊。李又稱,當日由國泰人員為梁頌昕攜帶行李送入禁區,笑稱該人員可能都十分緊張,「擔心該尊貴行李未能準時送達『寶貝女』手上」。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