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一年拍四分鐘影片 縮時攝影師盼為港爭光

更新時間 (HKT): 2017.05.06 07:00

「到死個日,都係會揸住部相機,我諗唔到有其他野。」36歲才接觸攝影,張德俊 (Patrick) 笑言自己是人到中年才追夢。去年,他走遍港九新界的街市、屋邨、廟宇,以極耗時的Hyperlapse (高動態縮時攝影) 技術,拍成名為<

他說這種技術叫Hyperlapse (高動態縮時攝影):先是「半步一拍」,拍下數百張相,再以每秒25張相片的節奏,將相片串連成十多秒的影片。「Hyperlapse要用體力同精神,其實好攰,你不斷重複同一動作。」相機的微小移動,加上長時間捕捉單一景物,Hyperlapse彷如將時間壓縮,讓現實中一小時的天色與街道變化,呈現於十多秒短片內。去年,Patrick以這種技術拍攝了名為<

>的四分鐘短片,作品更先後入圍葡萄牙Finisterra Arrábida Film Art & Tourism Festival 2017、瑞士Largo Film Awards March 2017和柏林Sunlight International Film Festival 國際短片節。

荷里活電影愛以維港、山頂、國際金融中心代表「香港」,Patrick卻以元朗的廟宇、旺角的露天街市、彩虹的屋邨球場等平民場景,展現他心目中的「家」。「上年年頭開始構思,我想拍本地少少,或者係外面的人未必見過的地方,係我自己由細到大見過,在我腦海中的畫面。」每星期於工餘時間出動一至兩次,走遍港九新界,只為拍出香港最真實一面。一幕旺角街市,拍短短一百米路卻花上兩個多小時,而且每次拍攝他都不喝水,怕因上廁所而影響相片的連續性。雖然如此,他卻無一絲怨言,默默在人群簇擁下按快門。

全情投入,皆因攝影改變了他的人生。「我去到40歲人,先搵到我真正鍾意做的事。」談到玩攝影的緣起,Patrick猶如憶起初戀。當過薄餅速遞員、電器售貨員、機楊保安甚至明星助手,從前他沒想過會愛上自己的職業,甚至曾因前路茫茫而患上焦慮症。「曾經有人幫我睇掌,話我係天上的龍,想法好多,但一樣都唔會實現。」直至認識許冠傑的兒子許懷谷,剛巧他攝影公司需要助手,這條天上的龍找到著腳之地。「我地香港人個個第一搵食,根本你唔會諗你自己鐘意甚麼,淨係知道我要有錢交租、食飯。到最後接觸相機,我先知道鐘意的感覺係怎樣。」

36歲才接觸攝影,如今41歲的Patrick早已是職業攝影師,他直言五年來都是邊做邊學。他一時請教拍擋懷谷,一時瀏覽攝影論壇取經。有次在網上看見一條外國的縮時攝影短片,從此不能自拔。「我好鐘意發夢,Hyperlapse可以實現我一些天馬行空的想法,好似穿牆過壁。」拍攝Hyperlapse的器材很簡單,只需一支腳架和一部相機,其餘就是想像力和毅力,於是Patrick拿著這兩位「拍擋」走遍香港不同角落。最初只為實現腦中幻想,沒想到很多人看過他的hyperlapse影片竟找他拍 MV、電視和電影過場片段,現在他七、八成工作也與縮時攝影相關。

「其實我每年都有好多其他地方的工作,但係我唔可以放棄香港,我係香港出世,香港應該我地會更加熟悉。」Patrick堅持每年拍一條有關香港的短片;在他的鏡頭下,香港的夜空時而銀河浩瀚,時而漫天星宿。「無錯,其實香港的天氣一年差過一年,但係香港始終都有靚景,只係睇下你夠唔夠勤力,出動得多唔多。」

這份對攝影的熱誠,還感染了太太阿Yan。「嚴格來說我是機童,他拍片時我就負責拿東西。」只要阿Yan放假,二人便會夫妻檔外出拍片。毛巾、風扇、蚊怕水都是阿Yan背包裡的必備法寶,就算拍攝超過數小時,她亦會耐心等候,還不時替老公擦汗。「既然佢知道自己鐘意咩,我係太太我會全力支持。我又冇諗佢會搵到好多錢 ,有瓦遮頭有餐飯食就得啦。」

攝影師的收入並不穩定,有時一個項目幾天賺十萬,有時卻數個月也接不到一個電話。但Patrick仍然堅持,因為他相信香港攝影作品都可以衝出國際。「將來希望有一日我所拍的片,可以令到一個外國人嘩然:依條片係拍香港。至於誰拍呢?你唔洗認識我,只要知係由香港人拍的,就夠了!」

Patrick Cheung 的Facebook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PowerUpTimelapsePatrick/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